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史隨筆》從趙匡胤對孟昶 回看洪一中和陳金鋒|活力熊

image

 

文:卓子傑(活力熊)

大宋開國皇帝趙匡胤平定後蜀後,給予後蜀後主孟昶的待遇:汴京賜宅、不害家屬、不絕宗廟、領中書令、封秦國公,待遇極優,這是因為趙匡胤定下統一大業先南後北的策略後,給予剛平定的西南政權的投降之君優待,是趙宋昭示其餘割據政權的一個優良示範,是必下的一步棋。

但是孟昶從蜀地遷至開封後沒享到什麼福,不到一週他就死了,而宋史對於孟昶死因的細節幾乎完全沒有記載,僅寫「昶數日卒」。

缺乏史料證據的情況下,後世學者只能誅心論述,孟昶之死,是因為趙匡胤看上他後宮的花蕊夫人,因懷色而獲罪嗎?不是,這一點在王立群教授的論點當中已經強調過,若只是看上孟昶的女人,趙匡胤犯不著殺了他,明著搶走孟昶絕不敢反抗,「好色奪妻」至少比「殺人奪妻」來得好聽多了,更何況當時天下未定,趙宋想統一天下還需要良好名聲,趙匡胤擔不起這個惡名。

我個人贊同孟昶之死是趙匡胤所為,原因在於孟氏在後蜀累積的兩代人望,孟昶雖然晚年昏聵,但登基之初勵精圖治,宮廷樸素,他在巴蜀興修水利、獎勵農桑、與民休息,尤其注重基層官吏和蜀地百姓的關係,他所立下的巨石官箴  「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 直到今日都還是吏民關係的典範,他在蜀地確實極得民心。

雖然趙宋僅花三個月就平定蜀地,但隨後卻因為索賄和兵變,居然引發蜀地長達兩年的叛亂,巴蜀自古就是物資豐饒、易守難攻的天府之國,向來極易形成割據政權,蜀地十數萬軍民興蜀復國的口號不絕於耳,孟昶這個精神領袖即使被軟禁在汴京,但也不是不可能被有心人士作為擁立復國的旗幟標竿,這一點讓趙匡胤如坐針氈。

當權者可以容忍身邊的佞臣、小人、可以容忍辦事不力只會拍馬屁的廢物僚屬,但是最不能容忍的是「退居幕後但不失勢的精神領袖」。

聽完往事,來聽點現代的,陳金鋒這幾年為什麼會被洪一中冷凍,第一點當然是他真的逐漸老化,但是還沒數據證明他穩定出賽的成績會低於聯盟平均不是嗎?第二點是因為洪一中(或說教練團)不會使用退化後的巨砲,尤其是沒有守備位置的退化砲,所以我一直想跟林泓育說:「你千萬不要輕易地棄守捕手和一壘的位置,不然今日的陳金鋒,就是明日的林泓育」,只要教練還是洪一中,你早晚會碰到一樣的問題。

好,第三點洪一中要冰陳金鋒的原因,是我自己的推測,也是一個他不能說出口的理由:洪一中希望逐年降低陳金鋒在球隊的影響力,不管是戰力面或領袖面的影響都是,在世代交替的階段,他都希望盡可能降低陳金鋒的色彩,他的目的有達到,只可惜很多公開場合他的手腕很不漂亮,尤其幾次的媒體前發言,都讓人感受到他對陳金鋒那若有似無的排擠感和不尊重。

陳金鋒年紀越大,說話越有哲學家的氣息,憑藉著美台職棒的經歷、國際賽上的戰功,棒壇累積的威望,讓他成為一個球員會仰望的對象,他足以憑一言讓林益全心安、讓高國輝視他為偶像、讓洪一中都無法駕馭的林智勝惟他馬首是瞻,更能讓四隊球迷齊聲呼喊,近乎威逼的方式讓陳金鋒出來打,他的影響力不只在自家休息室,甚至蔓延在球場以外。

看到這樣的景緻,我不難理解洪一中在媒體面前說:『象迷知道他們大勢已去才喊陳金鋒。』這種酸溜溜的發言是用什麼心態說出來的,他向來都不太會掩飾自己的小心思在盤算些什麼。

我一直覺得很有趣,在桃猿二連霸當時,全場兩萬人呼喊陳金鋒希望得到他願意留下來的承諾,他居然無法像過去一樣慨然應允,為什麼? 因為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球員還是需要舞台的,他認為自己還沒到打不動的時候,除此之外,某些統治階級若有似無的營造一種不友善氛圍,他不會感受不出來。

當然,這些論點都是我個人的觀察,不用找我要任何實質證據,這只是我的一篇讀史筆記,也不打算發表到任何邀稿平台,我這些觀察,和學者、史官看趙匡胤與孟昶之死的關聯性一樣,純粹是誅心之論。現實狀況常常如此,史書記載孟昶之死是否和趙匡胤有關,缺乏實質證明,史學界也只能從各種合理的觀點去推敲論斷。

最後再給大家說一則故事,戰國時代,惠施在梁國為相,莊子去看望這位老朋友,惠子擔心莊子企圖取代自己的相位,便滿街市的搜尋莊子。後來莊子主動去見惠施,他說:

「南方有鳥,其名為鵷鶵,子知之乎?夫鵷鶵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於是鴟(鷂鷹)得腐鼠,鵷鶵過之,仰而視之曰:『嚇!』今子欲以子之梁國而嚇我邪?」 –《莊子‧秋水》

南方有一種鳥名叫鵷鶵,此鳥高雅愛潔,非梧桐樹枝而不棲,非甘美的泉水不飲。有隻貓頭鷹弄到一隻腐爛的死老鼠,正準備狼吞虎嚥。恰巧天上飛過一隻鵷鶵,貓頭鷹驚慌失措,發出恐嚇的聒噪之音:『嚇!誰敢來搶我的死老鼠!』這看在鵷鶵眼裡真的很可笑。

有些人統治階層待久了,免不了染上官場習氣,貓頭鷹對著鳳凰發出恫嚇的聒噪之聲,但鳳凰只想展翅高飛。貓頭鷹,好好在地面守著你的死老鼠吧,真的沒有人想跟你搶。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