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瘋過的輝煌 陳金鋒的棒球人生|台灣巨砲三部曲之一

image

1986 年,台南善化國小一個 180 公分高的六年級學生,搭上開往台北的火車,準備前進墨西哥打 IBA 少棒錦標賽,這個鶴立雞群的少棒選手,有著高於同儕的壯碩身材、與體型不相符的速度,他可以在少棒比賽開轟、能投出 11 次奪三振的完全比賽,還是台南小學運動會田徑和壘球擲遠項目的冠軍。運動全能的他意氣風發,在眾人期待下首次代表中華隊出國比賽,說起大內鄉陳姓棒球選手,無人不曉。

 

這個人不是陳金鋒,而是他大哥「鑼仔」陳俊宏 (後來改名為陳連宏,方便識別後文提及皆統稱陳連宏),他是台灣巨砲陳金鋒棒球之路的啟蒙者,大陳金鋒四歲的阿鑼運動全能又高人一等,是最被看好未來發展的球員,也是陳金鋒童年崇拜的偶像,當陳連宏小學六年級長到 180 公分時,就讀二年級的陳金鋒矮他整整 40 公分,陳金鋒當時常埋怨爸媽把身高和運動天賦都生給哥哥,也把鐵塔般存在的哥哥當作英雄崇拜,當陳連宏要去墨西哥比賽的時候,陳金鋒羨慕不已,也許下想要出國比賽的願望。

 

兩年後,四年級的陳金鋒追隨大哥的腳步進入善化國小少棒隊,黝黑乾瘦又矮小的鋒仔,除了每天幫忙撿球、洗衣,作最多的事情就是幫忙煮麵給全隊吃,這是善化國小少棒隊菜鳥必經之路,身高太矮的狀況下,陳金鋒還要踩木箱才能高到足以攪拌鍋裡的麵條,善化新人時期的陳金鋒,煮了一年的麵條才開始練球。

 

少棒時期,不管是主力投手或中心打者,都沒有矮冬瓜陳金鋒的份,當時陣中主戰投手兼中心打者是宋肇基和郭文居,個頭小但腳程快的陳金鋒被名教頭王子燦安排在開路先鋒的位置。但國小發育緩慢的問題始終困擾著陳金鋒和他的雙親。

 

鋒砲的慢熱,不僅在打球和個性上,就連發育也是,國三那年暑假,棒球之神開始眷顧陳金鋒,如同漫畫《灌籃高手》中山王工業的河田雅史一樣,他的身高開始突飛猛進,國三暑假時就像充氣般的抽高,身高終於突破 180,在榮工青棒時期又追加 5 公分,最後身高生長停止在 185 公分,與他心目中巨塔般存在的大哥陳連宏只差 5 公分而已。

 

隨著身材、體能條件的到位,加上勤而不輟的日夜苦練,陳金鋒潛藏在體內的棒球天賦開始強勢綻放,他有驚人的打擊爆發力、快如閃電的揮棒速度,以及一流的揮擊延展能力,雖然當年他不擅長處理內角球,但因為外角的揮棒延展太好,所以可藉由站離本壘板更遠,來彌補內角被攻擊的盲點。揮棒速度的優勢,讓他對來球有更多判斷時間,瞬間揮擊爆發力的釋放,也讓他的擊球飛行距離一天比一天更遠,本就具備的速度和跑壘判斷力,更讓他在壘間展現驚人破壞力,就這樣,台灣棒球史上最強的一門自走重砲於焉誕生。

 

陳金鋒開始逐步囊括國內青棒、成棒的各項打擊獎項,從二郭一莊的時代以後,台灣被注意的選手多半都是強投,陳金鋒的橫空出世,是繼趙士強、呂明賜後,又一次出現技術和天賦遠超越前人的怪物打者,鋒仔開始被稱為鋒砲。而他昔日心中的巨塔陳連宏,此時已加入中華職棒和信鯨隊,在和信與榮工的友誼賽中,阿鑼見識到弟弟的揮棒後,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棒球之神把最高的天賦賜給了弟弟」。

 

 

 

有求必應的中華戰神  絕望年代的日韓殺手 

 

12 歲那年,身形嬌小、皮膚黝黑,就讀善化國小五年級的陳金鋒,剛結束他的煮麵歲月,和小學二年級時哭著看哥哥去打國際賽的回憶告別,他首度穿上台灣藍白色戰袍,前進日本參加全國 IBA 軟式少棒賽,此時他心中滿是歡欣雀躍,嬌小的身材幾乎還沒辦法好好撐起球衣。當時的陳金鋒萬萬想不到,這件球衣就像是齊天大聖的緊箍一樣,穿上以後想脫也脫不掉,幾乎與他畫上等號。

 

國情和外交弱勢,多年來讓台灣人對於國際賽事投入了大量的情感和關注度,盼望能從選手揚威國際的表現得到一些心靈慰藉。加上棒球在台灣歷史逾百年,對於台灣的意義與其他運動大不相同,當棒球與國際賽一但合體,絕對是所有運動賽事中最讓台灣人為之瘋狂的一項。因此,這些代表台灣出賽的棒球員,不論技術是否能和列強並駕齊驅,光是披上那件戰袍,面對球迷和媒體的殷切期待,就已經壓得他們喘不過氣,要正常發揮實力都很困難,更遑論有爆炸性的演出。

 

雖然在世界棒壘球聯盟(WBSC)的排名當中,台灣棒球僅次於日、美、古巴位列世界四強,但這個名次是綜合成棒、青少棒三級棒球等全年齡層國際賽事的表現作出的實力排名。中華成棒隊在國際賽的實力,還不足以穩定到被稱為棒球強權的地步,國際賽開放職業球員為主體後的一級賽事中,我們存在多年的恐日症,屢屢被死對頭韓國超車,更少有機會對上派出大聯盟級選手認真應戰的美國和古巴。儘管如此,這十五年來中華隊仍能給予我們一些期待,主因就是陳金鋒的存在。

 

image

 

陳金鋒是另一個層次的打者,他一直在挑戰自我的極限,克服內心的恐懼和挫折感,然後勇往直前,不但把自己份內的工作做好,還能屢創奇蹟,帶給團隊和球迷無比的希望,這種能把壓力和恐懼轉嫁給對方投手的強打者,我們稱之為英雄。下面列舉一些重大國際賽事上鋒砲的火力呈現。

 

  • 1998 年曼谷亞運,還在服兵役毫無職棒經歷的陳金鋒,面對大聯盟洛杉磯道奇隊連兩年拿下 2 位數勝投的南韓投手朴贊浩開轟,這石破天驚的一擊,開啟他獵殺日韓強投的殺手之路。
  • 2001 年在台灣舉辦的世界杯,當時旅美第 3 年的陳金鋒先在對上南韓的比賽中敲出兩分砲,又在對日抗戰中擊出雙響砲,幫助中華隊擊敗日本拿下季軍,抗日英雄陳金鋒的大名響徹雲霄。
  • 2003 年札幌亞錦賽,日本隊王牌地位傳承到「平成怪物」松坂大輔手中,速度和尾勁兼具的滑球與快速直球搭配,讓中華隊打線擦不到邊,但台灣不動四棒陳金鋒面對怪物松坂,仍然用單場 2 支安打的表現告訴大家,再刁鑽的球路也要通過好球帶。
  • 2004 年雅典奧運,台灣徵召王建民、曹錦輝、陳偉殷、陳金鋒、張誌家、林威助等一線旅外球星,以號稱史上最強中華隊之名遠征希臘,但整體表現不盡理想,在面對同樣以日職一線球星為主的日本國家隊,無人期待中華隊能有所發揮。但陳金鋒再一次給了中華隊獲勝的契機,他從效力於讀賣巨人的強投上原浩治(後來登上大聯盟,成為波士頓紅襪終結者)手中敲出了一支左外野方向的三分打點全壘打,這是陳金鋒在奧運上的第一支全壘打,也讓我們短暫的看到戰勝日本的希望。
  • 2006年,陳金鋒結束旅美生涯返台加入中職,帶領暴力熊打線以摧枯拉朽之勢橫掃中職拿下總冠軍,他仍應國家徵召加入多哈亞運中華代表隊行列,並在冠軍賽中對日本敲出關鍵二壘安打,並在隊友林智勝的再見安打下跑回奪下亞運金牌的關鍵一分。
  • 同年年底,他代表中職冠軍隊 La new 熊前進東京巨蛋,參加亞洲職棒大賽,首戰對中國面對中國之星投手的中間偏高球路,鋒砲扛出一發從東京打到北京的超大號滿貫砲。並在八局上半再追加一隻中外野兩分砲,單場雙響海灌 6 分打點,讓棒球發端期的中國見識到何謂美式強力打者。

 

2006 年亞職決賽,熊隊先摳鬥中國之星,又在準決賽宰掉韓國職棒冠軍三星獅,創下中職首次在亞職大賽闖進冠軍賽的紀錄,但是 La new 熊面對日本職棒冠軍代表 – 北海道日本火腿鬥士隊時,日本在冠軍賽派出剛崛起的王牌投手達比休,他在冠軍賽先發 7 局狂飆 10 次三振,只被黃龍義打出一支安打,徹底壓制暴力熊打線,陳金鋒被達比休三振 2 次,外加一次雙殺打,高傲的賽亞人王子達比休讓陳金鋒遭遇打者所有悲慘結果,熊隊也不敵火腿隊屈居亞軍,台日巨砲強投的初次對決也被雙方球迷熱烈討論。

 

但鋒砲與達比休的對決結果不是以這個印象收場,2007 年台灣亞錦賽,在攸關北京奧運資格的最後一場決戰,台灣遭逢對手正是日本,當年日本隊擁有小笠原道大、松中信彥、高橋由伸等中心打者在陣、並派出 07 年洋聯澤村賞、聲勢如日中天的王牌投手達比休掛帥先發。事關台灣最關心的奧運賽事資格,媒體早已大幅放送台灣必須要以多少比數打敗日本,才能夠前進北京奧運,排山倒海而來的心理壓力,再次挑戰中華隊的抗壓能力。
這場賽事的走向,猶如 2004 年雅典奧運台日戰的重演,在達比休強力壓制下,除了胡金龍、彭政閔和陳金鋒少數中心打者,五局前幾乎無人能越雷池一步。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年緯來並沒有取得轉播權,所以當時正重播 01 年世界盃季軍戰陳金鋒棒打須田喜照的雙響砲,而就在 01 年賽事重播天母的陳金鋒打完第 2 發全壘打後,台中洲際球場的陳金鋒也在六局下半,三棒彭政閔安打上壘後,瞄準達比休的二縫線速球一棒把球扛出中右外野大牆,這是一支逆轉的兩分砲,所有人在電視機前面瘋狂吶喊,緊接著就是家人、朋友的手機開始響個沒完,爭相詢問著:「你看到那一擊了嗎!」。

 

不偏不倚的比數 2:1、完美的鋒式逆轉方式,讓所有球迷拍腫手掌、嘶吼燒聲、哭紅眼眶。那時我們真的以為自己會贏,而日本隊代表隊的星野仙一監督、川崎宗則、達比休等多位主力選手,在鋒砲炸裂的那瞬間真的覺得可能會輸。當然,不管是 2004 年雅典奧運還是 2007 年亞錦賽,賽果大家都很清楚,我們又再一次的吞下了「雖敗猶榮」的鍋貼,但讓日職著名「鬥神」– 星野仙一視為台灣最危險打者的陳金鋒,又一次用表現告訴日本隊,你們的提防是正確的,也正式對達比休報了 2006 年亞職冠軍賽慘遭 2 次三振的一箭之仇,往後球迷提到達比休與陳金鋒時,心中會浮現的畫面都是這支全壘打。

 

15 年來,陳金鋒不管是面對國家隊徵召、球迷期待,幾乎是有求必應,連旅外那 7 年也不例外,這樣的國際賽出賽頻率,不但讓道奇球團略有微詞,也讓他自己在球季外增加許多身心上的負擔。

 

08 年北京奧運最終席次的八搶三賽事中,鋒砲征戰多年的腰傷襲擊了他,讓他不得不褪下國家隊戰袍,把爭搶奧運最終席次的重任交給後起之秀,羅國輝當年一席帶鋒砲去北京的豪語與不亞於鋒砲的驚豔表現,讓陳金鋒有機會再一次參戰奧運。但帶傷出征京奧的鋒砲,也又一回受到腰傷重擊,對美國隊之戰,2:3 落後一分登版打擊的陳金鋒,被眾人期待再一次神來一棒逆轉戰局,但是他卻在揮空遭三振後,因腰傷的劇烈疼痛當場跪倒在地,當時包含筆者在內的眾多台灣球迷,都親眼看到擎天巨柱轟然倒地的心碎時刻。

 

兵敗北京以後,陳金鋒接受媒體訪問,幾乎絕口不提自己的傷勢,只哽咽地說這是他多年參與國際賽打得最差的一次,他擔起攻擊不振的全責,這位過去 10 年中華隊的不動四棒、台灣球迷心中永遠的英雄,因為對自我的嚴格要求,在認為自己無法呼應球迷期待的情況下,決定往後不再接受徵召,把機會讓給年輕後進。

 

由於年代久遠,加上陳金鋒的國際賽事經驗太過豐富,要精確計算鋒砲在全國際賽事的表現是比較困難一些,但當他穿上中華隊戰袍,面對高強度國際賽事就有 0.368 的高打擊率、 24 支全壘打和 75 分打點的赫赫戰功,攤開台灣棒球史上沒有任何一位打者能出其右。不論是印象派還是數據派論證他都是名符其實的台灣第一人。

 

陳金鋒從小到大代表台灣出征國際賽的全壘打數,保守估計應該超過 50 支,棒下亡魂多非易與之輩,其中不乏大聯盟等級的巨投,如朴贊浩、松坂大輔、上原浩治、達比休有等人,都曾先後在大聯盟創下優秀成績。這些王牌投手曾經都是台灣打者心中的夢靨,但多數時候陳金鋒都會用球棒告訴隊友,「再好的球都要通過好球帶,怕也是要面對,不怕也是要面對。」

 

旅美先鋒  球來就打的異鄉挑戰

 

1999 年,剛退伍的陳金鋒決定放棄加入台灣大聯盟,在張高達的牽線下,道奇隊以 68 萬美金簽下年僅 21歲的年輕鋒砲。這支大聯盟歷史悠久的老牌球隊,在幾年前已有日籍投手野茂英雄、南韓籍投手朴贊浩兩位亞洲巨投的成功經驗,對於亞洲野手的興趣也方興未艾。1975 年譚信民雖然曾在舊金山巨人隊的小聯盟體系打球,但卻從未登上大聯盟舞台,道奇隊寄望陳金鋒能夠成為第一個。

 

image

 

在簽下陳金鋒前,道奇隊觀察過他在國際賽過去幾年的表現,身為中華隊成員的鋒砲在加入道奇以前的八個國際賽事中打擊率超過四成,並有 40 支全壘打,最廣為人知的就是 1998 年義大利世界盃,他在賽事中擊出 5 支全壘打,其中有 4 支是連 4 場開轟,創下台灣首位在世界盃拿下全壘打王的紀錄,這樣的火力呈現無法不吸引大聯盟球探目光。尤其在同年的曼谷亞運,他又從道奇隊韓裔巨投朴贊浩手中打出一發石破天驚的全壘打,可的揮棒速度和擊球天賦,讓道奇球團國際組認定陳金鋒會是一個可以成大器的打者。

 

1999 年,金鋒從道奇小聯盟 1A 聖伯納迪諾奔騰隊,展開美國職棒新人年,因為慢熱的狀況明顯,從春訓起到開季前幾場的打擊狀況並不理想,道奇 1A  打擊教練 Steve Yeager 在給了他一個建議,『Chen , See The Ball , Hit The Ball .』(典出前洛杉磯道奇海外事業組經理文生大叔),美國的打擊教練提點他,看清楚來球就攻擊,不要想太多,對於他這種天份的打者一點就透,而這句話也被他簡化為「球來就打」的經典名言。

 

不想太多的陳金鋒,在小聯盟新人年就締造了加州聯盟史上第一次單季 30 全壘打、30 盜壘的紀錄(陳金鋒 1999 年 1A 成績 31支全壘打、31 盜壘),迅速成為道奇農場備受矚目的超級新星,讓道奇隊期待不已。陳金鋒在 1999、2000 連續兩年入選剛創辦的小聯盟未來之星對抗賽的世界隊成員,成為大聯盟未來之星明星賽創始入選者之一,這也讓更多台灣球員、球迷認識到一件事 –  台灣人是可以在美國職棒立足的,所以其後多位潛力新秀前仆後繼地前往美國尋夢,而這些台灣新星也都先後入選過未來之星明星賽事,其中有幾位後來也都先後登上大聯盟,如王建民、曹錦輝、郭泓志、胡金龍、陳鏞基、林哲瑄、陳俊秀、蔣智賢、潘志芳等人,胡金龍和林哲瑄甚更曾連續兩年擊敗世界群雄,拿下未來之星明星賽 MVP ,而這一切的旅美浪潮,都是以陳金鋒為開路先鋒逐步開啟的風氣和氛圍,所以他才會被視為是開啟台灣棒球選手旅美浪潮的先鋒。

 

image

旅美第 2 年(2000 年) 陳金鋒被評為道奇農場 10 大潛力新秀之首,迅速晉升到 2A 聖安東尼奧使徒隊,轉換層級也繳交出打率 0.277 、6發全壘打、67分打點、23次盜壘的成績,受到道奇球團的青睞,連續 2 年在球季結束後受邀進入亞利桑那秋季聯盟打球,也是台灣第一人,可以想見道奇球團對他的期待和重視。

 

隨著鋒砲的球技逐年上升、屠殺同齡,在小聯盟也是一年向上升一個層級,旅美第四年他已經固定在 3A 出賽,距離大聯盟只有一步之遙,從 1999 年 1 月道奇隊正式簽下陳金鋒,直到 2002 年 9 月14 日陳金鋒臨時接到球團的 Call up 電話為止,花了近四年的時間,鋒砲終於等到大聯盟初登板,生涯首打席獲得保送,並在當局跑回本壘得到大聯盟生涯第一分,陳金鋒再度創下另一個台灣第一的紀錄 – 史上第一位登上世界棒球最高殿堂的台灣選手,在台灣棒球史上留名。

 

但是陳金鋒的選球、守備能力讓道奇總教練 Jim Tracy 對這位台灣選手的信心也不足,吝於多給他一些發展空間,道奇一軍的外野始終沒有可為他空出的位置。慢熱加上機會不足,鋒砲無法在游走於 3A 和 MLB 之間的少數打席,快速打出驚人表現,所以如願登上大聯盟亮相,但是馬上又回到 3A 繼續蟄伏。

 

從 02 年升上 3A 以後,陳金鋒在拉斯維加斯 51 區隊待了 4 年,成為 3A 隊史全壘打、打點紀錄保持人,但從升上 3A 起,他就不斷在等待上大聯盟的機會,結果多次沉浮,僅獲得零星出賽 15 場,身為台灣最強打者的他,台灣在大聯盟擊出首安的紀錄竟被身為晚輩、還是投手身分的曹錦輝提前達成。直到 2005 年 7 月 4 號,陳金鋒旅美生涯的第 2,370 天,他終於擊出個人在大聯盟首支安打,當時影片畫面上,陳金鋒踏上一壘壘包時,表情藏不住內心的興奮和感動,眼眶泛紅,是台灣球迷心中最令人動容的經典畫面之一。

 

但他的大聯盟之路沒有就此順遂,05 年 7 月才敲出個人大聯盟生涯首安,陳金鋒仍未有足夠成績說服總教練 Jim Tracy 把他留在名單當中,當月下旬,陳金鋒被道奇放入指定讓渡名單,因未獲其他球隊挑選,所以只能把鋒砲下放小聯盟,而在這年球季結束正好是陳金鋒 1999 年新人七年約中的最後一年,陳金鋒決定不再續約,與道奇的 7 年緣分正式劃下句點。

 

總計他旅美7 年,在小聯盟成績是打擊率 0.288 、146 支全壘打、579 分打點,是 3A 51 區隊的隊史全壘打王、打點王,但三振數 807 次, 也是隊史紀錄,多次登上大聯盟,則留下零星的 22 打數 2 支安打的成績。

 

當年選擇離開美國,台灣部分輿論批評陳金鋒,認為他太年輕就放棄旅美的夢想,還有人針對他婉拒道奇希望他球季結束後續打冬季聯盟的要求加以批判,認為他懶散。我總覺得這話不夠厚道,坐著說話不腰疼,坐而論道誰都會,但設身處地的想一下:一個 20 歲出頭的年輕人與家人親友、母國台灣道別,毅然而然離開熟悉的舒適圈,隻身前往異鄉尋夢,在人生地不熟、不同文不同種、生活習慣、文化迥異的美國社會,除了要忍受環境的大幅改變、若有似無的種族歧視、還要在一年拼鬥 130 場以上的職棒賽事、賽間訓練、並忍受移動時的舟車勞頓,球季結束以後除了秋訓、秋聯,還要加上旅美期間有求必應的中華隊徵召,國際賽要集訓、要出賽、還要被期待打出好成績,剩下來的休息時間還要自主訓練,這樣的壓力和身體疲憊度延續 7 年,世上有幾人能忍受?在這樣的賽事、訓練密集度情況下,一年回台灣、事父母至孝的陳金鋒,回台陪伴家人的時間屈指可數,試問在異鄉忍受孤寂 7 年,世上又有幾人能辦到?就算他是台灣棒球水平和天份最高的選手,也有想家的時候。再多的批評、責難、嘲諷,也只是球迷自身希望的投射,但是人生是陳金鋒的,孰重孰輕,也只有他自己有衡量的權力。

image

中職巨砲的最終絢爛

2005 年聖誕節前,中華職棒迎來史上最棒的聖誕節禮物,一張陳金鋒參加中職選秀報名的傳真文件。在與道奇緣盡後,陳金鋒曾赴日參加東北樂天金鷹測試會,但可能是臨場狀況不佳,最終未獲野村克也監督青睞,依照陳金鋒的實力絕對有能力在日職生存。但最後沒有加入日本職棒的原因,筆者推測是因為他所測試的樂天金鶯,是當年戰績墊底的新球隊,當他在這支球隊測試都意外落馬,難免給其他球隊先入為主的印象,因而喪失了不少後續機會。

 

另一方面,7 年旅美與家人聚少離多的孤寂歲月早已讓他身心俱疲,與其再次投入語言不通的日本或韓國,他應該會比較想要回到父母所在的台灣打球,一方面能常奉父母膝下,二方面也能為生養他的台灣棒球圈貢獻所學。

 

在選秀截止日前一週還未決定動向的陳金鋒,在 12 月 19 日與 La new 集團董事長劉保佑先生進行重要會晤,此次見面中雙方交流了對棒球的看法、個人理想和球隊願景,在經過兩位重量級人物的促膝長談以後,雙方都更清楚這支球隊的未來輪廓,陳金鋒才下定決心加入中華職棒。劉董事長也以實質薪資肯定鋒砲對中職的價值,以年薪一千萬、三年複數約、總額三千萬台幣的大型合約延攬陳金鋒入隊,當時打破中華職棒的球員薪資最高紀錄。

 

2006 年是陳金鋒回台加盟中職的第一個球季,他馬上以 21 轟 20 盜創下中職第二位本土單季雙 20 的紀錄,並以 81 分打點拿下打點王,拿下第一個中職打擊獎項,靠著他的火力奧援,熊隊在這年獲取隊史第一個總冠軍,陳金鋒回歸的旋風,不僅反映在戰績,他也讓熊隊從過去的票房末段班,一躍而成收視率保證的大熱門。

 

隨著前述有提過的 06 年亞洲職棒大賽多發重砲轟擊,陳金鋒再度吸引日本、韓國職棒的目光,歐力士猛牛甚至有明確動作表達爭取他加盟之意,但以忠義千秋的關聖帝君為偶像的陳金鋒,決意為 La new 效力,他婉拒了日本職棒的邀約,和他口中這群「白目」的隊友們繼續為熊隊打拼。

 

在 2007 年,陳金鋒帶領 La new 熊隊企圖挑戰隊史第一次二連霸,在總冠軍賽中,他們碰上軍容壯盛的統一獅隊,雙方展開驚天地泣鬼神的全壘打戰役,熊隊在前 4 戰陷入 1 勝 3 敗無路可退的情況,首戰已有 1 支全壘打的鋒砲,在 Game 5 開始力挽狂瀾,打出這次總冠軍戰第 2 支全壘打,讓熊隊再添一勝,Game 6 手感持續升溫,敲出單場雙響砲灌進 5 分打點,將戰線帶到 Game 7 殊死戰。總計熊獅 07 年冠軍賽各轟出 11 支全壘打,陳金鋒一個人就囊括了兩隊最高的 4 支,雖然在他 30 歲生日當天進行的 Game 7,熊隊還是不敵獅隊痛失總冠軍,但他幾乎憑一己之力將戰線延長到第七戰,可怕的全壘打秀和振臂高呼的昇龍拳,都將成為中職總冠軍戰史上最令人難以忘懷的經典畫面。

 

2009 年是陳金鋒在中職的生涯年,單季敲出 27 支全壘打,並創上半季敲出 18 轟的本土球員半季最高全壘打紀錄 (2014 年被義大犀牛高國輝追平),那年他和隊友林智勝兩人的聖母鋒連線,單季狂轟 58 支全壘打,創下史上最多雙人組全壘打紀錄,至今仍是公認的中職史上最強三、四棒連線。

 

陳金鋒在中華職棒前 4 年就有 3 年超過 20 轟,是少數能有這樣成績的強打者,他在 2011 年創下中華職棒以最少場次和最少打數完成生涯百轟的紀錄,但以全壘打聞名的陳金鋒,在中職這 3 個 20 轟賽季,他一次全壘打王都沒有拿到,且都在排行榜屈居第 2 。

 

陳金鋒在中職三個超過 20 轟的賽季,分別輸給三位不同對手,在 2006 – 2009 那 4 年,其實沒有人全壘打總數比他更多,這幾個 20 轟賽季稍微前移或後移,他都可以輕鬆拿下全壘打王,但首年 21 支輸給泰山,2007 年泰山下滑,鋒哥更上層樓來到 26 支,卻碰到史上最強洋砲布雷創下單季全壘打新高紀錄的 33 支。2009 年布雷離開中職,鋒哥全壘打再推進到中職生涯最高的 27 支,但同隊小老弟林智勝 S 級重砲的屬性終於覺醒,創下當時本土打者最高單季全壘打紀錄 31 轟,讓鋒砲徒呼負負,成為名符其實的無冕全壘打王。

 

從熊隊變為猿隊以後,隨著年紀漸長,長年征戰造成的傷勢開始找上陳金鋒,他逐漸退居第二線,過往領導地位和不動四棒的位置,也早已傳承給林智勝、林泓育和陳俊秀,但不管是熊是猿,是高縣還是桃園,隊史的四座總冠軍背後,都充滿著陳金鋒有形無形的貢獻。熊隊奪首冠時期他是頭號重砲,用球棒帶領球隊攻城掠地、熊轉猿的 2012 冠軍,他身兼中心棒次加隊長重任,領袖群倫、在 2014 年的總冠軍爭霸,他大半球季都坐鎮休息區,但無預警的代打建功所帶給對手的壓迫感,及給團隊的安定感,仍然是無與倫比。更別提他返台多年來對林智勝、林泓育、鍾承祐、郭嚴文、陳俊秀、王柏融等中青生代長打好手的提攜和指點,絕對是猿隊打線能夠順利過渡,完成世代交替的關鍵人物。

 

image

 

 

棒球迷   無法不愛的陳金鋒

 

陳金鋒的棒球生涯,是由旅美挑戰、國際賽事和中華職棒三大區塊組成。

 

以旅美經歷來說,他代表的意義在於帶起台灣球員旅美浪潮,儘管他個人沒有辦法站穩大聯盟,但他非常珍惜那七年經歷的一切,除了讓他看待棒球和人生的視野大開之外,也讓他帶回台灣球員在美國打球的經驗、讓新生代知道自己欠缺什麼?更知道要如何去追逐這個夢想,現在或曾經在美國打球的中、新生代台灣球員,應該很少有人不曾受過鋒砲旅美時期的衝擊和啟發。

以中華隊的經歷來說,他躬逢國際賽開放職業球員參與的嶄新時代,台灣在三級棒球、業餘棒球足以稱霸亞洲的優勢及榮景不再,陳金鋒在這個新時代中,仍是首位正面迎擊世界列強挑戰的台灣第一人,而他棒下的國際賽成績,縱觀台灣棒球史也無人能出其右。

 

以他的中職生涯來說,雖然 28 歲加入中職後,他僅有四至五年的黃金歲月,但他仍以史上最快百轟的實質戰力,幫助球隊奪下四次總冠軍。而且他是開旅美巨星回歸中職創造雙贏的先河者,他帶進美國成功和失敗經驗作為分享,與中職同儕、後進們教學相長,讓 La new 熊乃至於中華職棒,都經歷了一波新的改變氣象。

 

不管是旅美先河、國際戰神、中職傳承,陳金鋒這三個字都是不同凡響的,他在這三大領域創下的成就、所代表的意義,任何一項都足以讓他名留台灣棒球史,更何況他在這三大領域都有驚人演出,要稱呼他為台灣棒球史上最重要的球員,實非溢美之詞。

 

或許因為他顯赫的資歷、輩分及孤高的形象,多少讓人產生一種距離感,如果你是媒體圈的朋友,訪談前功課沒作足、或問出不合時宜、沒意義,或本就無解的問題,此時他一個皺眉,都會讓你感到害怕。

 

其實不管是打球或待人,陳金鋒都是標準慢熱型,骨子裡他是很有人情味、很有趣的一個人,雖然說話簡單扼要,表情不苟言笑,但只要多給他一點時間熟悉,他會表現出你意想不到的一面。畢竟他從二十歲起就孤身在異鄉奮戰,年輕時就長時間處於語言、環境、文化與台灣迥異的高壓環境,長年孤寂加上高度競爭壓力下,難免養成獨立、甚至是略為孤僻的個性。

 

剛加盟中職時,這個環境對他而言是一個最熟悉的陌生環境,看似孤高冷漠的他,處事風格難免延續在美國的慣性,但隨著時光流逝,鋒砲回台打球年資超越當年旅美的時光以後,他才感覺自己真的回家了,這裡的球迷、教練、隊友、對手、媒體……都和他喝著一樣的水、吃著一樣的米、說著一樣的語言,他逐漸敞開心房,願意讓人看到他的真性情。

 

他會在公開場合虧隊友、會跟球迷玩自拍、會在球場迴廊間大聲「ya!ya!ya!ya!」的亂叫、甚至會在賽後跟 Lamigirls 一起跳舞,讓球迷開心、也讓自己充分享受在家鄉打球的氛圍。他在棒球場以外仍然令人敬重的原因,就是無論 28 歲還是 38 歲、無論場內還是場外,他待人接物的原則都是一致的,就是真誠。

 

儘管他老了、要退休了,儘管 Lamigo Monkeys、La new 熊的陳金鋒、中華隊的陳金鋒、道奇隊的陳金鋒都即將走入歷史,陳金鋒對待棒球的態度和人生觀,依然像一本經典雋永的好書,值得你我一讀再讀、細細品味,身為台灣棒球迷,我無法不愛陳金鋒。

 

 

圖源授權:作者自行拍攝、專業運動攝影師Halu、前洛杉磯道奇海外事業部經理 Vincent哥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