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傷痛挑戰|中外野藝術家詹智堯

image

La new/Lamigo 14 年的隊史中,似乎很少有外野人才斷層的時代,從高熊隊起,黃龍義、蔡建偉、曾豪駒、呂俊雄、石振賢、張民諺、陳金鋒,到熊猿交替時代的詹智堯、鍾承祐、陳冠任、余德龍、謝炫任、林政億、藍寅倫,再到近年的陽耀勳、朱育賢和王柏融。

幾乎每年,Lamigo 外野都有新星崛起,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兩組外野搭檔,仍然是 2010 年起,熊隊北遷時代,從黃龍義加蔡建偉正式交棒為詹智堯和鍾承祐的世代交替,那是承先啟後開啟隊史下一個十年,外野防區都能安然無虞的雙保險。外野人才濟濟、競爭激烈,更是 2012 年底大物充盈的新人選秀會上,洪一中棄選後來三連霸全壘打王高國輝的主因,因為他們真的太不缺外野手,這是事實。

 

對支持這支球隊超過十年的球迷群來說,詹智堯和鍾承祐是令人難以割捨的存在,這兩個外野好手,打從菜鳥時代就一起被前輩黃龍義電,到後來他們成長茁壯、順利接棒,成為中、右外野的中流砥柱、金手套常客,更是聯盟中攻守兼備、球技與外型兼具的一級球星,而近兩年來,這對哥倆好,也很有默契的遇上職業球員難以避免的磨難—傷痛困擾。

 

2017 年,度過數月漫長且嚴苛的復健治療,詹智堯與鍾承祐在今年中職官辦熱身賽再度齊聚中、右外野防區,當他們跑動、接傳、相視而笑,球迷們心中可謂悲喜交集,彷彿回到了七、八年前。共同分享新人年感受的青澀時刻,如今,一個近年屢受關節唇撕裂傷之苦、一個被兩次嚴重觸身球導致手掌骨折,又度過手肘骨刺手術,即使如此,這一個34歲、一個 32 歲的金手套外野手,面對源源不絕的新人強勢挑戰和卡位,依然充滿壯志雄心,他尚未有把棒子交出去的打算。

 

詹智堯在 2009 新人年就因撲壘造成右肩膀關節唇一級撕裂傷(分四級,四級最嚴重),當時核磁共振檢查後,醫生評估不用動刀,建議透過復健和休息繼續上場,他也就這樣一路打到 2016 年,但是今年季初因為撲接飛球,他又一次傷到肩膀,這一次是二級的破裂傷。

 

關節唇受傷會讓人覺得抬手時無力、酸軟疼痛,常做肩部旋轉的運動員比較容易發生,像是投手或游泳選手。今年季初肩傷最嚴重的時候,詹智堯的手因為痠軟,早上起床連棉被都掀不開。

 

他的傷可以透過復健、物理治療或休息達到舒緩,也可以動手術尋求根治,但術後復健比較困難,可能因為肩膀肌肉組織和機能構造較複雜,以投手來說,術後找不回過去投球關節記憶,因此很多人術後再起不能,因此許多職業運動員面對關節唇受傷會選擇邊治療復健邊出賽的方式,詹智堯就是其中之一,畢竟身體和生涯都是他們自己的,球員、防護員和醫生的評估中,總會擔心選手手術後回歸球場,身體不像過去的自己。
那選擇不動刀,以邊復健邊出賽的方式不就好了?這句話說得容易,但做起來真的很困難,職棒球員賽季間的作息,大多下午才進球場練習,詹智堯為了維持邊復健邊出賽,必須比其他球員更早起床,提前抵達球場作物理治療,冰敷、電療、超音波(促進韌帶或組織復原)、放鬆、按摩、伸展……等等。完成上述療程後,再與團隊一齊作主場賽前熱身、跑步、打擊練習、傳球練習。當客隊進行打擊練習時,他再另作重訓、復健,強化鍛鍊上半身和右肩肌耐力、肌肉量,透過患部週邊強化保護肩膀。

 

詹智堯是個秉持球數落後時採取纏鬥策略的打者 ,邊邊角角的球會選擇破壞,再尋求可攻擊的好球;而過去認知中,長打型打者才有的全力揮擊,會在鎖定範圍之內的球全力出棒,不會因為怕揮空三振而勉強碰球,這是過去普遍對全力揮擊的印象。2016 年季初,和詹智堯談到打擊策略,他曾說:「從日本鳥取的訓練後很有收穫。」他認為安打型打者也可以全力揮擊,他在日本鳥取學習的也包含全力揮擊的技巧運用。

 

2016 年球季剛開始,詹智堯的打擊狀態的確持續火熱,打擊率超過四成,本季首轟在開季第二戰就出爐,打擊技巧和觀念透過日本特訓後儼然有再進化的趨勢,我一直很期待看到詹智堯在鳥取特訓體會到的「巧打型全力揮擊」。2016 年 6 月 4 日,詹智堯曾經連續兩場比賽擊出全壘打。你們記得他過去連兩天開轟是什麼時候嗎?

 

答案是沒有那個時候,此前中職生涯 738 場比賽,詹智堯從來沒有連兩天開轟過。以前他打全壘打時我們向他恭賀,他都會半開玩笑的說「投手運氣差」或「被風吹出去」,他的個性就是這樣,我有時會半開玩笑對他說:「你每年的全壘打配額就是三支,看配到哪個投手,他可以去買樂透。」

 

帶著關節唇的傷勢,一邊物理治療一邊比賽,詹智堯在 2016 年賽季居然打了生涯新高的八支全壘打!這已經是他此前四個球季的總和,好吧!肯定有人要說是彈力球加持,但對於這位安打型打者而言,仍是很神奇的事情,畢竟就算是彈力球,也是有人一支都彈不出去,而且不要忘了,這是一個肩膀關節唇二級破裂傷的打者,他的 2016 年賽季,是在「是否要動手術提前報銷球季?」的抉擇中,傷傷停停打完的。
肩傷復發後,在日本鳥取特訓、持續進化的打擊成果,當然無法全然如願轉化成打擊成績,最失望的莫過於他本人。面對現實的詹智堯,在考量年齡和關節唇手術風險,選擇在 2016 年採取邊復健治療邊出賽的方式,克服賽季間兼顧出賽和辛苦復健過程,也扛起 Lamigo 吃重的中外野防區,在僅能發力四分之三的狀況下,創下生涯單季個人全壘打新高。

 

 

但是帶傷上陣的智堯,在 2016 年創下中職生涯八年來新低的 69 場出賽,打擊率更掉到 0.261,雖然打出 8 發全壘打,但與他希望能維持三成打擊率的目標,仍然相去甚遠,為了徹底解決肩膀傷勢,他決定在九月進行手術,提早進入復健期,以求趕上 2017 年開季。2016 年 9月,詹智堯動了關節鏡手術,根治關節唇撕裂傷問題,然後?然後就是漫長的冬天,無止盡的復健、機能、體能恢復、和循序漸進的實戰練習。

 

2017 年官辦熱身賽,我看到詹智堯和鍾承祐聯袂站上外野防區,在關節唇手術後,沒人能保證選手一定能恢復過去的水準,面對我的問題,他只說:「盡力而為。」

 

千言萬語一句話,盡力而為這四個字多麼簡單,但卻包含了所有不為人知的辛酸與汗水,道盡職業球員面對傷痛、挫折、困境與挑戰時的泰然處之,任何時刻都不忘積極面對挑戰的態度,就因為這樣的信念,詹智堯和鍾承祐,才能在職棒生涯邁入十年之際、面對多如長江後浪源源不絕的挑戰,依然是許多球迷期待再起的焦點球星。

 

2017 年,桃猿的外野陣容,將有憑藉打擊就足以霸佔席次的王柏融、陽耀勳,以及重心可能逐漸轉往外野的朱育賢,同樣傷後復出的藍寅倫、伺機而動的林政億,甚至是超級工具人余德龍……都可能是外野先發陣容的挑戰者,從熊隊到猿隊,從黃龍義、蔡建偉這對金手套前輩手中接過外野首席火炬的詹智堯和鍾承祐,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然而,在首週官辦熱身賽,先發出賽五場 16 打數 6 安打的詹智堯,這個過去以外野為畫布的藝術家,還沒有停止揮毫的打算。

 

Photo credit:作家選手村提供。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