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與機運   朱育賢與黃金印

image

重型工業電扇、黃金印二世,你還記得這些外號曾經屬於朱育賢嗎?這樣講好了,你還記得桃猿曾經有個叫黃金印的球員嗎?

那些身材高大、球技又好的故人們

 

190 公分、95 公斤,身材高壯威猛、濃眉大眼、五官端正,看起來令人垂涎三尺的重砲身材,這樣的體態讓你想起誰?陳金鋒、高國輝還是朱育賢?都不是,而是後來改名叫黃淯暟的黃金印。

 

黃金印出身高苑工商,身材和學長高國輝有些類似,就連經歷也有點相仿,他本來在高苑是投手,但因為傷勢後來上大學以後改練打者,憑藉著優秀的身材條件和可觀的打擊爆發力,讓他有幸在 2009 年底選秀會被興農選中,雖然是吊車尾的第八輪秀,但他隔年旋即在二軍拿下全壘打王,後年又輾轉被 Lamigo 簽下。

 

黃金印的身材條件真啵棒,這也不是熊/猿體系第一個網羅到這樣好身材的打者,從過去隊史上的林津平(182公分、93公斤)、王志榮(188公分、102公斤)到後來的黃金印和朱育賢(188公分、102公斤),大概隔個四五年,熊/猿隊史就會降臨一位漢草很驚人的新秀野手。

 

可惜的是,打籃球不是做算術,打棒球也不是吃身材,你看看郭泰源和王柏融,就會知道棒球要打得好不是只看肌肉棒子,更要看身體的「力、速、敏、柔、耐」等綜合素質和技巧。上述的幾位漢草哥,林津平後來是黑掉了,王志榮則是身材好到嚇死人,但是揮棒卻跟他那身肌肉搭不起來;而黃金印呢?他其實是缺乏機會。

 

2010 他在二軍拿到全壘打王,後來被宣告自主球員(跟前一年的張正偉一樣,興農沒簽就放他自由),2011 年他與剛剛北遷的 Lamigo 簽約,並在二軍完成了全壘打王二連霸,球隊也注意到這位選手的表現,有意讓他上一軍來試試身手,可惜的是,2011-2012 年猿隊老將石志偉已經常駐一壘防區,每年大概 82 場左右會是小頭守一壘,讓同樣守一壘的黃金印沒有太多的機會,同時郭嚴文也會瓜分掉一壘的出賽機會,即使黃金印打擊和上壘率偏低的情況有了改善,他也沒有太多機會,幾乎就被遺忘於二軍,2012 年,他只有得到一軍一場的出賽機會。

 

2013 年更妙,除了小頭、郭嚴文外,一壘還多了偶爾來客串的工具人余德龍、以及下半季加入的洋砲猛德拉,2013 年上半季義大拿到季冠軍,下半季力圖爭霸的 Lamigo 卻因林智勝車禍整季報銷,制服組最終決定以洋砲填補火力做奮力一搏,偏偏猛德拉又是個守一壘的洋砲……要爭季冠軍的緊要關頭,當然沒有時間再練新人,黃金印在他少數的一軍出賽機會中,也確實無力打出點什麼東西來,然後他就沒有然後了,2013 年底無緣季後賽的桃猿隊釋出名單中有他的名字。

 

平心而論,2011 年應該是他最好的機會,他有 17 場的一軍出賽,得到 40 個左右的打席,但是他確實沒有掌握機會打出成績。但是 2012、2013 兩年,他在二軍除了長打火力依舊優異,就連原本較為人詬病的打擊率和上壘率偏低的問題都有長足的進步,可惜的是在後兩年他苦等不到固定一軍的機會,最後只能黯然離開舞台。

朱育賢在哪裡?

 

對了,我的文章本來是要說朱育賢的,馬上要提到了,不好意思。

 

朱育賢為什麼被人戲稱是黃金印二世?因為身材、外貌和長打潛力如出一轍,就連弱點可能也差不多。但是為什麼他倆會有截然不同的命運,我想就在於機緣和掌握度。

 

從大理高中、文化大學都受過棒球王子廖敏雄的指導,最後一路進到職棒,朱育賢是嫡系的三代鷹,也是王柏融之前文化大學的主砲,如果說王柏融是投手心目中最難纏的打者,那朱育賢就是最讓投手害怕的打者,一個高一就能用木棒打過大牆、貨真價實的讓你一棒被擊沉的強打者。
朱育賢的打擊並不是毫無弱點,引用吾友大艦巨砲的觀察:

他對於直球掌握度並不差,對變化球應對能力卻有限,丟進內角的變化球--特別是變速球(off-speed)感覺非常合他的胃口,他會積極出棒攻擊,然後揮個大空棒。當然不是說什麼變化球都能兩三下把他處理掉,不過丟得夠好的內角變化球確實是朱育賢的罩門。

 

上了職棒,除了要克服層級進階後,職棒投手用質量夠好的變化球攻擊他的內角弱點外,他最需要戰勝的敵人,是「卡位者」和「短時間內端出點成績讓人印象深刻」。

 

同樣以一壘防區為主的朱育賢,他在 2015 年選秀進入職棒後,碰到的問題跟黃金印類似–「前面的位置有人」,與黃金印不同的是,在他前面的不是很多人瓜分一個位置,而是只有一個人,但這個人很難被取代。Lamigo 當前的一壘手是誰?是陳俊秀,一個只比朱育賢大三歲、一年能敲出 25 發全壘打的重砲。朱育賢能做的除了增加守外野的能力,就是耐心等待。
朱育賢身材高大、手臂又長,他和高國輝一樣不害怕外角連發,朱育賢擁有相當大的揮棒涵蓋範圍,揮棒速度也很優異,打擊的才華無法被二軍所掩蓋,他在 2016 年二軍前五場比賽就在 24 個打席中敲出 11 支安打,包含 6 支長打,這樣的表現讓他足以登上一軍,等待上場代打的機會。

 

在開季一個月後,朱育賢於一軍只有五場候補出賽,並只獲得 6 個代打打數,但這對於洪一中總教練底下的新人野手是很正常的在。而陳俊秀在 2016 年 4/17 因為頂撞主審江春緯遭禁賽處分後,朱育賢於 4/20 取得生涯首度先發機會,他也不失時機的四打數擊出兩支安打,包含一支二壘長打,讓洪一中總教練和球迷都對他留下深刻印象。當然,俊秀的禁賽只有一場,主砲馬上就回歸球場,朱育賢再次回到板凳席蟄伏,等待下次先發的機會。
不想很喜歡說,但職場現實往往如此,原職缺的缺席,就是另一個人的大好契機,職業運動尤其是如此。

 

 

5/4,陳俊秀賽前守備練習時,因為外野草地潮濕鬆軟,有球陷入草皮而陳俊秀沒發覺,後來一腳踏上導致翻船,腳踝扭傷後背俊秀下場的人,就是朱育賢,那個要頂替他守一壘的人。

 

 

2016 年 5/4,頂替陳俊秀的朱育賢連續五場比賽獲得先發機會,他不但連續四場敲出安打,更在 5/7 對戰義大王牌先發藍斯佛時敲出職棒生涯的首發全壘打,技驚四座,自此,教練團開始思考他的定位,以及如何在一軍幫他找位置。

 

 

他和黃金印關鍵性的差異,那就是人生的機緣和個人的把握度,黃金印可以說是生不逢時,但他在擁有機會的第一年也沒能夠一鳴驚人,這是他的不幸,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吳宗峻或朱育賢。而朱育賢自己,其實面對的挑戰也不小,他的前面是陳俊秀,他是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踏上先發舞台,而大家可以留意洪一中總教練的用人慣性,被拉上來測試的新人,擁有最多機會的時間點就是第一年,如果第一年把握機會打出點東西,被留在一軍繼續重用的機會就會大增,倘若不然,一下二軍可能就是好幾年的蟄伏、直到釋出。

 

掌握時運留在舞台的英雄

 

朱育賢度過了一軍第一年的測試期而留在殘酷舞台上,他的優勢在於 2016 年他敲出技驚四座的 16 發全壘打,在去年好球帶整體而言縮減的情況下,他原先會被投手攻擊的內角變化球,在 2016 年往往被裁判判定為壞球,這讓他的罩門自動被填補,只要能夠忍住不出棒,那就會是保送,好球帶的寬窄,是他在新人年成功背後一些潛在的優勢,當今年球季開始,裁判的好球帶比去年略為放寬,他的弱點很很有可能被突顯出來。

 

當我在和作家群討論到王志榮、黃金印等人時,我那群並非熊/猿迷的朋友,對他們幾乎是毫無印象,這就是職業運動的殘酷所在,如果無法在短暫的機緣中不失時機的表現自己,最終的結果往往就是垂淚被人遺忘,在僧多粥少的中華職棒當中,尤其如此。

 

時勢創造英雄,英雄亦把握時勢,在職業運動的殘酷舞台上,三代鷹朱育賢掌握了機運,發揮出實力,讓球迷和教練團都對他留下深刻印象,於是他成為被金字塔尖端留下來的英雄,也讓人無法割捨他的打擊天份,為自己爭取到更多的發揮彈性。今年在好球帶逐漸放寬的情況下,他的打擊也陷入了一些低潮,這是強打二年生不可避免的命運,也是蛻變成長必須迎接的挑戰,期待朱育賢能夠發掘弱點、克服弱點,讓三代鷹持續翱翔於天際。

 


Photo credit:
運動作家選手村提供。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