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賽季時的挑戰   東山再起的英雄

image

棒球迷隨著寒冬沉睡,直到春天雪融時再慢慢甦醒。

若看過電影《 Fever Pitch》(台譯:愛情全壘打),喜劇演員吉米·法隆(Jimmy Fallon)所飾演的死忠紅襪迷,每年隨職棒賽季的終始,調整作息和工作、約會時間的橋段,相信同樣熱愛棒球的球迷都會心有戚戚焉。

 

然而對於棒球場上的主角—球員們而言,球季的結束絕非秋收、冬藏,再冬眠靜待甦醒這麼簡單而已。

 

十月底季後賽結束後,球員們約略休息短暫的二至三週,然後就會啟動基本的體能訓練,因為職業運動員就像一顆蓄電池,體內蓄積的電量即是他們的基礎體能;休季期間的訓練就像是充電,這段時間的充電量將決定來年賽季全年的續航力能延展到多遠;舉凡電池,都有使用年限愈長、最大帶電量愈下滑的趨勢,球員這顆電池也是一樣,隨著年齡增長,如何透過訓練來減緩體能下滑趨勢,就是所有職棒球員在休季期間最大的課題。

 

中華職棒現處於一個美、日、台訓練模式相融的狀況,在所謂「美式球風」大舉東來後,傳統與新潮交界的時代,有許多身處這個時代的球星都受到衝擊,有一輩子沒嘗試過重量訓練者,忽然發現自己的訓練室開始出現過去十年職業生涯看都沒看過的訓練器材,他們要以「前輩」的身份去摸索,甚至向學弟求教,並學習自己可以接受的方式開始重訓,張泰山就是如此;也有人在生涯已過巔峰後,才知道聘請專屬訓練員、打造量身訂做的訓練菜單的好處,像是彭政閔;也有人發現靠跑步和特打無法有效減緩卅歲後肌力流失伴隨而來的擊球飛行距離下滑,跳脫習慣模式開始培養重訓習慣,例如林益全。這些休賽季期間的默默耕耘,很少有人知道,但這些都是球員們在球季開打後「能有好表現,能夠好很久」的關鍵。

 

最艱難的挑戰,莫過於曾創造高峰、享受輝煌,又遭受年歲和傷痛打擊,沉寂一個賽季以上,在漫長的冬日復健結束後,開春力圖東山再起者,像高國輝、詹智堯。

 

 

每當球員在球季中受傷,最掙扎的問題永遠是「開刀還是帶傷上陣」,有些傷不見得開刀就一定能根治,像詹智堯的狀況就是。

 

詹智堯在新人年就因撲壘造成右肩膀關節唇一級撕裂傷(分四級,四級最嚴重),當時核磁共振檢查後醫生評估不用動刀,建議透過復健和休息繼續上場,他也就這樣從 09 年一直打到 2016 年,但 2016 年季初又因撲接外野飛球再次傷到肩膀,這次是二級的破裂傷。關節唇受傷,會讓人覺得抬手時無力、酸軟疼痛,常做肩部旋轉運動者容易發生,像投手、游泳選手,2016 年季初肩傷最嚴重時,詹智堯的手因為痠軟早上起連棉被都掀不開。

 

他的傷可透過復健、物理治療或休息達到舒緩,也可以動手術尋求根治,但術後復健比較困難,可能因為肩膀肌肉組織和機能構造較複雜,以投手來說,術後找不回過去的投球身體記憶,術後再起不能者眾多,因此有許多職業運動員面對關節唇傷勢會選擇邊治療復健邊的方式出賽。

 

邊復健邊出賽的方式,說來容易,但做起來更為艱難,職棒球員賽季間的作息多在下午進球場練習,以詹智堯為例,為維持邊復健邊出賽,必須比其他球員更早起床,提前抵達球場作物理治療,冰敷、電療、超音波(促進韌帶或組織復原)治療、放鬆、按摩、伸展……等等,完成上述療程後,再與團隊一起作主隊賽前熱身、跑步、打擊練習、傳球練習;當換客隊進行打擊練習時,他再另作重訓、復健,強化上半身和右肩肌耐力及肌肉量,透過患部的週邊強化,保護帶有傷勢的肩膀。

 

 

富邦悍將的全壘打王高國輝,是另一個與傷共處的案例。

 

2017 年下半季,高國輝再次於左手鈎狀骨折及小拇指肌腱炎的手術後快速復出,本來被評估為整季報銷的傷勢,他硬是帶著恢復六、七成的狀態出賽,球迷有擔心者、也有報以批評者,常聽到的言語說:「球隊戰績都沒救了何必硬撐?為了出來刷數據?還是怕被減薪?」

 

說這些話的人或許忘了,2014 年高國輝在脊椎滑脫手術後以半季 18 轟登頂為中華職棒帶來的全壘打震撼;忘了他其實有複數年合約,大可養傷作壁上觀;他們不清楚這些球員有時只是希望可以在球隊低靡時,主動跳出來激勵士氣,因為從以前到現在,清楚「團隊運動」的化學效益可以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只有身在其中者,而酸言酸語者大多並不清楚,這些球員只是單純希望可以打自己喜歡的棒球而已,沒有棒球打的日子,太煎熬了。

 

 

這就是為什麼養傷期間對於球員而言總是最痛苦,最掙扎的時刻,像統一獅隊退役投手張志強,過去為了能延續選手生涯,隱忍著投球失憶症,每年比別人早數月啟動投球訓練,以求能在春訓及開季前,找回自己的投球機制。

 

 

2017 年 10 月,中華職棒正式設立「東山再起」獎項,這對於球星而言是目標也是挑戰,既然要「再起」,前提是曾經在山頭上屹立不搖,享受過輝煌、掌聲,也忍受過傷痛與批評,度過可怕的手術、漫長的復健及訓練,重新踏上紅土與草皮,拋開過去曾獲得的獎項、頭銜,忘記自己的年齡與傷勢,一心一意的揮汗,只為在有限的職業生涯中不再蹉跎虛度,得以踏上球場盡情揮灑。

 

 

東山再起,獎項只有一個,但英雄卻不嫌多,希望新的賽季,挑戰東山再起的職棒英雄們都能再現風華。

 

 

(原文首發於《職業棒球雜誌》2018.04月號)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