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陣父子兵  星二代的棒球夢

image

冬去春來,萬物復甦,一如職棒舞台的世代交替,代有才人出,孩提時的棒球偶像王光輝、吳復連的兒子,如今已相繼踏上職棒舞台,看著王威晨、吳念庭這些棒球星二代站穩腳根,朝青勝於藍的目標邁進,正是球迷樂見的棒運傳承。

 

記得2009年澄清湖球場的辦公室走廊,常看到黃龍義可愛的兒子「王子麵」的身影,龍義年輕時愛在頭髮上搞怪,小朋友也和龍義一樣有些特殊造型,水汪汪的眼睛,搖頭晃腦的模樣有趣極了;歲月流轉,父親龍戰於野的英姿已成回憶,當年的王子麵如今也已是龍華少棒的二壘手,剛開始享受棒球樂趣的他,可能無法想像如今在場邊觀戰的老爸,20年前曾連七打數全壘打的傳奇是真實存在的。  

 

在美國,棒球是人們生活的一部分,老球隊的死忠球迷長年購買季票的帳戶、座席多有父子承襲,超過百年的運動歷史文化耕耘,感染無數家庭,讓棒球因子深植於每個世代的血液裡,不僅對球迷而言如此,對球員亦然。 

 

1990年9月14日,西雅圖水手與天使之戰,年逾不惑的老葛瑞菲(Ken Griffey)再度身披紅人時期頗負盛名的30號球衣,在水手隊綻放職棒生涯最後的光芒;當天擔任水手隊第二棒的老葛,首局敲出中左外野方向全壘打,在本壘後方恭賀他的是球隊當家三棒、也是他將滿21歲的兒子小葛瑞菲(Ken Griffey.Jr)。

 

向父親祝賀後,這位背號24號的強打少年旋即把白球也夯出中外野大牆之外,這是大聯盟首次父子 Back to back 全壘打連轟,也是世界職業棒球史的絕響,即便在選手生命較長的大聯盟,父子連轟的佳話都屬可貴,要想在中職看到,就更為困難了。

 

除「光輝之子」王威晨、「內野魔術師傳人」吳念庭兩位已登上職棒的星二代外,陳連宏的兒子陳建川有著不亞於老爸的魁梧身材與發達的運動神經、張泰山的兒子張可洛,揮棒練習時專注的神韻也頗有老爸當年的影子,除此之外,智勝的兒子、國輝的兒子,遺傳自老爸優異的運動天賦,讓球迷對未來世代的棒球傳人充滿遐想。

 

然而,星二代的棒球路比一般人想像的更為艱辛,雖有得自父輩的優良基因、也有較優渥的環境,更有無數名將耆宿可為其師,但他們承受的壓力亦非凡人所能想像,得天獨厚的背景,萬千寵愛、期許於一身,若沒打出好成績,所遭到的奚落訕笑當是一般球員的倍數計,星二代們比普通球員更難享受棒球的原始美好,尤其在啟蒙茁壯期的三級棒球階段。

 

2016 年,小葛瑞菲昂然挺進名人堂,父親的成就早已無法和他相比,但很少人記得他曾因壓力過大吞藥自殺;前舊金山巨人隊的全壘打王邦茲(Barry Bonds),他的成就超越父親老邦茲(Bobby Bonds)與教父梅斯(Willie Mays),締造全壘打新猷,但在菁英教育打磨出的偉大生涯中,他選擇一條孤高冷僻的修羅之路,逕自邁向輝煌,星二代的偉大之路同樣荊棘遍佈。

 

過去幾年,每當與已為人父的球員聊天時,我都會問一個問題,就是對於讓自己兒子打棒球的看法,一些選手的答案是順其自然,但不少人的答案是:「我走過,知道這條路很苦,不希望孩子也走這條路。」部分對環境較敏銳的選手則說:「球隊數量未來十年如果停留在四隊,棒運人口仍源源不絕的投入,人才汰換速度將異常快速,如果不是天分高到難以自棄,還是不要打球好了。」

 

為人父母後就會知道,一切都為孩子設想,儘管大家都知道兒孫自有兒孫福,但客觀環境下,難免對下一代挑戰職棒抱持疑慮。

 

但人生的道路講究緣分,多數人都未必照著父母設定的道路前進,有資質、體內又有鬥魂的球兒們終究難以割捨對紅土、草皮、縫線球的熱愛,棒壇星二代勇闖棒球路,不再有父輩昔日的資源匱乏,面對新舊球迷的期許,扛住壓力,打出更勝於藍的成績,讓球迷從習慣稱呼其為「某某人之子」,改稱其父為「某某人之父」,不只傳奇,更勝傳奇,一如邦茲與小葛瑞菲故事。

 

2017.1.15  卓子傑    (原文首發於《職業棒球雜誌》2018.02月號)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