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時地利人和   2017年中職新人王競爭之旅

image

有別於前兩年許基宏、王柏融、朱育賢、鄭鎧文、林承飛、蘇智傑的群雄逐鹿,今年的新人王競爭顯得有點悄然,而且一度從同額競爭,到最終很可能從缺的窘況,而下半季峰迴路轉,到了例行賽尾聲,除了中信兄弟的外野手詹子賢,此獎項應不做第二人想。

 

2016 年下半季透過季中選秀加盟統一獅隊的雙帥—蘇智傑與陳傑憲,在生涯第一個完整賽季的表現無疑是優異的,蘇智傑的打擊率高達 .352、全壘打也有 17 支、打點 76 分,如果不是出征世大運,他的成績肯定會更為耀眼;陳傑憲更從開季以來就一路狂飆,不但在打擊率和安打數兩大排行榜長時間力壓王柏融,還差一點繼柏融以後再次創下夢幻般的單季四成打擊率。


打席超標   雙傑出局

 

很可惜,雙傑 2017 年的成績,沒辦法讓他們角逐新人王。

 

2015 年,許基宏打敗王柏融拿下最佳新人,2016 年初,中職領隊會議修改了新人王票選時的打席規範,敗部復活的王柏融於 2016 年捲土重來,以破中職歷史紀錄的 0.414 打擊率 、200 支安打、外帶 29 轟、24 次盜壘的史詩級別表現,終於順利豪取新人王,更一併拿下年度 MVP,讓 2016 年表現出色的大物新人群都為大王的光芒所遮蔽。

 

敗給王柏融的幾位新人王強力候選,有以 24 轟打破新人年最多全壘打紀錄的統一獅隊鄭鎧文、還有夯出 16 支全壘打的三代鷹嫡系傳人朱育賢、有季中選秀後表現亮眼的統一雙傑蘇智傑、陳傑憲,但他們在 2016 年的成績,都難纓王柏融鋒芒。

 

而 2016 年執教統一獅的郭泰源教練,並未考量到蘇智傑和陳傑憲的新人王資格,兩人在下半季獲得的打席都超過新人王規範的 124 個,於是 2017 年他們雙雙無緣角逐新人王,其中最可惜的當然就是陳傑憲,他在 2016 年打了 131 個打席,僅僅超過新人王規範 7 個打席,即使 2017 年的成績再耀眼,但一生一次的職棒新人王已經注定緣慳一面。

image

年資限制  又落遺珠

 

另外兩個遺珠,是今年中信兄弟異軍突起的長打好手曾陶鎔,及統一獅隊的腎鬥士楊家維,他們不是如統一雙傑被打席門檻屏除,而是被年資限制所淘汰。

 

2017 年,在中信兄弟新任洋教練史耐德大膽啟用新人的換血政策下,於二軍蟄伏的曾陶鎔異軍突起,上半季長打火力驚人,以單場三響砲一鳴驚人,全季敲出 15 發紅不讓,但他在一軍初登板是 2015 年(只有 7 打席),2016 年在一軍有 64 個打席,儘管兩年加總未達 124 打席規定,但因 2017 年距他一軍初登板已然超過兩年,所以曾陶鎔依然必須和新人王說再見。

 

另外一位被年資規範拒於門外的是統一獅隊的楊家維。

 

楊家維這位 2013 年 U18 中華代表隊的隊長兼主砲,在 2014 年選秀被統一獅隊於第二輪第一順位延攬,但那年他於一軍出賽只有一場,並無任何打席,後來因為腎臟病,2015 年賽季報銷,整整休養了一年,2016 年賽季他則都在二軍度過,直到 2017 年才獲得生涯第一個一軍打席,而且他的四發全壘打更有兩支是再見全壘打,很可惜,就因為他 2014 年在一軍就有亮相過,儘管那一場比賽他沒有任何一個打席,按照聯盟規定也依然失去新人王資格,儘管他 2017 年下半季表現與上半季落差太大,純以表現來說可能也難有機會角逐。

 

 

中華職棒目前的新人王候選規定如下:

  • 僅限於本國籍球員參與遴選。
  • 旅外球員若未曾於美國職棒大聯盟以上,及日本職棒、韓國職棒一軍之比賽登錄球員身份者。
  • 第一年出賽之成績,投球局數未達 40 局者,第二年仍有被遴選的資格,但僅以二年為限。
  • 第一年出賽之成績,打席數未達 124 打席者,第二年仍有被遴選的資格,但僅以二年為限。

 

 

在陳傑憲、蘇智傑、曾陶鎔、楊家維等人都被規則擋下後,剩下的候選人就屈指可數了。

 

本來季初獲得最多上場機會的,是富邦悍將的三壘手李宗賢,上半季前段他確實打出令人眼睛一亮的成績,在上半季新人王競賽的討論當中,李宗賢是最可能角逐的人選之一,但隨著球季拉長,他的打擊成績也逐漸下修,逐漸退出新人王的候選名單。

 

反倒是同隊中從外野逆練回內野的新人高國麟,在站穩先發後逐漸綻放家族一脈相承的出色打擊天份,球季結算出賽 83 場,打率 0.285、9 支全壘打和 45 分打點的表現,反倒是富邦悍將陣中最有新人王競爭力的球員,當然,如果沒有詹子賢崛起的話,或許得獎者就是國麟。

 

2017 年球季之初多以代打身分上陣的詹子賢,今年掌握住機會異軍突起,在下半季用手中的球棒大放光芒,甚至在大批主力打者缺陣的情況下,一堅扛起了中信兄弟四棒打者的大纛。球季結算成績,詹子賢共出賽 83 場,打擊率高達.350,97 支安打中有高達 17 支全壘打,挹注 60 分的打點,三四五的完美打擊三圍,這些優異的表現,讓新人王票選的預測已經毫無驚喜可言。 

 

詹子賢的新人王,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綜合結果,也是英雄掌握時機的最好詮釋。

 

適逢史耐德起用新人的換血政策,加上 WBC 國手群的集體低潮與傷勢爆發,球團給了原先很難擠進先發名單的詹仔固定上場的機會,而他也不負「文化大學專出長打好手」的美譽,掌握住少數機會就打出了無可取代的耀眼成績,讓這個因規則導致「大物雲集卻無法角逐」的新人王競爭年,不至於落得獎項從缺的窘況。

 

在肯定詹子賢的表現之餘,也要為其他候選人感到惋惜,雖然規則就是規則,也不需要因人設事,但未來在規則的合理性,也確實有逐步檢討改良的空間。

 

在美國職棒由於農場層級多、選手多、晉升難度也高,所以新人王的規定,是用「大聯盟生涯」打數未達 130 個;「大聯盟生涯」投球局數未達 50 局;在大聯盟球隊 25 人名單登錄不超過 45 天……等等規則,來保障選手競爭獎項的資格。

 

近年參與中職選秀的好手與日俱增,球員水平也愈來愈高,但球隊數量始終只有四隊,僧多粥少的情況下,新秀要能立即有舞台穩定輸出,空間與機會也相對狹小,或許在這樣的背景下,斟酌採用生涯累計局數、打數和一軍登錄天數,放寬年限規範,或許對於職業選手一生僅此一次的新人王票選資格,會更合理和合乎世情些。

 

 

Photo credit:tsan專業新聞團隊授權麥卡貝使用;攝影師:侯禕縉。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