棒球名言堂:中信兄弟李振昌篇

李振昌
我想拿最好的跟他們對決,這是對打者的一種尊敬。

李振昌
中信兄弟投手,出身澎湖,旅美時名列印地安人百大新秀;2014年奪得大聯盟生涯首勝;國際賽對戰古巴表現優異,素有「古巴殺手」之稱。由於側投出手,球速與準度兼具,「小李飛刀」也成為他的另一個代名詞;2018年返國加盟中信兄弟,成為臺灣少數能在美國職棒、日本職棒和中華職棒都留下一軍出賽紀錄的投手。

當洲際球場牛棚門戶開啟、他踏進場中時,現場黃衫球迷頓時發出鼓譟,目不轉睛地盯著投手丘上即將呈現的藝術品,內行人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當今中職最具宰制力的終結者李振昌即將登板為比賽總結,打者只有12顆球和3分鐘的時間來決定自己要怎麼出局。

生於風光明媚的離島澎湖,李振昌注定走一條孤獨但光芒萬丈的棒球路,出身單親家庭的他,在他童年時父親就離家,李振昌由母親開設雜貨店拉拔長大,也因此他與相依為命的母親、祖父母非常親密。

在澎湖就讀龍門國小和馬公國中時,李振昌接受的並非科班棒球訓練,因為對這運動的熱愛與日俱增,他仿效同出身澎湖的郭駿傑,在國中畢業後到本島的屏東高中接受測試,因頗具投手資質,他受到屏中總教練林省言的青睞,並在林教練建議下改為側投,控球準確又能兼顧球威的李振昌,逐漸在投手丘上展現強大壓制力,青棒以來的表現讓他成為國家隊常客,與他的投球方式也有很大關係。

如同2019年12強賽洪一中總教練欽點側投吳昇峰作為對戰美國的秘密武器般;2008年北京奧運同樣擔任中華隊主帥的洪一中也非常欣賞李振昌鬼神莫測的出手機制,將他視為對戰古巴的利器;李振昌也不負所託,主投6.2局僅被敲出3支安打,賞給對手7次三振,繳出僅失1分的優質先發,他用這場比賽的表現昭示各國球探自己堪當旅美的實力。

在奧運結束後,李振昌前往美國與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簽下旅外合約,並於2009年正式展開職棒生涯;他的小聯盟之路比起前輩而言堪稱順利,從1A到3A的晉升之路僅花了4年時間,在球隊評選最具潛力新秀時也多次名列前茅;2011年,李振昌在3A冠軍賽投出最後一球,以守護神之姿為球隊拿下總冠軍,並榮膺年度最佳救援投手;但這個豐收賽季最大的遺憾,就是在8月時與他感情甚篤的祖父過世,與大聯盟距離一步之遙的李振昌再也無法讓阿公親眼見證他踏上棒球最高殿堂投手丘的英姿。

「要做就做到最好!」,回憶起影響他人生最深的一句話時他說:「這句話就是我阿公告訴我的,國小時我真的很不愛讀書,但我媽一直希望我能專心在課業上;那時我阿公跳出來跟我說了這句話,他說:『你要打球沒關係,但你就要成為打球裡面打最好的。』這句話在我整個棒球生涯不斷提醒我,不可以隨便!不可以輕言放棄!低潮也好、開刀也罷,這句話一直是我前進的動力,尤其在2007年遇到投球失憶症,我也是不斷拿這句話提醒自己,最後才能撐過去;這句話不只在棒球上,對我整個人生都有重要意義。」

儘管祖父已然辭世,但昔年的一言勉勵,伴隨李振昌的棒球生涯熬過痛苦的投球失憶症,以及2012年韌帶移植手術後長達1年的漫長復健;2013年5月他重回投手丘,同年7月就收到晉升大聯盟的通知,孝順的昌仔第一時間打越洋電話給家鄉的母親分享這個好消息。

儘管成功站上夢之舞臺,但李振昌始終在3A與大聯盟間浮沉,2015年印地安人將李振昌轉賣給日職西武獅,他成為首位自美職轉戰日職的臺灣選手;其後他曾重回美國發展,先後效力於科羅拉多洛磯與洛杉磯道奇,但始終處於「3A以上、大聯盟未滿」的尷尬狀態,2018年已年過三旬的李振昌有感時不我待,遂在季中向道奇球團自請離隊,回臺報名中職選秀,並獲正欲補強後防戰力的中信兄弟首輪指名,自此他扛起黃衫軍新一代守護神重任,也成為臺灣棒球史上少數美、日、台職棒皆有一軍出賽紀錄的投手。

綜觀李振昌的職棒生涯,無論在大、小聯盟、日職或中職時代,他都以用球精簡、三振率驚人著稱,在中職3個賽季他的每9局奪三振數為10.8次,在美國職棒小聯盟9年中更有高達11.3次的高水準表現;只要踏上投手丘,李振昌絲毫不拖泥帶水,出手難測,控球精準又尾勁過人,造就他完美掌控投打對決的節奏,呈現高效能宰制演出,轉播時球評們常說:「看李振昌上場關門真的是一大享受。」

李振昌認為,「我只是不想讓打者打到我的球,我想拿最好的跟他們對決,這是對打者的一種尊敬。」秉持祖父在棒球路起點時的提點,李振昌將這句座右銘發揚光大,全神貫注繳出最好的表現,就是對球場最高級別的尊重。

李振昌在場上極為冷靜,腹背受敵時不露懼色,救援成功後也少有情緒起伏,最常見的是收下勝利後面帶微笑,走向捕手搭檔並與之擊掌,再緩緩步出球場,現在是他職棒生涯最成熟的階段,一代後援王牌風範嶄露無遺;每當他登板後,對手還來不及感到無奈與惆悵比賽就已經結束,這就是「小李飛刀」!招招見血封喉、例無虛發!

原文發表於:職業棒球雜誌2020年12月號,棒球語錄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