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鬥甲子園  一號王牌的回憶|專訪蕭一傑

image

第 99 回夏季甲子園決賽,以崎玉代表花咲德榮大勝廣島廣陵高校的賽果告終,即使無法壓制破大會全壘打與打點雙料紀錄的強打少年中村奬成,也無礙校史首次全國制霸的目標達成,再次證明團隊運動和單淘汰制的甲子園賽事中,勝負並無絕對;無論歡喜與哀愁,又一個日本高中球兒揮灑汗水與淚水的熾熱夏天劃上句點。

 

回顧 2003 年夏季甲子園大會,宮崎代表日南學園在夏甲二回戰中鎩羽而歸,陣中背負王牌背號 1 號球衣的選手,是一名台灣人,他是繼 1958 年王貞治先生後第二位以背號 1 號參加甲子園比賽的中華民國籍球員,他是蕭一傑。觀賞這屆夏甲比賽時,偶然和一傑聊起他過去這段甲子園的奇幻旅程。

 

 


背負王牌背號的喜悅與代價

 

Q:今年的夏甲比賽也有收看嗎?對哪支學校的表現印象最深?

蕭一傑:去年日南有進春甲才有注意,今年沒有很留意,因為母校沒出賽哈哈哈!今年大阪桐蔭跟仙台育英那場有印象,感覺很有張力。

 

Q:2003 年在日南學園打進夏甲,你一直都穿著 1 號球衣嗎?當時你才二年級是吧,王牌背號怎麼爭取到的?

蕭一傑:其實沒有特別想要爭取,因為當時還是二年級,是當時的監督讓我有這個榮幸穿上 1 號球衣;還有一個說法是,當年縣大會我投的局數最多,所以全國賽讓我穿 1 號,很榮幸能得到這個號碼。

 

Q:真的很棒,這是日本高中棒球兒的夢想,尤其又是高二就能穿上這個號碼,很不簡單。

蕭一傑:不過私底下其實很怕其他沒進名單的三年級學長背後會說話,我親眼看過名單發表當天,進名單的學長跟沒進名單的學長吵架。

 

Q:原來真的會這樣?

蕭一傑:會啊,因為是三年級最後完成夢想的機會。

 

 

Q:高二縣大會時穿什麼背號?

蕭一傑:縣大會穿 10 號,夏甲才穿 1 號。當時發表我穿 1 號後,心裡是很興奮的,不過沒辦法直接表現出來。

 

Q:畢竟日本高中棒球的環境氛圍,這方面的情感表達很含蓄吧?

蕭一傑:真的,一方面我是二年級,一方面我是外國人,還是會低調一點,何況當時即使喜悅情緒沒表露出來,也都還被學長排斥。

 

Q:有被學長排擠那類的嗎? 因為先三年級一步拿到 1 號。

蕭一傑:有啊!就一直指派我打雜,哈哈哈!什麼事都要我跟另一位台灣留學生去做。

 

Q:吳承達嗎?

蕭一傑: 對,是他。當時不只學長,就連同屆的都很看不起我們,也會要我們做事情,哈哈哈。

 

(蕭一傑與吳承達,圖:蕭一傑提供)

 

Q:同屆隊友拿到王牌背號,不會為同屆的高興嗎?加入排擠,是因為你們是台灣人?

蕭一傑:這倒未必,主要因為大家都肖想拿到這個背號,而且一隊能進甲子園的選手只有 18 個人,過去是 15 還 16 個名額忘記了,到我們這一屆開始球隊能帶進甲子園的選手就是 18 個,所以大家都搶破頭。

 

Q:學長指派做雜務很正常,但同屆的叫你們做事情比較沒立場吧?

蕭一傑:畢竟不完全是自己的環境,很現實的一面是,他們過去很看不起我們,不過只要能夠打出成績,他們看我們的眼光就會不一樣。

 

Q:這似乎是留學和旅外常見的狀況,日本和美國應當都是。對了,1 號背號那塊號碼布是可以保留起來的還是要繳回球隊?

蕭一傑:可以保留,現在在我家,哈哈。

Q:有沒有像日本一些愛棒球的家長一樣,裱框起來當傳家寶。

蕭一傑:哈,這倒沒有,不過有好好收起來。

 

(王牌投手的代表番號:No.1,圖:蕭一傑提供) 

日本學生棒球時期   印象最深的比賽

 

Q: 從縣大會投到甲子園,有印象深刻的戰役嗎?例如投最多球的比賽。

蕭一傑:嗯……應該是縣大會時,當時出賽都擔任先發,我印象是縣內八強還四強戰的時候,對到都城東高校,那年我們只要跟他們打友誼賽都輸球,而且是慘敗,有一次輸到監督叫我們從球場跑回去宿舍(大概也 5 公里而已啦)。

那年跟都城東的友誼賽我都沒投,在縣大會對上時監督派我先發,那是一場正中午的比賽,非常熱、比賽又很漫長,滿煎熬的過程,我記得我們打了快 20 支安打卻只得 4 分,但那場我們贏了,印象很深刻,友誼賽沒贏過的對手在縣大會卻被我們淘汰。

 

Q: 打 20 支安打只得 4 分!?殘壘爆多耶!那天擔任奇兵先發你表現如何? 

蕭一傑:我記得是投滿六局,後面學長再守下來的樣子。

 

Q:有投過那種很操、用球數很多的比賽嗎?

蕭一傑:很操的比賽在大學時期,高中監督都滿保護我的,不過練習時倒是有投過 1、2 百顆。

  

Q:在日本念高中時期站上打擊區的表現如何?正式比賽有敲出過全壘打嗎?

蕭一傑:我打擊是完全不好的,有打過幾支安打,但全壘打只有一支,一年級新人大會時打的,哈哈。

 

 

Q:讚!讓對方投手傻眼了吧?

蕭一傑:但是對方投手那天也有打全壘打耶!雖然不是打我的啦,在日本投手打擊強的也很多。

 

Q:這倒是,怪物一堆……

蕭一傑:真的!

 

Q:高中或大學,印象中遇過最難纏的對手還記得名字嗎?這個人後來有打職棒嗎?

蕭一傑:印象深刻的強打沒有,強投有,就是後來軟銀的投手大場翔太!大學三年級時的全國賽我們輸給他念的東洋大,我們打線被他兩度連 5K,整場吞了他 14 次三振的樣子,賽後我們還有跟他合照,沒想到後來進職棒後會有機會同隊,緣分真的很妙。

 

image

(大學時與大場翔太賽後合影,Photo credit:蕭一傑本人提供)

夏季甲子園初登板的震撼教育

 

Q:第一次進甲子園的感覺如何?

蕭一傑:進甲子園就是只有興奮而已,像鄉下小孩第一次到都市看高樓大廈,因為宮崎縣真的算比較鄉下地方。

 

Q:你這個形容很到位!那像空襲警報的開場音效也很經典、震撼,你知道為什麼用這個開場嗎?

蕭一傑:這個就真的不知道了。

 

Q:2003 年夏甲投了幾場?

蕭一傑:我們只打一場啊,因為是從二回戰開始打, 我先發投 4 局失 4 分,
球隊 2:4 輸球,我們就打包回家了。

 

Q:是不是由各隊隊長去抽籤,籤運好的抽到二回戰開始打,可以少打一場?  

蕭一傑:對,其實是優勢,但沒把握好。

 

Q:歡迎來到甲子園,這真是震撼教育。

蕭一傑:真的,第一次在那麼多人面前投球!

(踏上甲子園的投手丘,圖:蕭一傑提供)

 

 

Q:當天是狀況不好還是太緊張了?

蕭一傑:真的是超級緊張,整個人有點慌掉了,比賽很緊湊,但卻沒有照著自己的節奏在投。

 

Q:反而被對方打者的氣勢和節奏壓著打了?

蕭一傑:對,回過神來已經掉 4 分了,但回想起來真的是一個很好的經驗。

 

Q:淘汰你們的對手後來有打到很後面嗎?

蕭一傑:沒!好像下一場就輸了,虧我們還折了千紙鶴送給他們,哈哈哈。

 

Q:這真是殘酷舞台,也可以從中看到日本棒球金字塔的基底多麼紮實。

蕭一傑:真的,能打進甲子園的每支球隊都不簡單。

Q: 剛提過拿到王牌背號後學長的排斥,那你先發輸掉這場,不就會受到更大的責難?

蕭一傑:這時反倒還好,是我給自己壓力比較大,畢竟學長也已經算正式引退了。

 

Q:輸球的時候有哭嗎?

蕭一傑:我自己沒有,學長有些有哭,但我困惑的是,我們這隊好像真的沒有其他球隊哭的那麼誇張。

 

Q:每次看轉播,輸球的小球員都哭得好傷心。

蕭一傑:對啊。

 

Q:淡定日南高。

蕭一傑:真的很淡定。

 

Q:可能是打到愈後面輸掉愈容易大哭吧?

蕭一傑:不知道耶,但可能是因為我們那年先發九人,有七個跟我一樣是二年級,大家明年都還有機會的關係吧。

 

Q:真的,而且日南隔年還有打進春甲,雖然你沒上場。

蕭一傑:隔年春甲後我就沒上了,因為超齡,過 18 歲就不行,我春季甲子園是最後一個比賽,但沒機會上場,那時 1 號也換人穿了,我好像穿回 10 還 11 號的樣子。

 

Q:新的 1 號是同屆隊友嗎?

蕭一傑:對,同屆的!

 

Q:終於等到了!快換他去做雜務(喂喂)!

蕭一傑:哈哈哈,不行啦。

 

Q:日南在你高三超齡後的夏天還有進入夏甲嗎?

蕭一傑:沒有,我們打到縣大會的決賽輸掉了,真的很可惜,不然就會是夏、春、夏連續三回出場,締造宮崎縣史的新紀錄。

 

Q:夏、春兩次甲子園之旅,有帶黑土回去做紀念嗎?

蕭一傑:有,現在也是收藏在家。

 

(充滿回憶的甲子園黑土,圖:蕭一傑提供)

 

 

Q:沒想到學生時代的告別只是暫別而已吧?職棒時又見面了,甲子園。

蕭一傑:真的,完全想不到。

 

Q:加盟阪神後進到主場,有回想到高中時代在此地的回憶嗎?

蕭一傑:當然,畫面一直湧現,以職業選手身分踏上學生時期難得見到的黑土內野,真的很美好。

喜歡日本高中棒球漫畫

 

Q:說到甲子園這個高中棒球聖地,你喜歡看日本學生棒球主題的漫畫嗎?

蕭一傑:很愛啊!最喜歡的那部劇情最誇張,野球太保。

 

Q:久里武志是吧!安達充老師的看嗎?

蕭一傑:看啊!H2,那部感覺就是在說高中棒球員的日常。

 

Q:哈哈,是的!青春、熱血、磨練、悲傷、考驗、成長、戀情、熱鬥甲子園,所有高校棒球兒必備元素一應具全。

蕭一傑:真的!

 

 

Q:說到這個,日南有女生球隊經理嗎?

蕭一傑:一開始有,但因為要做的事情愈來愈多,後來就離開了哈哈。

 

Q:……果然理想跟現實是有差距的。

蕭一傑:日南學園是護校,以前還是女校喔。 

 

 

Q:那應該有很多正妹啊?

蕭一傑:還好,鄉下漂亮的很少,哈哈哈。

 

Q:你們進甲子園的時候經理就已經閃人了嗎?

蕭一傑:嗯……二年級的時候好像還在,印象是春季就不見了的樣子。

 

Q:春天跑了(雙關)……好哀傷,說好的青春和愛情元素呢?

蕭一傑:完全跟漫畫畫的不一樣啊。

 

Q: 像古賀春華或雨宮雅玲這種女球經和王牌投手間的三角戀愛什麼的,果然很難存在於現實。

蕭一傑:哈哈哈,那太夢幻了。

 

Q:本來還想問「日南進甲子園時,女球經是在休息室還是在觀眾席?」看來不用問了,因為經理跑了。

蕭一傑:對,哈哈,不過照規定女經理可以有一位進休息區,好像開放很久了。

 

Q: 是的,現在新的漫畫劇情,也有出現在休息區的女球經了。

蕭一傑:真假!?時代在變,漫畫也要跟上時代就是了。

 

Q:Yeah!還在連載那部《最後一局–私立彩珠學院高中棒球社的反擊》就有這樣的畫面。

蕭一傑:那部好久沒追了,在日本時看到要等週刊連載新回。

 

Q:提到漫畫劇情,當上球隊王牌,有學校女生告白、或賽前作幸運符給你那類的劇情嗎?

蕭一傑:有耶!但沒有收到很多啦。

 

Q:有就很厲害啦!幸運符跟號碼布和黑土一樣現在都還留著嗎?

蕭一傑:幸運符沒留,早就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Q:也是啦,年底就要結婚了,還是不要讓蕭太太看到這些東西比較好。

蕭一傑:哈哈哈哈哈,是的。

 

Q:高中野球部應該很流行情人節比誰收到的巧克力最多吧?

蕭一傑:對,很流行,我們高中那時是隊長最多,我算小咖的啦。

 

Q:很好很好,巧克力之爭學長的面子算是保住了,不然你又有一堆做不完的雜務了。

 

台日薈萃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Q:最開始在台灣基層棒球訓練是受善化體系教育,有挨過王子燦教練的揍嗎?

蕭一傑:當然,一定都有!應該沒有沒被打過的吧哈哈哈,我現在偶爾到屏東比賽,看到他還是會怕怕的。

 

Q:當到職業選手了還會?

蕭一傑:對,印象深刻。其實王教練很厲害,教少棒真的很有一套,他是那種只要一直盯著你看,選手自己都會感覺到在進步的存在。

 

Q:當初在高苑工商時,有和國輝他們重疊到吧?

蕭一傑:有,國輝、殺豬仔(鄭錡鴻)、偉殷、龍仔(羅錦龍)他們都大我一屆,我跟郭勝安是同屆的,我只讀半年就去日本了。

 

Q:會去日本留學是什麼機緣使然?

蕭一傑:是高苑董事會一位洪先生的安排,其實我也只是聽說,我當時也不知道他叫洪什麼,只是都叫他洪先生。

 

Q:你意思是說,當初自己也不太清楚誰牽線和為什麼會找你?就是人家說有機會,就去嘗試看看了?


蕭一傑:
對啊,就是緣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找我,因為很多學長都比我還要有實力,當時我也不是投手。

 

Q:等等……你當時還不是專職投手?

蕭一傑:嘿啊,我到日本才開始練投手的,以前國中偶爾客串丟而已,高一前大多是中外野手,到高苑時也是,只有分組比賽才偶爾客串投手。

 

 

Q:羅國輝學長表示「我想當投手」;蔡啟生教練表示「你去守外野」。

蕭一傑:對,他那時候還有在練投。

 

 

Q:他自己是說投得不太行。

蕭一傑:我記得是不太行哈哈哈哈。

 

Q: 你今年登板時的投球表現,真的給球迷帶來一股很大的安定感,未來的職棒目標,會設定在什麼方向和定位?


蕭一傑:就是想幫助球隊而已,不管先發後援,畢竟年資已經到學長級,雖然沒火哥那麼資深啦,但也會把一些看到的、感覺到的跟學弟分享,盡可能幫助一些低潮時的學弟,因為過去在日本我也有過低潮,現在想用經驗幫助那些在二軍的學弟。Q: 這的確很需要,尤其今年富邦悍將一路走來確實不太好過。蕭一傑:是啊,至於我自己今年的成績,我覺得有些結果都是滿幸運的啦。


Q: 太謙虛了,目前身體狀況維持的還好嗎?蕭一傑:還不錯,希望腰不要再痛了,可以上來幫助球隊投局數。Q: 八月初下二軍是因為腰傷影響啊?蕭一傑:舊傷了,腰部會突然緊起來,以前一至兩年才發作一次,今年頻繁了點,年前跟年後都緊了二個禮拜,春訓只參與到一點點;這次還好,只緊了 3、4 天,物理治療對我有幫助。Q: 對職棒球員,最大的祝福就是祝你健康,像現在這樣,穩定吃下球隊需要的局數,然後不過勞,長長久久的丟下去最好。

(圖源:富邦悍將官方粉絲團)

 

 

Q:我常追蹤你的美食動態,私下都封你為「美食獵人蕭一傑」,我們會看你推薦去找那些美食據點,不過你最近的美食照似乎比較少。

蕭一傑:球隊狀況不好比較少 PO 啦,都專心在球場上,等之後球隊狀況回穩,有機會再分享給你。

 

Q:你現在日文能力還可以直接跟日本人溝通嗎?

蕭一傑:現在都還有學長和同學會聯絡我,沒問題的,但要即時翻譯還是需要時間,有時候沒辦法馬上翻。

 

Q:的確,語言像開車,每天使用就不會生疏,多會一種語言是個優勢,說不定將來哪天會用到。

蕭一傑:是啊,未來退休後有想去日本工作,不侷限棒球相關,想嘗試看看其他的領域。

 

 

Q:真的很感謝一傑的回憶分享,一開始是看今年夏甲比賽跟你閒哈拉,沒想到挖出這麼多珍貴的甲子園回憶,台灣沒有太多選手能有這些經驗,這真的很難得。

蕭一傑:要感謝你來幫我分享這些回憶,希望未來打球的小朋友們看完以後,也會想去嘗試挑戰甲子園。

 

Photo credit:富邦悍將官方粉絲團、蕭一傑本人提供。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