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別人怎麼作 日本武士奪回世界一的組訓制度 | 活力熊

image

 

台日職棒交流賽順利落幕,小久保裕紀總教練帶領日本國家隊(侍JAPAN) 出征邁入第三年,日本隊的組訓制度從 2013 年起產生變革,從過去和台灣類似「比賽到了,再找個新教練組隊吧」,到走向制度化,形成一個契約化、五年任期的固定監督,透過固定教練班底、長時間選手觀察、組隊,以及同一批隊員集訓和出賽的方式,加強穩定性和著重世代強度銜接,這套中華隊國手推崇備至的一條鞭組訓制度,一切都是為了要奪回世界第一榮耀而達成的日本球界共識。

日本過去和台灣類似的組訓模式

日本過去的國際賽,主要由業餘社會人組隊,籌措組訓的主導還是業餘,直到 2000 雪梨奧運鎩羽而歸,日本開始重視國家隊的實力組成,於是以全日本野球會議決定組訓, 2003 年起尋找大牌職棒監督擔任總教練,跟現在台灣大多數的國際賽一樣,「要打比賽了,找個教練來組隊吧!」然後利用制度、情商或是監督的光環,徵召職業隊球星支援,例如 2003-2004 的長嶋茂雄監督、2006 年的王貞治監督、以及 2007-2008 年的星野仙一監督,這段期間內,國家隊凡是碰到 奧運、WBC 相關賽事,則以職棒主導、業餘休兵方式執行;世界盃和洲際盃則反之。

(PS.為了鼓勵日職選手響應徵召,凡在球季進行時段參與奧運賽事,在球季個人獎項競逐時,可扣除國際賽期間需求的規定打席數和投手責任局數。)

2008 年,星野仙一帶隊出征北京奧運,本來預計 2009 年的世界棒球經典賽 (WBC) 總教練也會是他,但星野在京奧未能順利奪牌造成輿論批評,自己辭退監督任務,在無人接手的情況下,巨人隊老闆推薦自家總教練原辰德擔任,結果順利奪得 WBC 二連霸,但因為星野的辭退事件,球界開始正視「每次打仗才找武器,迫在眉睫才決定教練」的大問題。

2013 年以前,對於日本職棒出身的國家隊總教練來說,與台灣國家隊總教練極其類似:無契約、任期不定、不支薪、輿論壓力大、吃力不討好、臨危受命和組訓時間短,是一個作好應該,作壞就栽的苦差事。

日本在 2013 年以前的國際賽,除了 2006、2009 兩屆 WBC、奧運暨資格賽以及 2010 年洲際盃等賽事,是由日職主導組訓外,其餘國際賽都是「全日本野球協會(業餘)」籌組,再情商職棒借將出征。

 

職業、業餘 攜手共榮  JBMC 的成立

有人就會有組織,有各種組織就會有權力拉鋸,不只是在台灣如此,放諸四海皆準,在台灣,棒協只管業餘,中職只管職業,但雙方都想跨界,爭奪彼此的主導權,爭取國際賽籌組的權力,日本過去也沒有一個夠力的棒球機構足以協調職業和業餘的組訓機制,職棒和業餘也或多或少會打自己的算盤,直到 2009-2013 年,日本輸掉了他們非常在意的「世界一」榮銜以後才改變。

改變的遠因,是上述 2009 年星野仙一推辭 WBC 總教練,雖然順利完成連霸,但日本棒球界開始思考國家隊總教練契約化,長期帶隊培訓的可能,直接促成此事的導火線,是 2013 年經典賽,日本先是又出現總教練遴選的困難,後來由「廣島先生」山本浩二帶隊出征,結果|世界一」三連霸的美夢破碎,這對於日本棒球界是一個當頭棒喝,日本人很快就痛定思痛,設定「2017 年 世界一奪還」的目標,要達成這個壯志,當然不能只是口頭說說,而要透過職棒和業餘的通力合作,才能統整資源、貫徹分級,打造長效穩定的日本武士隊,創造出五年內不需要擔心的國家隊教練團與選手團隊,在 2017 年的經典賽,磨合為「最強的侍JAPAN」。 日本棒球管理委員會 JBMC 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產生。 

image

 

日本球界共榮共識   JBMC 的成立

JBMC(Japan Baseball  Management Committee),從英文字面上翻譯,為「日本棒球管理委員會」,是由職業和業餘組織合組的,由以下兩個機構共組而成:

1.日本野球機構(NPB 日本職棒,職業)

2.全日本野球協會(BFJ,業餘)
= 日本野球聯盟(社會人) +日本學生野球協會 + 全日本軟式野球聯盟,共組而成。
JBMC 的委員長,是日本火腿球團代表島田利正,副委員長則是全日本野球協會的副會長鈴木義信,JBMC 在職業與業餘的通力合作下,為落實各級棒球國際賽事的組訓能夠順利,讓日本在各級國籍賽都能取得世界一的成績,在此前提下成立,日本職棒是龍頭,佔有相對大的主導權。

主要由職棒主導的 JBMC,可與業餘協會分工處理各屬性賽事,減少權力拉鋸和內耗,有共識的 JBMC,對於未來日本於各級國際賽的競爭力和市場拓展,擴大競爭力,都有幫助,職業跟業餘合作,把餅做大,把團隊達到最強,為日本重回棒球世界一的目標,捐棄成見,一致對外,而由 JBMC 開始主導,指標性質的「侍JAPAN」新任總教練就是小久保裕紀 。

image

國家隊監督 合約任期制

2012 年剛從職棒退役的福岡軟銀鷹名將小久保裕紀,2013 年起受聘擔任日本武士國家隊總教練,有契約、支薪,也有任期年限,他任內的終極目標就鎖定在 2017 年 WBC 的世界冠軍奪還之戰,這段過程,只要他沒有被職棒球隊找上當總教練,不管成績如何,他都會是不動如山的國家隊教練,儘管世界棒球12強賽失利,他在國內遭到痛批,也不會動搖他的教練地位。

小久保現階段除了專心國家隊事務,沒有其他教練職,因為有支薪,小久保又有擔任 NHK 的球評,合計收入和可負荷的工作量,讓他可以專心致志觀察國家隊選手訓練和比賽狀況,同時 JBMC 的成立,是結合了職棒和業餘的日本棒球資源,既然由這個夠力委員會遴選後雀屏中選的總教練,要獲得的資源和支援都是不會少的,這讓小久保裕紀,乃至於未來日本的國家隊教練,都會比以前更加心甘情願的接任教練之職,不再是吃力不討好的榮譽職。
當小久保接任國家隊總教練後,甚至有八卦認為,由日職佔大量主導權的 JBMC ,之所以選小久保,是因為日職特別顧問王貞治先生的引響力,希望藉由國家隊訓練,順帶養成福岡軟銀鷹新監督的接班人,因為 JBMC 有人脈、有資源,新任國家隊教練又是有薪職,除了專心為國爭光,還可以順便練功,為將來接任職棒總教練鋪路,何樂而不為。
儘管這是八卦,但即使成真也是好事,國與國體育賽事的較量,本來比的就是人才培養的戰爭,不只比球員實力,更考驗主帥運籌帷幄的能力,三軍易得一將難求,透過 JBMC 的資源和制度,確立小久保裕紀的任期到 2017 年的世界棒球經典賽,有薪水,除組訓外沒有其他職棒或業餘教練職需要他分心,全心觀察和培養國家隊固定班底,以訓練和實戰、大戰,來培養小久保或是更多未來日職的帥才,對於日本棒球也會是一舉兩得的舉措。

image


新的分級制度

在日本棒球國際賽事,現行區分 8 個類別:

  • Top team(頂級球隊)
  • 社會人
  • U-21 (未來成為U-23)
  • 大學
  • U-18
  • U-15
  • U-12
  • 女子 

小久保裕紀帶領的日本武士隊自然是 Top Team 級,這些比賽是曝光度最高、行銷資源投入最廣,日職最強力宣傳的賽事,因為 Top team 不僅是強度、榮耀的主戰場,也是商業價值最高的賽事。

在 2012 年,侍 JAPAN (日本武士隊)註冊商標,除了確保國家隊實力穩定和戰積良好,日本也開始把 侍 JAPAN 這個因應國際賽培養出高知名度的品牌,真正運用在商業化,創造實質收入了。

 

「奪還世界一 」 讓職業和業餘攜手的共同目標

職業棒球和業餘協會,之所以能逐漸形成捐棄成見,達成共識、創造共榮的局面,當然來自於共同的願景,就是讓日本重奪世界棒球第一的殊榮,以往只有日職主導的隊伍,才能叫日本武士隊,但 2013 年 5 月開會後正式決議,武士隊就等於國家隊。未來依比賽型態分級,並決定由哪個單位去主導,國際賽事分成八級,依照實力強度和重要性,由 JBMC 中的日本野球機構(職棒)、全日本野球協會(業餘)、日本野球連盟(社會人) 、學生野球協會……等,去負責相關賽事的籌組分工。

2015 年底的世界棒球十二強賽,是他第一個面臨的重大國際賽事,雖然在四強賽中因為大谷翔平的調度問題,讓日本武士隊失去初代12強王座的機會,讓小久保一度飽受日本球迷批評,但 JMBC 和選手們對於小久保監督仍然充滿信心,目標鎖定 2017 年世界棒球經典賽「世界第一奪回」的終極目標。

image

小久保總教練 2013 年起,開始帶領日本武士隊出征,巧的是,當時的對手就是台灣, 那是 2013 年的台日交流戰。而就在今年 3/5-3/6,他在台日職棒交流戰中,率隊打敗中職聯軍,台灣又一次的見證到同樣組訓機制的優點,和日本棒球的企圖心,這已經是第三年了,日本可以因為世界最強的連霸夢碎,讓各個棒球團體捐棄成見和既得利益,攜手創造共榮,提高國家競爭力,而韓國職棒也是在亞錦賽敗給台灣後勵精圖治,以日新月異的速度在成長,我們的職棒和業餘棒球協會,不知道何時才可能出現這一天。

 

本文感謝: 日職專欄作家 潘郁昕、中華隊球星陳鏞基、高國輝提供專業諮詢。 

文:卓子傑(活力熊)

圖片授權:專業運動攝影師何俊輝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