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信兄弟復古日  看職業球隊歷史承接的邏輯

image

上週末是半季戰績龍頭拉鋸激烈的一週,中信兄弟同時舉辦復古日活動「猛象時光機」,除了推出兄弟飯店棒球隊業餘乙組時期的白底藏青字配色球衣外、還有兄弟隊史總冠軍盃展示、象隊金冠軍時期的口號、刊物,及老電玩風格「中華職棒2」的大銀幕先發球員介紹,老瓶新裝的復古日,從去年向傳奇致敬後,再次引發球迷熱議,也創下連續兩場新莊球場破萬球迷入場的熱潮。

但在活動行銷成功和票房豐收同時,仍有球迷表達不同看法,尤其是過去中信鯨隊的球迷,大家知道現在中信兄弟大老闆辜仲諒,也是過去已解散的中信鯨隊的老闆,我有一些鯨迷朋友,他們許多人是屬於默默緬懷過去鯨隊歷史和前鯨隊球星的,但也有部分鯨迷,在復古日時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那就是:中信兄弟有可能復古中信鯨相關的隊史文化嗎?

image

 

嗯,我必須說,大家必須要體諒曾支持球隊被解散時經歷的那種椎心之痛,尤其我認識的眾多味全、三商、時報和誠泰、中信等隊球迷,每次提到解散自己支持球隊的企業主時,往往都是咬牙切齒,如果沒親身經歷,很難體會那種感受。所以當中信兄弟風光舉辦第二年的復古週,緬懷尊榮過去兄弟象隊史的傳奇球星和豐功偉業時,會有咬牙切齒的鯨迷跳出來批判:『為什麼不敢辦中信鯨的復古日,不是同一個老闆嗎?母企業不都是中國信託嗎?不敢面對自己的黑歷史嗎?』其實情感面上並不奇怪,我認識的很多龍迷、虎迷提到味全和三商時也常常如此。

不過,發揮同理心之餘,還是必須說,復古日的舉辦,看的是隊史承接,認的是球隊不是認企業,以下舉幾個例子:

 

隊史承接  隨球隊不隨企業

案例:大洋鯨–橫濱灣星–橫濱DeNA灣星

創立於 1949 年的大洋鯨,從 70 – 90 年代,球隊經營權歷經大洋漁業、東京放送(TBS) 和 DeNA 間的數度轉手,最後更名為橫濱 DeNA 灣星,但隊史是直接承繼大洋鯨,當 DeNA 要舉辦復古日活動時,穿的球衣就是大洋鯨球衣,他所舉辦的復古日相關隊史就是大洋鯨隊的隊史,這些隊史不會跟著大洋漁業和 TBS 一起消失於職棒圈。

對照中信兄弟的狀況亦然,中國信託購買兄弟象後,兄弟象棒球隊的隊史是跟著中信兄弟的,而不會跟著兄弟飯店淡出職棒圈,然後就一起消失。

image

隊史承接  認球隊不認老闆

案例:麥可·喬丹(Michael Jordan)

世易時移兩樣情,中信兄弟迷提到現今球隊大老闆辜仲諒,都是頌揚居多,但中信鯨迷提到這個名字往往咬牙切齒,關鍵當然在於他曾經解散中信鯨,後來又購買兄弟象。在國外的職業運動中,說真的,要找到同一個老闆在同一個職業聯盟先後擁有兩支球隊,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最接近的案例,可能就是 NBA 的籃球大帝麥可·喬丹(Michael Jordan)。

這位名聞遐邇的飛人陛下,曾於 2000 年入股華盛頓巫師隊(當時報載預估大約持股 20%),並擔任巫師隊營運總裁,但 2001 年喬丹再度手癢復出打球,依據 NBA 聯盟規定,現役球員不能持股兼任經營者,所以喬丹釋出手中股權,以球員身份在巫師隊又打了 2 年,直到 2003 年才永遠退休,當他意欲重返管理階層時,但卻被早有齟齬的巫師老闆波林(Abe Pollin)踢出球隊管理核心。

2006 年,一心想成為球隊老闆的喬丹又覓契機,出資購買夏洛特山貓隊的股權成為經營者,2010 年,喬丹買下剩餘股權,正式成為山貓隊大老闆,而球隊也在 2014 年把名字更換回夏洛特人最有感情的黃蜂。

注意!問題來囉,曾先後擁有巫師和黃蜂隊經營權的喬丹,他在現行夏洛特黃蜂隊中舉辦復古日,您覺得他要復古黃蜂隊還是巫師隊?我想只要頭腦清醒的狀況下,這問題的答案不言可喻吧?

好,回到中職,辜仲諒買的球隊是兄弟象,現在擁有的球隊承繼的隊史是兄弟象,即使他曾是中信鯨的老闆,復古日時舉辦中信鯨主題將是一個不倫不類的景象。

image

 

隊史承接  認屬地城市

案例:夏洛特黃蜂和紐奧良黃蜂

上面談到夏洛特黃蜂的隊史繼承問題,我順便強調一下來龍去脈,夏洛特黃蜂成軍於 1988 年, 2002 年時黃蜂隊搬遷至紐奧良,並更名為「紐奧良黃蜂」,但 NBA 官方始終無法忽略北卡州夏洛特市這個籃球重鎮,於是 2004 年夏洛特再度成立新 NBA 球隊—「夏洛特山貓」。

而之前搬到紐奧良的那支黃蜂,則在 2013 年更名為「紐奧良鵜鶘」,因此空出了「黃蜂」這個隊名,讓對黃蜂吉祥物有特殊情感的夏洛特,立即向 NBA 通過申請把 「黃蜂」這個隊名重新弄回夏洛特。 

2014 年,夏洛特山貓正式更名為黃蜂,也宣布承接 1988 – 2002 年搬遷至紐奧良前的「夏洛特黃蜂」隊史紀錄;至於紐奧良鵜鶘的隊史,則繼承搬遷到紐奧良後才開始的「紐奧良黃蜂」時代(2002-2013 年),這個案例中的隊史繼承權是認屬地城市的,由於台灣屬地主義並未完全落實,所以目前沒有相關對比案例。

image

 

總而言之,職業運動的隊史繼承是有其脈絡邏輯的,隨球隊者有、隨屬地者有,但就是沒有隨金主和企業的。從中信兄弟的例子來看,球隊承接的歷史就是先前的兄弟象,而不是中信鯨,球隊的歷史血脈繼承,是兄弟象到中信兄弟,無關中國信託、更無關中信鯨,要在兄弟象隊史復古日端出中信鯨?不是不敢,而是不合邏輯。

對鯨迷無法諒解的傷痛深表遺憾,因為在意,所以討論時容易失去理性,也能夠讓人理解。然而我始終認為,職業球隊的歷史、文化、傳奇球星,都需要透過濃墨重彩的著墨才能彰顯尊重並創造文化價值,中信兄弟近兩年的復古日確實有達到這樣的成果,即便現在的金主曾有過去的爭議,但現在做得好的舉措,就是必須給予肯定。

圖源授權:法老的攝影視界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