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旁白    向球賽播報員先驅致敬

image

每個運動賽事的經典回顧中,除了視覺所見之令人屏息讚嘆的經典畫面外,聽覺上的另一享受,即是當時賽事播報員恰如其分的臨場揮灑,聲音與畫面相得益彰,構築出每個經典片段;賽事主播,就是運動歷史的旁白。

 

在美國悠久的職業運動史中,傳奇球星的更迭自不在話下,蓬勃發展超過一世紀的運動產業,更孕育出無數宗匠級的從業人員,例如:體育記者、運動作家和賽事播報員,他們奉獻一生精力與心血,投身於自己熱愛的運動事業,數十年如一日甘之如飴,用「鞠躬盡瘁」形容絕不誇張;也因此到了告別球場的那一日,他們幾乎是以傳奇球星退役時的高規格待遇和球迷道別,像道奇之聲(Voice of the Dodgers)Vin Scully就是。

 

2016年秋天,高齡88歲的傳奇播報員Vin Scully退休,這位出身紐約布朗克斯區,9歲起成為棒球迷、自21歲效力洛杉磯道奇終老的棒球人,童年時一直都是道奇世仇–巨人隊的球迷;1950年,他受雇於布魯克林道奇,在彩色電視機方於美國問世的年代,展開賽事播報生涯;後來的67年,他橫跨了類比訊號至數位訊號、傳統電視到行動裝置的年代,他將大半生奉獻給道奇,也造就自己成為同一球隊播報員年資最長的紀錄保持人。

 

在他的播報中,Sandy Koufax成為大聯盟史上首位3屆賽揚獎得主,他的播報生涯涵蓋了道奇隊史6座世界大賽冠軍的全榮耀時刻;當然,他也在退休前再度見證隊史第二位3屆賽揚名將Clayton Kershaw的橫空出世。1982年,Scully入選美國棒球名人堂,成為最具代表性的體育播報員之一,在他退休後,球隊將他的名字和象徵主播的麥克風圖騰,高懸於道奇球場左外野看台上。

 

image

 

 

而同處洛杉磯,比Scully年長11歲的另一位傳奇主播,就是有「湖人之聲」暱稱的Chick Hearn。Hearn在1961年3月起受雇成為湖人隊賽事播報員,並自1965年11月21日起連續轉播湖人隊的3,338場賽事,無論晴天下雨、颶風熱浪,他從未在轉播檯上缺席,直至2001年12月16日,才因心臟手術及術後靜養不得不終止紀錄。

 

2002年夏天, 高齡85歲的Hearn在家中滑倒,因腦部重創搶救無效,3天後回天乏術;隔年,他成為史上第一位入選美國籃球名人堂的轉播員。身為湖人隊的精神指標,Hearn的死訊不僅在洛杉磯當地是重要消息,更是全美國籃球迷都關注的新聞,一位賽事轉播員的離世能受到廣大關注,正是美國人重視運動文化底蘊的佐證。

 

Hearn的轉播生涯中開創出許多至今沿用的詞彙,包含大家熟悉的Slam Dunk(灌籃)、Triple-Double(大三元)、Air Ball(籃外空心)、Garbage Time(垃圾時間)……等,礙於篇幅不備載,這些詞彙至今仍在國、內外轉播和記者撰稿時使用,影響力深植後世。

 

論播報妙語如珠、言之有物而又不流於俗者,在台灣非傅達仁先生莫屬。老三台掌握轉播資源的年代,傅達仁踏上賽事播報舞台,其後廿年,他開創出許多經典籃、棒球轉播術語,伴隨8、90年代的球迷一同成長,如形容阻攻的「蓋火鍋」、跳投姿勢的「騎馬射箭」、「旱地拔蔥」;或棒球的「陽春全壘打」、「滿貫全壘打」、「三不管地帶」和「空中抓飛鳥」……等,至今皆為賽事轉播或撰稿時廣泛運用的詞彙,傅達仁和Chick Hearn都是具前瞻性的播報員,以學養為基礎,輔以臨場機變的生花妙語,開創難以複製的經典對白,儼然已成另類文化遺產。

 

傅氏轉播風格,平淡卻富創意,沒有太多情緒起伏,亦不譁眾取寵,在有線電視逐漸崛起的90年代後期,新興體育台如雨後春筍般林立,老三台的威權年代結束,老主播的身影亦隨之淡出,其中恩怨糾葛,如今已隨老主播的離世雲淡風輕。

 

image

Chick Hearn過世後受到廣大湖人球迷緬懷,身後哀榮無限,洛杉磯湖人破格高掛他的球衣(無背號,繡有播報員麥克風圖象),讓他同隊史一眾名將般將姓名高懸球場供人瞻仰,更於主場為他設立銅像;洛杉磯當地更有以其為名的街道和車站,多少政治人物沉浮一生終不可得的殊榮,一個球賽主播做到了。 

 

傅達仁主播身處的時代,於他而言有幸運也有不幸,無線台霸權時代給予他絕佳的揮灑舞台;但當年屬地主義未興,主、客場制度亦很模糊,更遑論網路時代,轉播平台百家爭鳴、各隊各自有轉播電視台、專屬播報員的新時代;這樣的新時代老主播來不及參與,但他過去開創的典範,依舊影響至今,足為台灣運動歷史的重要旁白。

 

(原文首發於《職業棒球雜誌》2018.07月號)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