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極品滑球王子  陽建福

aspect-8jpelsazii-650xauto

棒球號稱台灣國球,在這個小島上從事棒球運動人口多如繁星,鑽研變化球的好手多如過江之鯽。想像一下,以「一個變化球種稱霸全台灣」是一個什麼概念?

 

這位擁有極品滑球的男人,被球界、媒體、球迷讚譽為陳義信後「台灣滑球投得最好的男人。」職棒、國家隊生涯跌宕多姿的他,曾有過王牌的輝煌、也有過戰犯的哀傷。無論身體狀況是好是壞,當接到國家徵召,心繫榮耀和球迷的他都會義無反顧穿起中華隊藍白戰袍。若說過去十年來中華隊最具代表性的打者是陳金鋒,那投手代表就是陽建福。

棒球世家 馬蘭陽家

 

1979 年生於台東的陽建福是阿美族人,是台灣知名棒球家族「陽家班」成員之一。台東陽家分馬蘭陽家(本家),與泰源陽家(外家),外家有張泰山、陳致遠、曾華偉等職棒球員,馬蘭本家則以棒壇耆宿陽介仁為代表,進入職棒圈有陽東益、陽建福、陽森、日本職棒的陽耀勳、陽岱鋼都是陽介仁的姪子外甥輩。家學淵源,童年起浸淫在棒球氛圍的阿福,想打棒球成為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陽建福家中環境不算好,就讀新生國小起父母就希望他好好念書,以後才能出人頭地,對於想加入棒球隊的請求嚴重反對,但他還是瞞著爸媽偷偷加入,雖然新生只能以撿球和傳接等基本訓練為主,但享受這種單純美好的棒球樂趣,讓阿福倍感充實。

 

想兼顧學業和球隊的作息,實在不可能不被家人發現,認為打球沒出息的父母把阿福痛揍一頓要求他退隊,但卻激起他「一定要證明打球有出路」的鬥志,雙方僵持半年之久,父母終於感受到阿福的執著,慢慢接受他打棒球的事實。阿福在新生國小念到五年級,適逢球隊日籍教練辭世,校隊無預警解散,想繼續打球的阿福和學弟鄭達鴻各自轉學,鄭達鴻轉至南王國小,陽建福則在台東卑南國小完成少棒最後 2 年。曾在少棒移地台南比賽時,親眼見證龍象大戰的陽建福,看到黃平洋在投手丘上的表現後視金臂人為偶像,從小就立志要當一個可以主宰全場的投手。

 

國中時阿福進入鹿野國中青少棒隊,入學時不過 153 公分高,剛入隊的新人要輪班球隊值日生,天剛亮就要起床幫全隊煮早餐,還要依學長規定煮出適合的稀飯濃稠度,身為菜鳥也只能認命。資歷或實力都還不足的陽建福,面對學長投出的球幾乎擦不到邊,一度讓他感到灰心。但在鹿野國中的精實訓練下,被教練、學長猛操後運動量和食量都大增,阿福國中三年長到 175 公分高,球速也日益精進。

 

青棒時期陽建福進入南台灣傳統強權 – 綠色怪物高苑工商就讀,在此接觸正規投手訓練的陽建福,雖然身高超過 175 公分,但體重卻只有 65 公斤,因為體型太過單薄,蔡啟生總教練沒有讓他馬上專職投手,而是兼修游擊和投手訓練,他也因此沒在青棒時期過度燃燒手臂。

就讀台灣體院時,阿福遇上林華韋教練及日籍投教中本茂樹,在兩人的指導下,陽建福逐漸加強體能與投球量,以正規訓練模式增進投手續航力、球速和改善投球機制,在大三時阿福已可飆出 145 公里的速球,成為隊中王牌,當年台體的訓練,是他投手技術精進幅度最大的時期。

 

2001年,陽建福率領富邦殺進甲組成棒春季聯賽冠軍戰,雙方派出頭號王牌先發,富邦登板的是陽建福,國訓隊則派出張誌家,兩人上演一場驚天動地的投手大戰,天才投手張誌家以無安打比賽徹底壓制富邦打線,但陽建福也不遑多讓,讓國訓整場掛蛋,雙方以 0:0 結束這場青史留名的投手大戰。

 

但在 2001 年世界盃打出名堂後,以補充役入國訓服役的陽建福,手指開始不定時出現酸麻現象,嚴重時甚至引發頭昏,不知身體出什麼毛病,讓阿福陷入極度恐慌,害怕得來不易的棒球路會因為疾病被迫結束。經過半年多的求醫,才確認是脊椎側彎壓迫神經引起,雖然必須接受藥物治療,但至少確保仍能在投手丘上投球,阿福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經過九個月的檢察及藥物治療,兵役驗退的阿福在 2002 年業餘成棒秋季聯賽再度站上投手丘,並於隔年春季聯賽再現強投光芒,他帶領合庫殺進春季聯賽冠軍戰,對決已創下二十連勝的強敵國訓,國訓先發投手曾兆豪已經在春季聯賽拿下 8 勝 0 敗的無敵成績,正準備把合庫當作封王之路的最後一個祭品。沒想到陽建福硬是力壓曾兆豪,打敗國訓稱霸春季聯賽,這是陽建福成棒生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冠軍,他以最有價值球員的姿態,劃下業餘生涯完美句點,前進棒球生涯的下一個階段—職業棒球。

 

 

末代指名的新人強投 

 

2003 年因頸椎壓迫的關係,阿福身體複檢後確定在一月底驗退,兵役獲得解套、並拿下春季聯賽最有價值球員的陽建福,在六月報名中職季中選秀,獲得上半季冠軍的興農牛隊,以優先指名權將陽建福納入麾下。

 

優先指名權是在 2003 年以前中職採行的特殊選秀制度,類似日本職棒逆指名制,當中職球團有心儀的球員,且球團與該球員私下已培養加盟默契時,球團會在選秀會中將其列為球隊優先指名人選,不讓其他球隊染指。

 

依照當時中職聯盟規章第 17 章第 5 條第 1 款規定:各球團要在首輪選秀提出「優先指定球員」人選,或可宣布放棄此權力,但如有二支球團以上,同時動用優先指名權指定同一位球員,被指定球員可提出自己較想加盟的球團,結果將以該球員提出球團優先。這條規則在 2003 年的季中選秀後即告廢除,也因此陽建福成為優先指定球員制度下被選入職棒的最後一位新人。

 

早在 2001 年世界盃對美國後援投球打響名號的阿福,台體時期和興農牛已有加盟默契,2003 年當確定兵役驗退後,五月起就隨興農牛隊練球,以提前適應職棒球員作息,陽建福最快球速可達到 151 公里、加上犀利滑球,時任興農牛隊總教練陳威成對阿福寄予厚望。

 

雖然在學生時期就和興農牛有「良好互動」,也順利被優先指名權選入,但阿福對牛隊一開始開出的簽約金不甚滿意,因為 2003 年初以 300 萬簽約金加盟統一獅的新王牌潘威倫和陽建福並稱一時瑜亮,陽建福自認身價不比潘威倫差,當時一度傳出陽建福可能透過蔡生豐的引薦赴日本職棒打球。為了確保陽建福加盟,興農球團拿出誠意,最終以簽約金 370 萬、月薪 12 萬的優渥條件簽下阿福。並讓陽建福在下半球季開始就從一軍中繼投手出發,展開職業生涯。

 

興農綠衫 超級王牌

 

身為興農牛寄予厚望的超級新人,阿福在 03 年下半季出賽 14 場,9 場先發就拿下 7 勝 2 敗,防禦率 1.48 的鬼神成績,被興農牛看好未來能與蔡仲南構成牛頭雙犄角、輪值雙王牌的未來巨投。下半季的好表現,讓他在總冠軍賽中角色吃重,以新人身分在冠軍賽 Game 4 先發,卻苦等不到隊友的打擊支援,牛隊前七局遭到象隊投手風神壓制,直到八、九兩局才打破鴨蛋,阿福冠軍賽初登板就苦吞首敗。

 

隔日雙方再戰 Game 5,已落入 1 勝 3 敗退無可退的興農牛,在四局下陳威成總教練被驅逐出場後激起牛隊敵愾之心,後段戰逐漸追上比分,陽建福在中 0 日的情況下登板後援,幫助興農牛把戰線延長到 Game 6 ,阿福也順利拿下冠軍賽首勝。

 

休息僅一日後,牛象進行關建第六戰,雙方 3:3 平手殺進延長賽,陽建福只休息一天的狀況下,延長賽再度登板救援,但超級新人畢竟是新人,四天內三度登板、一次先發二次後援,阿福在十局下被蔡豐安敲出再見安打,眼睜睜看著兄弟象完成三連霸。新人年就在總冠軍賽黯然吞下兩敗,對阿福是一個極大的震撼。

 

痛失冠軍的心情,讓陽建福永難忘懷, 2004 年他捲土重來,毫無二年級生撞牆期的陽建福,被賦予開幕戰先發投手的殊榮。 2004 年例行賽是他個人第一個完整球季,阿福投出 15 勝 6 敗、防禦率 1.77 、163 次奪三振的優異成績,在勝投、奪三振、防禦率排行榜都高居全聯盟第 2 ,並在季末狂拉尾盤拿下 4 連勝。10/9 牛、獅大戰,陽建福飆出152 公里快速球三振陳連宏,創下本土球員最快球速紀錄(後來才被林岳平超越),這場比賽阿福主投 7 局無失分,連 29 局無失分,在舊紀錄保持人曹竣陽的面前,創下本土投手無失分局數的紀錄新猷。

 

2004 年,牛隊再次殺進總冠軍賽,總冠軍戰 Game 1,陽建福以牛隊王牌之姿先發,力壓統一洋投阿波羅獲得首勝,但首戰他的右手指甲就投裂了,阿福在指甲上纏上醫療用膠布,以便系列戰可以繼續出戰。

 

興農牛在 2 勝 1 敗的領先優勢下,Game 4 再度讓陽建福先發,希望率先搶下聽牌優勢避免夜長夢多,但這場比賽陽建福被林鴻遠擊出的投手方向強襲球擊中左膝,只能含淚退場,眼睜睜看著統一獅隊把系列賽扳平,吞下個人系列賽首次敗投。Game 5 也想搶聽牌優勢的統一獅派出王牌投手潘威倫掛帥先發,牛隊先盛後衰,在九局上半被獅隊連得 3 分慘遭逆轉,拱手讓出聽牌優勢。被逼到懸崖邊緣的興農牛隊需要連贏最後兩場才能逆轉奪冠,要製造這個奇蹟的人只有陽建福。

 

Game 6 在先發投手何紀賢的好投後,陽建福銜命救援,幫助球隊守住領先優勢,興農將戰局延長到 Game 7 生死決戰。獅牛前七局戰成 7:7 平手,八局上半,帶著指甲和腿傷的陽建福再度登板救援,成功瓦解獅隊攻勢,興農牛士氣為之大振,在九局上半靠著張家浩的關鍵安打順利超前比分,拿下隊史第一座總冠軍。阿福在總冠軍賽中 4 度登板、吃下 15 局,獨拿 2 勝,是實至名歸的冠軍戰最有價值球員。

 

陽建福賽後曾說:「在冠軍賽投球時沒有累的感覺,大概已經到了忘我境界了吧?」但在高張力、高壓力的 7 場冠軍賽,短時間密集出賽 4 場投 15 局,還是帶傷硬撐,實際上已造成了傷害,在他仍沉浸冠軍盃帶來的喜悅時,傷勢已悄悄侵蝕他的身體。

 

2005 年開幕戰 ,陽建福連 2 季成為球團欽點的開幕戰先發,在陰雨不斷的 05 年首戰,阿福手臂受傷,此次傷勢比他自己和球團所預期的更嚴重,開幕戰退場後幾乎整季報銷,直到球季末才重回一軍。第一個完整賽季結束後的隔年僅出賽 11 場比賽。

 

在 05 年受傷後的職業生涯,阿福因國際賽徵召、興農牛投手政策的亂搞,讓他反覆受到傷勢糾纏,自此在先發與後援遊走,後 10 年生涯僅 2 季投出 2 位數勝投, 2014 年才完成職棒生涯第 80 勝、800 次奪三振紀錄。如果他沒有被興農惡搞、或是為了自己婉拒一些國際賽事的徵召,他早就應該要達成百勝、千 K 的里程碑了,依他的水準,要挑戰勇壯的 1,286 次三振紀錄也並非癡人說夢。

 

阿福的選手生涯,不管在國際賽還是職業賽,燃燒小宇宙的情形屢見不鮮,生涯前兩年的冠軍賽特攻、國際賽時連續場次先發救援兩頭燒,長年來累積他身體的負擔, 2011 年,興農牛在新任領隊楊仁佑主導下,採取縮減預算的精兵政策,並明確表示不會聘請洋投,以全本土陣容應戰。

 

這個政策一下,害慘了興農牛本土投手群,別隊都有 2-3 名洋投負擔大量局數,而全本土的興農投手戰力更加吃緊,牛棚工作量暴增,開季起一軍僅用 8 位投手支撐大局,被球迷戲稱為「興農八壯士」。 8 位投手,一週 5 戰,扣除先發輪值 5 位,剩下 3 個投手負擔剩下的牛棚局數,先發投手休息幾天又去後援、後援投手偶爾客串先發的怪現象不斷,導致興農戰績和票房一落千丈,悲壯苦撐的本土投手群:林英傑、林其瑋、陽建福、沈鈺傑、蔡明晉、余文彬、羅政龍、陳煥揚、張耿豪等人,或褪下球員戰袍、或被球隊釋出,經歷球團亂搞後的倖存者陽建福,如今還能在職棒戰場奮戰,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藍白球衣的悲情王牌  

 

就和陳金鋒一樣,陽建福的故事除了職棒之外,不能不提他的國家隊生涯。2000 年起,21 歲的陽建福入選國家培訓隊赴荷蘭出征哈連盃,自此展開藍白戰袍王牌投手的旅程, 2001 年從台體畢業後,陽建福入選世界盃中華成棒代表隊,是少數以業餘身份入選的國手,四強對美國的比賽是他萬眾矚目的初體驗,雖然中華隊不敵美國,但他在許銘傑遇到投球亂流時在第六局接替登板,主投四局僅被敲出 3 安打無失分,最快球速 146 公里,完美的後援表現,讓大家發現中華隊還有一把年輕的稀世神兵,阿福自此成為國家隊無役不與的常客。

2004 年雅典奧運,是陽建福終身難忘的國手夢靨,已經是興農牛王牌的阿福與旅外好手組成史上陣容最強的中華隊,前進雅典夢幻舞台。但在八強台灣對義大利之戰,九局上台灣仍以 4:3 領先,對希臘表現優異的陽建福擔任關門的重責大任,結果卻被義大利敲出逆轉比數的兩分打點全壘打,中華隊吞下意外的一敗。

 

隔日台日大戰是台灣自力晉級四強最後的希望,靠王建民的六局好投和陳金鋒砲轟上原浩治的驚天一擊,七局上台灣還以 3:0 領先,但七局續投的王建民投球開始失去穩定性,被接連安打加高飛犧牲打失掉第 1 分,球威下降情況下又被敲出追平 2 分砲。雙方 3:3 進入延長賽,鏖戰到十局下半,後援 2.2 局的曹錦輝製造了一出局滿壘的危機,阿福再度被推上火線,卻被小笠原道大敲出再見高飛犧牲打。

 

台義戰,台日戰,台灣都以1分之差飲恨。奧運晉級四強無望,對義大利之戰被打逆轉全壘打、對日本被打再見高飛犧牲打,陽建福成為眾矢之的,愛湊熱鬧又期望過高的一日球迷一秒變暴民,連 2 場救援掉分,掉分都導致輸球的陽建福從國家英雄被打成落水狗。甚至有許多暴民狂打興農球團電話,只為了罵陽建福是「國恥」,對這種只會沾光、不恤辛勞,也不曾真正為棒球感動過的暴民,真的是褻瀆了「球迷」二字的定義。

 

賽果塵埃落定後,少有人在乎阿福在台義、台日戰前,對希臘的完美救援,也沒人體諒他在國際賽最大舞台的高壓力下, 8/17、8/20、8/21 連日登板的身心負擔,因為贏球才是台灣的國球,贏球大家沾光,輸球罪該萬死,這一點我想所有打過國際賽的台灣球員都有深刻的體認。

 

2007 年亞錦賽最終戰,台灣對上亞洲最強的日本,由於此戰事關北京奧運資格,日本派出超級王牌達比休有先發,而中華隊則由陽建福掛帥。這場比賽的目標很明確,不但要贏,而且台灣只能掉一分,只要掉超過一分就失去奧運資格。

 

陽建福表現非常優異,前六局用 86 球,僅被敲出 6 安失 1 分,令人激賞,以日本職棒一線球星為主體的打線,陽建福每一球都步步為營、如履薄冰,招牌滑球被日本嚴加提防,幾乎無法製造打者揮空。但當天狀況不錯的速球和控球,窒礙日本打者的揮擊,也帶來六局下陳金鋒兩分砲轟達比休的逆轉契機。當然,七局上觸身球後沒有換投,讓中華隊後續單局狂失六分,最終以 2:10 慘敗,但陽建福和陳金鋒前六局的表現,令人動容。

 

亞錦賽失利以後,2008 年北京奧運最後三席門票,要看八搶三奧運資格賽結果而定,中華隊從組訓起風波不斷,開賽前台灣精神領袖、不動四棒陳金鋒還因腰傷退賽,這個消息對中華隊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國內外媒體、球迷普遍不看好中華隊進軍北京奧運。

 

沒想到哀兵出擊的中華隊,賽事初就取得三連勝佳績,雖然對加拿大鏖戰 10 局以 1 分之差吞下首敗,但中華隊迅速凝聚士氣,對澳洲的比賽中,陽建福先發完投 9 局僅被敲出4 支安打,飆出 6 次三振,好壞球比是優異的 79:31 ,在全場 15,000 名觀眾齊聲吶喊「陽建福!」 的歡呼中,阿福以無四死球完封勝的表現帶領中華隊挺進北京奧運。八搶三系列賽他出賽 2 場都是先發,對戰墨西哥、澳洲投出 2 勝 0 敗,防禦率 0.64 的鬼神成績,堪稱國家隊生涯最完美的代表作。當然大家都知道,北京奧運中華隊經歷了雅典更屈辱的慘敗,但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沒有陽建福,中華隊連去北京的機會都沒有。

 

不知是性格還是命格使然,陽建福的國際賽好表現很少被大家反覆頌揚,但幾次關鍵失利都讓他飽受批判,從 2001 年起國際賽場陽建福幾乎無役不與,但奧運的失敗讓他成為眾矢之的;多哈亞運中華隊的金牌時刻,陽建福卻因球員名單送交的烏龍事件無緣參戰,老天爺對他何其不公,說悲情實是一點不為過。

 

阿福的想法很單純,他秉持愛國家、愛棒球,希望幫助中職票房的心情去打國際賽,他說,看過 2001 年世界盃風潮造成中職票房高漲,很希望也透過自己國際賽的好表現,讓更多新球迷願意進場支持中職,因此每次徵召他都不會推辭,在 08 年 PTT 的線上球迷會,曾有球迷詢問阿福,若婉拒國際賽可以讓例行賽成績更好,會如何抉擇?

 

他回到:「我想讓台灣棒球更好,讓球迷進場看中職,我很難選擇,參加八搶三的表現,本以為會帶動球迷進場,結果事實和想像差距很大」,他感到很難過。因為這個單純的想法,國際賽他都希望盡可能為國爭光,讓台灣球迷因國際賽熱潮而進球場為中職加油,這就是陽建福,天真又令人不捨的球員。

 

 

一品滑球  何時重臨

 

有「變化球中的王道」之稱的滑球,是近代投手常用變化球之一,是球速與直球較接近的變化球,也是台灣投手最依賴的球種之一,以滑球聞名於世的巨投有美國職棒的史提夫·卡爾頓(Steve Carlton)、巨怪強森(Randy Johnson)、日職松坂大輔、田中將大,以及擁有台灣最強滑球評價的陳義信和陽建福。

以一個變化球種稱霸全台灣,確實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陽建福這個以滑球制霸台灣球壇的男人,連中職投手四大天王的陳義信、謝長亨、及後來旅美的王建民,都非常稱道陽建福的滑球。

雖然論變化球的控球,陽建福不如陳義信,但陽建福全勝時期的滑球變化幅度更為犀利,加上動輒 146 km + 的直球球速,讓配球更具威脅性。中職乃至於國際賽上的打者,都很難快速適應如此犀利的球路。

然而現年 37 歲的陽建福,在離開中華職棒轉投獨立聯盟以後,職棒生涯已接近尾聲,多年來征戰大江南北的歲月,無情地在他身上留下痕跡,重回中華職棒再現風華幾乎已是阿福迷難以實現的奢求,但昔日他面無表情站上投手丘,投出見血封喉的極品滑球,那悄然無語的霸氣,仍是球迷永生難忘的經典鏡頭。

 

圖源:tsna資料照,tsna授權麥卡貝使用。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