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世代、一個背號|那些穿了31號以後的事

image

今天,來說個背號的故事。十幾年前,有件湖水綠色的 31 號球衣,曾屬於一個強打少年,他穿著這件球衣的時代,敲出超過 1,200 支安打、完成 140 次以上的盜壘、創下單季 30 轟 30 盜紀錄,更豪取三屆全壘打王及一次年度最有價值球員。他背負這個背號的歲月,一共在中職擊出 207 支全壘打,至今仍是聯盟中單一球員效力單隊擊出最多全壘打紀錄……

 

林智勝、與他過去名聞遐邇的 31 背影,曾代表一支孱弱球隊中興的希望,更曾帶領他們從幽暗走向輝煌,我曾堅信過「這個號碼會隨他退休,再沒人能穿上。」

 

然而世事無常理,商業掛帥的職業運動更是如此,在中職史上首次自由球員轉隊成功的歷史里程碑中,主角林智勝終究脫下了伴他馳騁疆場十數年的 31 號戰袍,此後 32 號黃袍加身,一如他所言:「開始專注書寫屬於 32 號的新篇章。」

 

至於過去在 La new/Lamigo 富傳奇色彩的 31 號,也開始新的旅程,最大的轉變,是從強打者的代表,轉為投手群的特權,從 2016 年的尤猛、拿威、泰霸到賽格威等洋投群,都曾先後在二軍或一軍穿上這個背號,在一票洋投海接連使用過後,2017 年,這個號碼的新任持有者是二年級的本土投手游宗儒。

 

這位 1992 年出生、桃園在地成長的新生代側投,是 Lamigo 於 2015 年季中選秀第四輪選中的投手,2016 球季他初次在一軍亮相時穿 73 號球衣,並在九月中繼登板拿下生涯首勝。今年他換上 31 號球衣,本季前兩場後援登板就意外拿下兩場勝投,也算有某種程度的神助,雖然目前整體投球內容並不是十分穩定。

 

嗯,過去的專欄我曾專文探討過大球星離隊背號的重視度議題,今天不重複提了,反正無論我個人認為如何,都會有支持和反對的意見。總之,每個球隊有各自處理隊史文化遺產的方式……今天我想說的重點其實是:「想在桃猿穿 31,當野手可能會好點……」

 

為什麼?因為智勝還沒退休,早晚必有一戰……

 

我不敢說智勝站上打擊區時,看到對面投手丘上有件熟悉球衣繡著熟悉背號的時候眼神一定會冒火焰,但鬥志更昂揚是完全可以想見的,別忘了他是個人來瘋,當氛圍條件俱足時,他常會有劇力萬鈞的一擊。

 

2016 年,拿威在中職僅對戰中信兄弟四場就被智勝夯出三發全壘打、泰霸六場挨一發,賽格威兩年合計四場挨兩發,除了在二軍出賽兩場就因合約問題離隊,2016 就沒踏上過一軍投手丘的尤猛逃過一劫外,曾穿過 Lamigo 31 號球衣的投手幾乎沒人能逃過林智勝的轟擊。

 

我請朋友代訪游宗儒:「為何想穿上這個背號?」他答:「當年改練下勾投球時,很欣賞千葉羅德的渡邊俊介。」渡邊效力羅德 13 個球季都穿著 31 號球衣,更是下勾投手的代表人物,游宗儒盼望藉穿著與渡邊相同的 31 號,為自己改練下勾帶來一些好運,於是業餘打球的四年間,他都穿著 31 號球衣,後來也真的如願一路打進職棒。

 

智勝被問到這個問題時,以一個大賢拜外加聯盟頭號球星的地位,他的回答絲毫不令人意外:「31 號誰都可以穿,他投得很不錯。」這樣的得體回答,智勝說:「從去年打到現在,我對他才擊出一支安打,而且還是內安,他對我的時候滿不賴,我覺得滿強的。」誠然如此,生涯對戰八打數,林智勝目前只打出一支內野安打。

 

前任 31 號給予現任持有者的評價很大方、有期許,但值得玩味,智勝內心是否在意?我個人的感覺是,會。雖然「對和各投手間的對戰細節鉅細靡遺」的強打者,在職棒圈並不少見,但對一個資歷未足兩年的新秀,智勝對於和他的對戰內容了然於胸,代表某層面他是意識到這位新任 31 號的存在的。

 

游宗儒受訪時才得知前幾任桃猿 31 號投手群的挨轟故事,雖然他純粹因為球隊號碼出缺並未特別保留,外加自己與 31 號有特殊情感,所以沒作任何考慮就選擇這個號碼,但面對前任持有者的偉大歷史,他並不因為資歷尚淺而給出無趣的公式化回應,他分享給我們屬於自己的 31 號故事,更表達自身對於未來對決林智勝時的自我期許,游宗儒說:「對到賢拜這樣的強打者情緒會更亢奮,會想拿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全力對付他。」

 

過去兩季踏上投手丘時,游宗儒仍有信心不足的狀況,但既然承接了 31 號球衣,也必須有所成長,面對賢拜的威名和背號的重量,游宗儒不卑不亢的作出回應,雖然以私人情感面而言,我始終認為這個背號的故事只屬於林智勝,但游宗儒已經開始書寫第二個 31 號的故事,兩人未來的正面對決,無論是三振亦或是全壘打,都將激發出引人入勝的嶄新火花。

 

這場跨世代的 31 號故事,希望能用精彩的筆法繼續書寫下去。

 

 

Photo credit:友人提供。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