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事誰人知|向擎天巨柱致敬的新約  彭政閔

image

本來談薪專欄,最後照慣例都會加上年限和合約單價預測,這下不用預測了,彭政閔一月初赴美自主訓練結束後,中信兄弟快刀斬亂麻,把這位隊史最偉大的球員的新約一舉搞定,讓職棒生涯曾兩次行使自由球員資格的恰恰,最終都續披黃袍。

 

中信兄弟與彭政閔的新約內容是 2 年選手 + 4 年教練約;2017-18 年擔任球員期間月薪 70 萬,每年外加 240 萬條件式激勵獎金;兩年後若退役轉教練,前兩年月薪 15 萬,外加教練培訓費用 300 萬/年、後兩年無培訓費用,但月薪增為 20 萬。

 

這張合約,很可能是彭政閔現役時期最後一張選手約,雖然月薪未達外界猜測的 80 萬,但這張合約將保證恰恰生涯 18 個賽季都會在兄弟,以黃衫軍隊史最偉大球員的姿態從一而終;同時,兩年後若恰恰身手依舊,他與球隊都有意續約,雙方仍可延展球員約,四年教練約將待恰恰真正高掛球鞋那天才開始執行。無論在選手月薪、續約彈性、教練待遇,都是誠意和敬意十足的一張約。

 

image

新約誠意點何在?

 

誠意在於彭政閔所屬的經紀公司,嚴格來說不太算真正的職棒球員經紀公司。

 

過去兩年,彭政閔的經紀約隸屬奇翼管理顧問有限公司,這間成立於 2014 年 1 月的公司,登記代表名是陳信揚,他與辜家是親戚,更是中信兄弟董事長,過去這間公司旗下棒球選手只有許基宏和彭政閔,中信等於身兼經紀公司和球團身份,左手談約、右手付薪,所謂談約其實仍是中信兄弟自己跟自己談。

 

為避開這種狀況,彭政閔的經紀公司改換縱華運動行銷有限公司,但這間經紀公司情況和奇翼類似,雖處理高爾夫、棒、籃球等運動經紀和活動事宜洽談,但與中信仍頗有淵源。

 

簡而言之,合約嚴格來說不太算是經紀公司「拉鋸爭取」來的,雖然經紀人奔走洽談肯定在當中出了力,但彭政閔這張合約,應當是中信球團自己展現的誠意。

 

image

新約敬意點何在?

 

月薪當然是重點,但中信兄弟對彭政閔最大的敬意表現,其實一直是出賽數。

 

對一個歷經風霜、戰功彪炳的老將而言,他們需要的不盡然是錢,而是一個有尊嚴的退場。我引用富邦悍將高國輝,去年在陳金鋒引退戰打出百轟後,受訪時曾說的一句話:

 

……好好珍惜球員在場上打球的時光多多為他們加油,不要等他們退休那天才覺得可惜,這樣好像不太對。

 

陳金鋒、張泰山、彭政閔這台灣棒球黃金世代的三大巨頭,在近年接近退役時,都碰到類似問題,陳金鋒在還能打的時候被冷凍,直到引退年身體狀況更為不穩定時,反需因應需求打止痛針出賽,實際上是蹉跎當打之年和為告別而告別。

 

張泰山則因為機遇和個性,味全龍解散後,從興農牛到統一獅,雖然一身赫赫戰功,但最終都與球團管理階層不歡而散,萬眾矚目的三百轟,至今仍讓人引頸期盼,但他卻苦等不到重回這個他曾揚名立萬舞台的機會。

 

相較於金鋒和泰山,恰恰其實是三巨頭中最被球隊重視者,雖然中信兄弟連三年在總冠軍賽鎩羽而歸,但領軍者無論是謝長亨或吳復連,都不曾讓彭政閔被冷凍在板凳席上、也不曾看到他在封王戰後孤獨落寞的背影,這三年間,他不只是黃衫軍爭冠時的精神領袖,更是主力戰將,2016 年總冠軍戰他的打擊率是中信兄弟陣中最高的 0.368,更囊括黃衫軍獲勝場次的所有單場 MVP。

 

奇怪的是,每年例行賽都能看到檢討彭政閔棒次甚至是否該先發的聲浪;每逢冠軍戰,也有人認為總教練是礙於他過去戰功和廣大球迷的輿論壓力,才勉強讓這位老將在冠軍中先發,即便在他達成連 16 年三成打率、即便他 2016 年總冠軍賽的剽悍表現,都仍不免有這種雜音出現。

學習如何與偉大的老將相處

 

台灣的職棒,在「如何與偉大老將相處」的課題上,還處於摸索期。即便在只有四隊、重建和奪冠難度最低的聯盟,仍不乏教練、球迷,以戰力考量為由,將難得的傳奇球星擱置於腦後。

 

世界上爭冠難難最高的職業聯盟如:MLB、NBA,波士頓紅襪隊「老爹」大衛·歐提茲(David Ortiz)、紐約洋基隊基特(Derek Jeter)、洛杉磯湖人隊布萊恩(Kobe Bryant)退役時,他們得到的尊重,其實並不只是退休巡迴賽中各隊的餽贈和讚揚、也不在於母球隊是否引退他們的球衣和舉辦盛大儀式,讓他們和球迷最有感的尊重,其實是生涯最後五年這些人的出賽數,除非這些老人受傷到不能打,不然沒有管理階層會跳出來叫他們:「把機會讓給年輕人」。

 

一個球隊要培育一位名留青史的傳奇球星,需要十到二十年的時間才能順利達標,即便尊榮備至,向傳奇告別仍然令球迷惋惜不已,台灣在老將上了年紀或開始有走下坡跡象時,就千方百計構思如何讓他們轉教練、放板凳逼退,以節省開支或迅速換血在戰績上求成,只有在老球員發現自己賴著也沒有舞台,決定不如歸去的時候,才讓他出來和球迷告別,離真正的尊重,其實還差得遠。

 

2016 年陳金鋒以台灣職棒史上規模最大、歷時最長的引退活動告別現役後,許多人才赫然發現「對於老將,我們總是珍惜的太晚。」

 

高國輝那席話可謂一針見血,不只是陳金鋒,更可套用在彭政閔身上,我們已經失去一個偉大的陳金鋒、偉大的張泰山也不知道中職下一張合約何在、身為中職最偉大球星之一的彭政閔也終究會有退休那天,與其引退時才來檢視儀式規格是否夠高、禮遇是否給足、雕像是否夠像等問題,不如在還能看他在場上獻藝時,繼續給予他每年先發出賽的肯定,直到他自己打到不想打、覺得想去作些人生過去沒做過的其他事情為止,讓球員的生涯沒有任何遺憾,比起盛大包裝的引退儀式,出賽數對偉大球員而言,是最實際的肯定。

 

我從來不是象迷、也不怎麼欣賞中信兄弟的老闆,但在「尊重老將」這件事及彭政閔新約的內容,我充分肯定中信兄弟,他們的做法值得其他球隊效仿,因為職業運動的經營,有些事情,是比眼前的勝利更重要的。

 

最後,關於選手轉教練這件事情我一直想說,無縫接軌式的直轉、趕鴨子上架式的逼轉,從來就不是培養優秀教練的方法,會打的球員不見得會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願意資助一個預見未來將轉往教職的名將「學習如何當好教練」過程所需要的學費,讓選手轉換跑道後更願意積極充實自己、多方吸取任教職棒圈所需具備的心態、技術和經驗,未來在新職場更能有效將過去球場上渾身的本領,透過系統化的方式傳授給後進,這才是真心想把一個「偉大球員」栽培成一個「優秀教練」的實質投資, 也是這張合約在帳面數字外,更深層的意義。

 

 

Photo credit:侯子旅攝 Voyage avec Yves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