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喚勝利的號角  潘忠韋

image

有些球員,離開職棒愈久,反倒讓你愈想念,尤其當他過去效力你真正熱愛且打算一輩子支持的球隊、而那位球員,又恰巧是你愛上那支球隊的理由時,這種棒球初戀,總讓人一輩子難忘。

 

自 2005 年以後,我才認真逐場看每一場中職的比賽,就在那一年,一個身著台灣傳統觀念中不太討喜的背號(44)、一個壯碩的身影,在一壘防區用一次次精彩絕倫的劈腿接球美技,迅速攫取我的目光,我逐漸注意到他站上打擊區霸氣的揮棒、在休息區大嗓門激勵球隊的吶喊,這個人讓我無可救藥的成為 La new 熊隊的球迷,一路見證他喚醒威震天下的暴力熊打線,他是伴隨熊隊隊史從趴趴熊到冠軍熊的元老、 熊迷心中永遠的隊長、召喚勝利的號角—「喇叭」潘忠韋。

 

 

棒球之路  從不安到有夢

 

「喇叭」 這著名外號來自兒時洪亮的嗓門。出身潘姓大宗的屏東萬巒(潘忠韋、潘威倫、潘武雄都出身屏東),因為好動,從小跟隨哥哥潘忠勳的腳步,進入復興國小少棒隊打球,年紀小小就統一住校接受訓練、管理,離家的孤寂感,讓年幼的喇叭一度想放棄打球。

一開始想放棄,是因為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打棒球?」,我覺得我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但是家人評估過棒球的發展環境,建議我可以試試看,在和家人懇談後,我想「那就試試看吧」結果後來就一路打到職棒。

 

與父母的促膝長談,更了解棒球之路的未來後,懸而未決的心終於安定,對棒球也有了一個具體的目標,就是「出國比賽拿金牌」!潘忠韋在青少棒時期,與陳俊傑等人代表鶴聲國中參加 1992 年第 32 屆世界青少棒錦標賽,拿下世界冠軍,完成了剛開始接觸棒球時訂下的目標。

 

棒球之路雖然艱辛,但打著打著慢慢有了點成績,潘忠韋心裡總有種「不知為何而戰」的感覺。這樣的觀念發生轉變,是一次參加中華隊,高英傑教練對他說:「你一定要愛棒球,愛你所選擇的,只有真心熱愛這個運動,愛你的隊友,棒球的道路才會更長、更寬廣。」

 

當時一個懵懂少年,對高老師的話根本聽不懂,但喇叭把這些話默記在心裡,後來隨著年齡漸長、閱歷日豐,對這番話愈來愈有體會,他才知道打從心裡愛一項運動而去從事,會有什麼不同。

 

跟著中華隊出國比賽,看到古巴、歐洲、美國不同國家的棒球風格,各有各的風貌、傳統和文化,這些細節,都是過去我還沒真正熱愛棒球時,不曾注意到的美好。愛上棒球,才會去細細品味這些過程,心境變了,除了關心自己,會更進一步想關心隊友的狀況,讓自己變好,也幫助球隊變得更好。

 

是的,高老師的一席話影響甚深,「打從心底愛棒球」,不只讓喇叭成為更好的球員,也是啟發他將來成為球隊領導核心的關鍵。

 

 

潘忠韋在青少棒時期曾擔任過補手和投手,屏東高中畢業後進入台北體院就讀,北體教練建議他專攻一壘比較可以發揮他的打擊實力,所以在成棒時期他正式確立專攻一壘守位,他在一壘防區的招牌劈腿接球動作,雖然不見得讓球較快進手套,但在棒球場上施展猶如體操選手般的一字馬美技,讓他從成棒、國際賽一路紅到職棒,球迷很難不把目光集中在他的守備動作,潘忠韋確實是少數靠守備就能增加球迷的球星。

 

 

 

雷公金剛熊   與傷勢和低靡戰績共處的職棒生涯

 

1998 年曼谷亞運,潘忠韋從南韓強投金炳賢手中敲出全壘打,聲名大噪,順帶一提,這位挨轟的金炳賢投手,旋即在隔年加入美國職棒大聯盟亞利桑那響尾蛇隊,展開旅美生涯。2000 年,喇叭在甲組春季聯賽拿下最有價值球員,優秀的長打能力和一壘守備功力,讓他受到職業球隊青睞。解決兵役後的喇叭,在 2001 以首輪高順位被台灣大聯盟年代雷公隊選中,展開職棒生涯。

 

成棒時期多次擔任中華隊中心打者的資歷,讓雷公隊給予喇叭 170 萬簽約金和 17 萬月薪的肯定,生涯首年喇叭訂定了很高的目標,希望達成三成打率和 10 支全壘打。雖然新人年如願完成 0.343 的高打率,但成棒時期喇叭的膝蓋就有舊傷,他在那魯灣打了兩年,眾所期待的全壘打只有 4 支,長打火力不盡理想。業餘時期強打威名在外的喇叭,因膝傷折磨嚴重影響揮棒發力,難以展現強打實力,就連要支應職棒賽事的強度,其實都很困難。

 

潘忠韋的膝傷正式名稱為「膝蓋臏骨軟化」起因是他棒球生涯早期一直沒有正確訓練和防護概念,所以從小傷累積,一路累積到職棒爆發,職棒初期發現時,也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沒有找到正確的方法做復健治療,後來無法根治,也只能學習與傷勢共處。

 

2003 年,台灣大聯盟與中華職棒合併,雷公隊成員潘忠韋和黃龍義等人一起成為中職第一金剛隊隊員,後來 La new 接手,球隊進入熊隊時代,當時日籍教練二宮和大田卓司傳授「重心保留、全身力量運用、連結順序正確、軸心完整不傾斜、擊球點固定」等觀念,對膝蓋有傷的喇叭而言,十分受用。

 

2004 年下半季 6 月 3 日,La new 與興農牛的比賽中,是替代役選秀狀元、強打少年林智勝在熊隊初次登場的處女秀,他取代喇叭扛下熊隊四棒重任並擊出兩支安打;而被移出四棒的喇叭,則以第五棒掃壘打者的身分登場,結果喇叭單場敲出 5 安打,內含平中職紀錄的單場 4 支二壘安打一口氣灌進四分打點,打出生涯代表作。林智勝的加入,挑起喇叭不服輸的精神,積弱多年的熊隊中心打線,開始出現良性競爭,雖然膝傷因素讓喇叭一度被調往第八棒,但他蓄積已久的長打火力逐漸爆發,出賽 66 場打出 8 支全壘打,超越職棒前三年的總和,也讓球迷對他來年的表現充滿期待。

 

 

天生領袖    喚醒暴力熊的號角

 

2005 年,熊隊上半季以 16 勝 32 敗 2 和的最差成績坐收,比建軍首年上半季還少兩勝,毫無疑問是被中職各隊進補的對象,但其他球隊的笑容無法持續太久了,2005 年下半季,潘忠韋取代陳峰民接任 La new 熊隊隊長,自此全隊打擊大爆發,以喇叭為首,林智勝、石志偉、黃龍義、陳峰民、曾豪駒、蔡建偉等人,發揮強打火力,下半季戰績一口氣提升至 26 勝 23 敗 1 和,最終以 0.5 場勝差區居半季第二,距離季冠軍僅剩一步之遙。

 

潘忠韋在接任熊隊隊長這年拿下八月打擊 MVP,該月打出冠於中職的 15 分打點,這是他職棒生涯表現最佳的一年,出賽 88 場、打擊率 0.307、12 支全壘打、59 分打點,從前一年動念想離開職棒,到後來打出生涯新高,一半原因要歸功 La new 熊隊劉保佑董事長引薦母企業足部研究所權威醫生白淳升,幫助潘忠韋在春訓期間做肌力復健,並為喇叭訂製扁平足專用的特殊鞋墊,方便運動時足底施力,減少膝蓋額外負擔。此外,La new 也幫他訂作膝蓋骨復位的輔助器材,讓喇叭磨損的膝蓋骨可以拉回原位,全力揮棒時不會因膝蓋向外偏滑而疼痛。

 

母企業足部專業的全力支援,加上喇叭本身的不放棄,才造就國內職棒運動的奇蹟,讓一門本可能報廢的巨砲重新上膛,繼續轟炸各隊。

 

 

2005 年 9 月 7 日,熊象對決上演投手大戰,在 2:2 比數僵持到 11 局下半,潘忠韋面對象隊終結者吳保賢,2 好 3 壞滿球數下敲出個人中職生涯首發再見全壘打,獲選單場 MVP 。投打對決中,他曾兩度揮空棒跌倒,讓象隊投手吳保賢險些失笑,但最終的結果,喇叭卻真的讓他笑不出來。

 

轟出再見全壘打時的賽後訪談中,喇叭略顯疲態的表示:膝蓋一直很痛,揮棒落空順勢跌倒可以減少負擔。他當時的傷勢之嚴重,是只要彎曲超過 30 度就會劇痛,跑壘只能用八分力,除了靠母企業足研所的醫學建議,也只能靠自身努力加強肌力,勉強與膝傷共處,才能延續職業生命,但無論如何,都比不能打球要好得多。

 

2005 年因 0.5 場勝差未能進軍季後賽的遺憾,讓熊隊贏得隊史最重要的一個狀元籤,他們選擇的,當然是旅美歸國的台灣巨砲陳金鋒。06 年的奪冠過程已經成為傳奇,在此不再贅述。雖然陳金鋒重砲回歸是熊隊奪冠關鍵,但應當視陳金鋒是熊隊奪冠的最後一塊拼圖,因為暴力熊打線的基礎,早在潘忠韋、石志偉、林智勝、黃龍義、陳峰民等開國元老的成長茁壯中就已經打下,在熊隊奪得隊史第一座總冠軍的過程,喇叭等老熊將們居功厥偉。

 

奪得首冠的 2006 年,喇叭職棒生涯首度全勤出賽,雖然打率下滑到 0.237 ,但仍有 8 支全壘打和 105 支安打的表現。值得一提的是,這年一壘防區喇叭高達 971 次守備機會,僅出現 8 次失誤,以 0.992 的高守備率拿下生涯首座一壘金手套獎,同時包辦最佳十人一壘手,但最大的獎項,仍屬拿到職棒球員夢寐以求的冠軍戒指,這對生涯多數時間處在戰績低靡球隊、隨時可能因傷退休的潘忠韋而言,是過去不敢奢求的榮耀,事實上,這也是他職棒生涯唯一一次總冠軍。

 

 

再見    當家一壘手

 

2008-2009 兩個球季,喇叭還有 0.290 左右打率,兩年間也敲出 14 支全壘打, 但膝蓋傷勢又開始反覆折磨他。在球場外他也遭遇外力打擊,2010 年季前,潘忠韋和林智勝遭部份媒體影射放水,雖然球團陪同召開記者會證實此為不實指控,但卻另牽扯出潘忠韋 2006 年曾舉報許文雄以白手套身分邀隊友打假球,但當時領隊陳杰成選擇姑息的案外案,當時高層以喇叭「無法舉證」為由放過許文雄,事後看來實是養虎為患,此事對道德潔癖的喇叭而言,始終是無法釋懷的心病。

 

後來幾年,喇叭在球隊逐漸變得寡言,因為看到應當受法律制裁的害群之馬居然仍在球場出沒;選擇姑息的高層和教練,也讓他無言以對。在此同時,潘忠韋的出賽數、打率及過去廣受好評的守備力,隨著年齡和傷勢也逐漸走下坡,曾拿過 8 月打擊 MVP 的他,2010 年 8 月 12 打數 0 安打,而且完全無法獲得保送上壘,在傷勢折磨及新人壓縮空間的情況下,他在 2010 年底遭到釋出,潘忠韋就此決定退休離開職棒,和黃龍義一樣,他是少數熊隊成員、最終不曾改披 Lamigo 戰袍的創隊元老。

總結潘忠韋的球員生涯,他是個學習與傷勢共處、挑戰自我極限並且堅持道德原則的鬥士,雖然球場上的成績無法和名人堂級別的重砲們相提並論,但難能可貴的是他不放棄的精神、願意指導後進的領導魅力,光是這點,就足以令人肅然起敬。

 

他對熊隊最有價值之處,正在於領導能力,他是許多球迷心中 La new 熊隊永遠的隊長,熊隊快速崛起、強大的 05 – 07 年,即使有陳金鋒這般偉大球星在陣,潘忠韋仍能連三年榮膺隊長重任,其價值可見一般,畢竟在職棒這個連隊友也是競爭對手的職場中,不是每個球星都願意在獨善其身之餘,還多花心思去領導團隊的。

 

 

image

 

 

難能可貴的領導哲學與經驗傳承

 

幾次與喇叭哥的會晤,跟他聊起擔任領導者的秘訣。他分享給我珍貴的經驗談。

「帶動球隊很重要的是:去了解每個球員的情況,有時候你一心想要帶領所有人,但對方心裡想:『我為什麼要讓你帶領?』

當你嘗試用對方的立場去思考,可以看到更多不同面向,漸漸也會讓別人願意敞開心胸,建立溝通的管道。多多分享,自然而然當你帶動氣氛或給予建議的時候,隊友會對你產生信任感,團隊自然而然會有向心力。」

 

喇叭不只對當時的熊隊影響甚鉅,他對後輩的提攜,成果也延伸到熊隊北遷之後的領導核心,那就是林智勝的成長。

 

 

提攜後進  承先啟後的影響力

 

當林智勝當年在考慮是否接下隊長一職時,潘忠韋告訴他:「你一定要當隊長!」果然,當了隊長後,林智勝發現自己的能力不只是可以把個人成績顧好,他具備提升團隊氛圍的領導能力,這點在桃猿二連霸時期、中信兄弟時期、以及中華隊時期都嶄露無遺,這樣的成長,應當歸功喇叭當年的提點。

其實他(智勝)現在的成就已超過我太多,當職業選手除了把自己的工作作好之外,也能把自身經驗和技術多多分享,多關心隊友的情況,自然而然,大家會信賴你,當領導者的人,其實自己也會有更多的收穫和成長。

以前智勝和其他年輕選手問我問題,我都會反問他們:「那你覺得應該要怎麼樣呢?」要告訴一個人我的答案很簡單,但這樣選手不會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打到職棒的選手,都有很好的天分,要靠自己多動腦袋想,很多問題其實自己會有解答。

高掛球衣    轉播台上再現風華

 

潘忠韋是那種不管作任何事都會勤作功課,並付出百分百努力的性格,離開職棒後,潘忠韋曾任房仲,過去棒球場上拼盡一切的性格,轉戰房仲業依然不變, 他求好心切、工作超時、飲食不正常, 甚至拚到胃潰瘍、胃出血,當時消息一出,讓許多球迷看到後非常心疼。

 

在休養生息期間,因緣際會,潘忠韋再度有機會接觸棒球,但不是以選手身份,而是穿上西裝、坐上轉播台改當球評,過去面對場上大風大浪不曾畏懼的喇叭,坐在場邊以球評身份播報熱愛的棒球,讓他大呼緊張,對他而言,主播台處女秀可能比職棒初登板更讓人發抖。

 

本來對於球評這個全新的專業領域喇叭有些猶豫,曾考慮推辭,但在妻子劉秀萍的鼓勵下,喇叭跨出這全新的一步,在球評工作的事前準備上,太座幫了很大的忙,尤其 MLB 的外電資料部份,因為劉秀萍外語能力好,在整理球員近況、數據資料上,幫助潘忠韋節省很多時間,也會以過來人的經驗,提醒喇叭播報台上應當注意的小細節。

 

良師指導加上自身用功,造就我們現在熟知的「名球評潘忠韋」他在主播檯上的表現沉穩、口條清晰、說話方式溫文儒雅又不失專業,實在很難想像這位球評和當年球場上又叫又跳、扯高嗓門鼓舞士氣的「喇叭」是同一人。世易時移,如今他已是讓人看球如沐春風的專業球評潘忠韋。

離開球場多年,我們始終未曾忘記喇叭;喇叭也不忘多年來球迷的支持與鼓勵,雖然離開職棒後期並不如意,也經過為時不短的自我調適,但這靜心反思的過程,反讓潘忠韋用更多元的角度看待人生,尤其,是學會從不同人的立場去體會,了解為何不同的個性會有不同的作事模式。

 

他充分認識「要改變別人很難,但可以改變自己看事情的角度」只要轉得過彎,人生的面向會變得更海闊天空,眼前也會有更多道路可以選擇。這,就是我認識的潘忠韋,一個秉持做任何事都用心的態度,我深信不管他身在哪一個行業,都可以獲得成功。

 

圖源:個人拍攝。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