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全龍魂何所繫   談隊史繼承千千結

image

味全重回中職幾成定局,除了近期常提到的教練團人選、球探部門和建隊陣容等當務之急外,另一個立即會面對到的文化面問題……嗯,其實也是各隊復古日時,常會被提出討論的「隊史繼承權」問題。

 

味全如果回歸,富邦在某些問題上應可解套了,比方說龍隊隊史誰接續、又比方說,誰幫張泰山退休球衣背號……這些問題,富邦可以不用回答了。

 

過去幾年,富邦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主題日就是徐總日和經典夜(Classic Night),向昔日龍隊元素致敬的復古活動;但也因為過去興農、義大和龍將血脈支流的淵源,三不五時就被球迷指教說既然要致敬味全為何不承繼龍隊隊史?為啥不幫張泰山辦引退?為什麼不幫張泰山退休球衣……等等等,每逢復古日,這些年經題就會一再被重提。

 

當頂新計畫用味全之名重回中職後,這些疑問應當可以告一段落,既然有企圖要借殼上市,自然有義務面對隊史承繼權問題,恭喜富邦終可解套。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其實早在 2017 年 6 月下旬,就曾經出現申請龍隊商標專利的插曲,當時適逢年底徐生明少棒賽傳承日主題,師母謝榮瑤女士有意邀請味全龍球星出席並復刻龍隊文物,故有味全再次申請商標並授權使用的情況,沒想到一年多後味全就決定重返職棒。

 

「龍魂不滅」這個詞彙,一直是龍迷多年來的精神支柱,但在職棒官方歷史沿革紀錄中,味全龍的隊史沒有任何球隊承繼,連舉辦復古日的富邦悍將也僅止於致敬,從未承接。

 

隊史繼承是個微妙問題,國外有正規也有非正規的繼承案例,有隊史隨球隊走、有隊史隨屬地走、更有隊伍選擇性繼承和放棄的案例。MLB 歷史超過百年,隊伍沿革更為複雜,且用 NBA 這個四大職業運動中相對年輕的聯盟案例說明。

 

 

隊史隨隊伍移動(官方認證)

 

NBA 雖是四大職業運動最年輕的一個聯盟,但畢竟也有 70 年歷史,過程不乏球隊易手、消失或搬遷屬地的球隊,現存球隊向官方申請承繼隊史與攻守紀錄,多半是跟隨球隊主體移動,例如:

  • 明尼亞波里斯湖人–>洛杉磯湖人
  • 聖地牙哥火箭 –> 休士頓火箭
  • 紐奧良爵士 –> 猶他爵士
  • 羅徹斯特皇家 –> 辛辛那提皇家–>堪薩斯-奧瑪哈國王–>堪薩斯國王–>沙加緬度國王

 

NBA 絕大多數球隊都是如此,儘管搬離原屬地,隊史和紀錄都隨球隊帶走並延續,其中命格最帶驛馬星者當屬沙加緬度國王。

 

1945 年起,他們從辛辛那提、羅徹斯特、堪薩斯、奧瑪哈到沙加緬度, 差不多十年就有一次搬遷,直到 1985 年遷居至沙加緬度後才安穩經營了 30 餘年;雖然 2013 年一度傳出可能被新買主搬遷到西雅圖並改名為西雅圖人極有感情的超音速隊,但後來在沙加緬度當地政商努力下,才阻止了收購搬遷案,讓國王隊還是國王隊、主場還是沙加緬度。

 

 

隊史隨屬地保留&選擇性繼承(官方認證)

 

這個特殊案例的主角,是如今的夏洛特黃蜂和紐奧良鵜鶘兩隊。

 

北卡州最大城市夏洛特一直是籃球興盛區,黃蜂這個隊名更因戰爭背景對當地球迷有特殊意義,但自 1988 創隊經營至千禧年後,票房表現愈來愈不亮眼,2002 年老闆遂將球隊遷往紐奧良,更名為紐奧良黃蜂,其 1998 年以來的隊史、紀錄等承繼,按照慣例,跟著球隊一起帶去紐奧良。

 

在黃蜂離開夏洛特後,當地球迷和 NBA 官方始終希望這個籃球勝地能再出一支新球隊,於是 2004 年夏洛特山貓正式創建,至出身北卡的籃球大帝 Michael Jordan 成為山貓隊老闆後,2014 年,夏洛特迎來了「接黃蜂回家」的契機。

 

契機在於原先轉去紐奧良的黃蜂在 2013 年要更換一個和地緣更有關連的隊名,由於紐奧良是爵士樂發源地,所以本想叫回「紐奧良爵士」,但那支 1979 年就搬遷到猶他州的爵士隊,沿用此隊名已超過卅載,且無意相讓;況且爵士隊名在紐奧良經營年資不過 5 年,於當地情感認同度亦不高,在一個不讓、一個不爭的情況下,最終紐奧良黃蜂以其所在之路易斯安那州州鳥—鵜鶘,作為新的隊名。

 

於是黃蜂隊名正式出缺,夏洛特山貓立即申請改名,將對夏洛特人有特殊意義的黃蜂隊再次迎回,並向 NBA 官方和鵜鶘提出申請,讓新夏洛特黃蜂隊繼承 1988-2002 的老夏洛特黃蜂隊隊史,同時接續自身 2004-2014 的山貓隊史及 2014 年改名後的新夏洛特黃蜂隊史。

 

而本來才是原夏洛特黃蜂團隊化身成的紐奧良鵜鶘,則在切割了夏洛特時代隊史後,僅保留 2002 年搬遷至紐奧良後的隊史(含紐奧良黃蜂與紐奧良鵜鶘)。

 

於是乎,兩隊官方隊史的承繼紀錄後來變成這樣:

  • 老夏洛特黃蜂(1988–2002) –>夏洛特山貓(2004–2014)–>新夏洛特黃蜂(2014年–至今)
  • 紐奧良黃蜂(2002-2013) –>紐奧良鵜鶘(2013-至今)
  • 隊史隨屬地保留(非官方認證,純球迷情感認同面)
  • 西雅圖超音速–>奧克拉荷馬雷霆

 

儘管在 NBA 官方隊史承繼紀錄上,奧克拉荷馬雷霆確實繼承了西雅圖超音速隊,但若去問西雅圖的籃球迷這個問題,十之八九的人可能會對雷霆無感甚至厭惡,因為 2006 年奧克拉荷馬富商 Clay Bennett 買下超音速隊後,以主場老舊為由要求市府協助新建主場,在官方否決後他火速將球隊於 2008 年打包到 OKC 並改名雷霆,留下滿城驚愕憤怒的西雅圖球迷。

 

正因如此,儘管雷霆在官方上繼承了超音速,但西雅圖廣大球迷和超音速退役名將 Gary Payton 等人在情感上極度不認同雷霆是超音速隊的延續,西雅圖人更宣稱要保留超音速隊史直到下一支以西雅圖為屬地經營的球隊到來,才予以繼承。

“I always tell them I will never raise my jersey in Oklahoma City. They deserve me or Shawn Kemp to raise our jersey in the city of Seattle. We never played in front of Oklahoma.”

(我絕不會在奧克拉荷馬市高掛我的球衣,我和 Shawn Kemp 的球衣理應在西雅圖退役,我們從沒為奧克拉荷馬這座城市打過球。)

— Gary Payton

 

還記得上述提到的沙加緬度國王 2013 年差點被西雅圖商人收購並搬遷至西雅圖改名超音速嗎?如果成真,Payton 的退休球衣就會如他所願,高掛在「新西雅圖超音速隊」的主場 Key Arena 上空,且當地球迷應該會強烈要求新超音速隊向 NBA 申請,把老超音速隊 1967-2008 年的隊史,從雷霆手中給奪回來。

 

這個案例很特殊,是官方承認但球迷完全不認同的失敗繼承,牽涉球迷情感面問題,文化經營層面其實比官方認證更重要,對西雅圖人而言,他們的球隊是被外地商人「巧取豪奪」帶走的,所以西雅圖人也希望再弄一支球隊回來。不過,若收購國王隊成真,對沙加緬度的球迷來說,應該也會有「球隊被偷走並借殼上市」的憤怒感。

 

 

深耕隊史文化   考驗球團行銷說故事能力

 

隊史繼承問題,考驗的是球隊文化塑造力、耐心及處理細膩度,國外案例可供台灣職業運動參考,像明明為嫡系相承、卻不獲球迷認同的超音速與雷霆一例;及明明是不同球隊,卻能靠深耕屬地及尊重歷史,進而獲得球迷認可的山貓與黃蜂一例,都足以讓近年頻繁舉辦復古日、及將有新球隊誕生的中華職棒借鏡。

 

對富邦而言,龍隊傳承問題已然解套,但其與龍魂的連結仍有徐總的精神以及仍在富邦服務的葉君璋;從殷紅龍、淺碧牛、紫耀犀,再到富邦悍將的血脈延續,儘管不繼承龍隊隊史,依然可以繼續榮耀及緬懷徐總,因為徐總教練的成就及對後人的指導嘉惠,高度並不侷限在單一球隊,只要行銷上能自圓其說,舉辦的活動能建立起的情感認同度就愈高,支持的球迷基底也會日益堅實。

 

而對企圖重返中職的味全而言,不管最後吉祥物用不用龍,首先必須面對的就是隊史是否承繼問題,到底是要接續過去味全龍的隊史,還是一筆勾銷重新來過?不要小看這個問題,隊史繼承是文化積累,更是經營策略,官方認證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廣大球迷的情感認同,要達此目標,必須持續在形象操作打動球迷情感面,過去曾有過解散球隊的裂痕已經無法彌補,未來要如何面對龍魂的薪傳延續,這將是味全重返職棒意欲有所作為,無可迴避的問題。

 

 

Photo credit:法老的攝影視界。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