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銘傑 誠信和理想間的取捨|活力熊

 

許銘捷

文:卓子傑(活力熊)

許銘傑事件,沒有違法,但確有理虧。

去年12/10,許銘傑被桃猿隊釋出,他的內心肯定非常不甘心,一個有日本職棒 14 年資歷、經驗豐富、持盈保泰的老將,豈能接受成績證明仍在一線,卻在毫無談判機會下失去職棒舞台的事實,被釋出後,他一直在尋求職棒機會,經紀公司也是以此為前提幫貓仔洽談。

今年一月下旬,貓仔的經紀公司展逸國際行銷,確定義大和統一兩隊完全無吸收許銘傑的意願,而稍後又確定中信兄弟評估後無意願,至少,在一月下旬回覆許銘傑與經紀人時確實是無意願的。

展逸確立職棒球團無望,朝向與業餘球隊崇越隼鷹接洽的方向,崇越也表達高度誠意,開給許銘傑三年合約,月薪十萬,甚至保障一年後有職棒機會可以選擇離開的逃脫條款,崇越的開價規格仁至義盡,在這件事情上沒有任何錯誤,而 1/30 前,展逸對外也確實宣布和崇越有口頭加盟承諾。

職業選手轉業餘時,會由棒協來招開審核會議,雖然崇越和許銘傑尚未白紙黑字簽約,但當時幾乎百分百確定會加盟,也確實沒有職業球團同步洽談,如果不在簽約前就提前送審,可能會影響許銘傑日後加盟崇越的上場時間,因此確立許銘傑的口頭加盟承諾後,崇越隨即送出相關審核資料,也因此在加盟破局後,棒協才會發出「未來將從嚴審核」的聲明。

1/31 前,包含許銘傑自己在內,所有人都認為他會去崇越,中信兄弟也沒有任何聯繫,直到 1/31(日) 晚間,許銘傑和經紀人才接到楊培宏的電話,說中信兄弟牛棚有投手出狀況,希望重新討論延攬許銘傑加盟事宜。就在這樣的背景下,這場於法無違,但於誠信有虧的大抉擇,在貓仔心中上演天人交戰。

image

接到中信兄弟的電話後,經紀人把選擇職業、業餘,後續可能發生的結果和輿論,全數攤在檯面上分析給貓仔聽,選擇崇越,最無風險,條件優渥,且不違誠信;選擇兄弟,是他要的職棒舞台,但依照貓仔的年齡,也是淘汰風險最高的選項,而且中信兄弟合約只給一年,極可能球季結束後又被釋出,棄崇越選中信,未來可能沒有再回業餘機會,等於要拚職棒,就再不要想安逸的退路了。

經紀公司善盡義務,清楚分析兩種抉擇後的利弊得失,剩下來就是選手自己要選擇了,許銘傑確實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如果他是一個求安穩保障的人,恐怕沒辦法在日本職棒待這麼久,俗話說:寧可站著死,也不要躺著生,許銘傑是這種活在挑戰中的人,鬥志可謂老而彌堅,鐵了心要重回職棒戰場,證明自己給捨棄他的人看。到此,經紀公司和許銘傑應該知道自己的選擇,以及將背負的輿論壓力了。

崇越絕對沒有錯

因為他們開給貓仔的條件很好,這次事件本身,他們的報價是獲得球迷間好評的,類似當年UNDER ARMOUR 開價給雷帝 Kevin Durant 的行為一樣,雖然最後簽不過NIKE,但是在沒有花錢的情況下幫自家公司發出一個聲明:『只要你是明星,我們都敢給!』這樣的狀況對於崇越來說,雖然沒簽到許銘傑,但對球隊仍是一個良性宣傳。

那中信兄弟有錯嗎?沒有

在輿論撻伐之下,我得說中信兄弟沒有任何過錯,職業球隊就是視時機、循制度尋找補強選手的機會,他找許銘傑的時候,許無合約在身,他有提 offer 的權利,也無需替選手背負先前口頭承諾的道義責任,這才叫做商業化行為,因為選手沒有白紙黑字合約在身,職棒球隊開價洽談加盟,沒有任何違法和不合理。

 

於情於理都不可能發生兩頭議約

有人質疑這是經紀公司兩頭議約的抬價手法,企圖透過以崇越開價壓迫中信兄弟提高合約籌碼,或反之用中信兄弟來提高崇越的開價,這樣的推測,於情於理來說都不合理:

1.展逸在轉與崇越洽談加盟時,職棒四隊確實沒有吸收許銘傑的意願、

2.假設展逸真的在崇越和中信兄弟間兩頭談,那經紀人豈會在1/31(日)就對媒體證實客戶將加盟崇越,然後隔天馬上選擇中信兄弟,刻意將自己公司與客戶陷於之後可能被質疑的誠信問題呢?

3.中信兄弟開出的價碼是一年合約、16萬月薪,這個薪資對職棒選手來說很低,很明顯就是逢低進場撿便宜的方式,而且只要一年投不好馬上就會釋出,從薪資和非複數年保障來說,我完全看不出來經紀公司操弄到了什麼,兩頭議約的價值在於拿崇越的開價逼中信兄弟加碼,中信兄弟加碼了嗎?沒有吧,那有甚麼操弄的價值嗎?

4.崇越聽到許銘傑要再考慮,確實抬高價碼了,但是許銘傑有選崇越嗎?沒有,他選擇一年約、月新16萬的兄弟,很明顯,貓仔要的不是錢。

 

從上述四點看,貓仔事件於情於理都不是議約「操弄」,唯一可能性,就是展逸對外的聲明就是事實:本看職棒無望,確實要去崇越,但不知道中信兄弟牛棚的誰爆炸了,忽然又來延攬,貓仔一看有職棒舞台,就決定捨業餘而就職棒,被罵,那也只好認了,因為確實失信於崇越。

嚴肅的說,這次的責任確實在許銘傑和經紀公司身上,這一點他們也不推卸責任,對崇越他們滿懷感激和歉意,而對中信兄弟,貓仔獲得一個在職業生涯最後證明自己的舞台,貓仔也滿懷感激。

 

不斷挑戰的人生

球員百百種,各自有各自的理想和堅持,有些人註定是要在高壓顛沛的職棒舞台打到不能動為止,有些人則寧可選擇平穩安定的業餘生涯,人各有志。對於被釋出,貓仔就是滿懷不甘,即使中信兄弟只給一年 16 萬的中產非複數年約、即使他知道 2/1 沒有去和崇越簽字將會陷入眾矢之的,但貓仔寧冒天下之大不韙也要繼續延續職棒生命,就這一點讓我看出一個戰士不屈的鬥志,不可否認,他的選擇和固執是有處事之瑕疵,但對於選擇挑戰自己,我仍然報予尊重和祝福。

 

撰文:卓子傑(活力熊)
圖片授權:Lamigo 隨隊攝影首席Halu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