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參與潘威倫的年代  真好!

image

在大家心目中,一個優秀的投手應具備怎樣的特質?是剛猛無儔的速球連發?絕佳的柔軟度和結實下盤?還是冷靜頭腦與善於配球的藝術?

上半季時,桃猿隊洪總教練曾因子弟兵後援登板只想著飆球速而大發雷霆,並說出「上場不帶腦袋、沒配球只有球速有何用」的重話,這對於投手能力誠然是一針見血的考語;當聽到這句話時,我想到的對照組就是潘威倫。

 

一個好投手的特質,潘威倫兼而有之,即使並非每項都到S級,但卻沒有他拿不出來的本領,嘟嘟身材精壯、下盤結實,除了控球精準,更善於運用配球和投球節奏與打者周旋;他年輕時,很多球迷抱怨看他的比賽「很無聊」,因為他不飆球速,也沒有情緒起伏,但其實他的彈藥庫裡一直有那顆時速150公里的速球,但對他這般玩球成精的投手而言,速球不過是配球的手段之一罷了。

 

過去身為熊迷,我十分欽羨統一獅隊挖掘、培養土投的能力,經過多次世代交替,都能體現獅隊這支球隊的風格,早年職棒投手四天王中不乏風格強烈者,唯獨謝長亨溫文儒雅的紳士特質,最符合統一獅這支球隊勤懇踏實的特性。

 

當一代強投謝長亨執起教鞭後,原以為沉靜王牌的時代已然終結,沒想到獅隊又有潘威倫的繼起,無縫接軌地完成接棒,在謝長亨、吳俊良相繼褪下戰袍後,過去府城王牌代表的18號球衣,從草總手上傳承給了潘威倫,統一獅自此進入嘟嘟的時代,而這個時代,至今都還沒有終結。

 

統一獅隊這支老牌強權的王朝榮衰,與潘威倫的生涯曲線有著高度的正相關,橘色王朝三連霸的年代,獅隊尋找超級洋投的精準度有口皆碑,費古洛、海克曼都是箇中翹楚;但統一的王朝地基,卻是建立在潘威倫每年可以穩定奪得12勝、吃下120局的基礎上,這是先發輪值中常被人忽略但安定無比的存在;在本土王牌穩定輸出的前提下,優質洋投方能如虎添翼,讓投手王國具備無堅不摧的實力,即便在2019年洋投表現不若以往的現今,老獅王潘威倫都還是能如常登板,扮演穩定軍心、中止連敗的關鍵要角。

 

生涯顛峰時,連8個賽季勝投雙位數對潘威倫猶如探囊取物,但歲月和傷痛對運動員的影響依然巨大,2011年起,嘟嘟沒能再現單季雙位數勝投的表現,而超越「飛刀手」陳義信兩聯盟通算141勝的宏圖偉業,對近年因傷所苦的潘威倫而言,一度成為近在眼前卻不可觸及的里程碑。  

 

2年前,中職確定增設「東山再起獎」時,我心中最盼望率先奪此獎者就是潘威倫,儘管當時多數人對他能重拾身手不抱太大期望;但對潘威倫最有信心者始終是他自己,今年重回一軍後,他多次挽救獅隊戰局,並以不輸給任何年輕土投和洋將的表現,穩健攀向台灣職棒勝投紀錄的山巔,強勢宣告自己沒有打算輕易把投手丘讓給後進的企圖心。

 

從少年強投到遲暮獅王,十餘年來我很少看到潘威倫在投手丘上出現腦熱暴衝的情形,他冷靜、抗壓性強,面無懼色且少顯疲態,一號表情下幾無情緒起伏,這是許多球迷口中的「無趣」,也是他身為王牌投手最不可或缺的特質。

 

潘威倫是我心目中統一獅隊的「臉」,一如彭政閔之於黃衫兄弟般,我一直覺得獅隊的吉祥物萊恩根本是照著潘威倫的模子刻出來的;受限於年紀,我沒能完整經歷中職初期投手四天王的絕代風華,但我慶幸能與潘威倫這樣偉大的投手同一世代,中華職棒有了你,真好!

 

(原文首發於《職業棒球雜誌》2019.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