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全力求勝與運動家精神|談桃猿與義大的爭霸路

image

首先,邀請大家定義何謂「全力求勝」?

拿下每場比賽的勝利是全力求勝?當然是。鎖定總冠軍,為奪冠在制度下行使策略是不是全力求勝,我的定義中,當然也是,你呢?

Lamigo Monkeys 企圖達成三連霸的偉業,但至今已被逼到懸崖邊緣,沒有機會拿到上、下半季冠軍的季後賽門票,最後一線生機就是把已擁有上半季冠軍的中信兄弟也拱至下半季冠軍王座,然後桃猿可以全年戰績二、三名的資格和義大犀牛進行挑戰賽,只求先跨進季後賽,一切就還有機會翻盤。

因此,就產生一個問題,桃猿剩下的六場比賽,對義大犀牛的三場比賽、對統一獅的一場都需要全勝,但對上中信兄弟的兩場比賽卻許敗不許勝。如果說這是為了奪冠而採行的策略,輸給中信兄弟算不算有違運動家精神?

10/6 桃猿輸給中信兄弟以後,桃猿可能採取的方式是除放上正追逐紀錄的選手在先發名單上外,也安排平常較少出賽的選手來面對中信兄弟的賽事,一來讓主力球員養精蓄銳,準備迎接和義大必須勝出的硬戰、二來順便鍛鍊可用之兵,無論是展望季後或是展望明年,都是需要這麼做的。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往年,拿下上半季冠軍的球隊,在下半季派上二線球員磨練,一來讓主力球員輪休、養傷、蓄銳備戰;二來培養可用之兵,觀察能帶進季後賽的選手人選;三來可在控制範圍內選擇捉放希望在冠軍賽面對的對手,過去這種事有沒有人做過?有吧。

那桃猿的策略規模,只不過是從上、下半季,濃縮為兩個補賽週而已,本質上沒有太大的差異。因為目標就是為了進季後賽,拿總冠軍。如果你認同為了總冠軍行使策略符合全力求勝的定義,那就沒有什麼運動家精神的問題。

image

 

當然,一定也有人認為像中信兄弟吳復連總教練這樣,企圖囊括取上、下半季冠軍和總冠軍的壯志,才是真正的運動家精神。或許是吧,但這樣的企圖心對於選手陣容的休養生息,不見得是好事,在總冠軍賽會不會發揮出最強大的團隊戰力,也很難說。

 

如果說真的要苛求其中的弊病,只能怨嘆中華職棒的上、下半季制度,只有四隊規模並區分上、下半季、另加挑戰賽資格,四隊最多可取三隊進入季後賽,在這樣的賽制下,無疑提供各隊無限的操作空間,過去有沒有人檢討賽制,當然有,寫過的篇幅都快可以集結出書了,但每次發文以後,球迷的反應都是:「月經文又來了,只有四隊,不適合單一球季制啦。」

 

好的!那,現在還有什麼好檢討桃猿的策略不符合運動家精神,他們就是在大家都認為不須廢除的上、下半季賽制中,以求取總冠軍為目的進行策略操作而已,這就是他們為了奪冠而秉持的「運動家精神」。

 

嗯,而且每場比賽全力求勝,仍被球迷罵成豬頭的,其實不是沒有,分享一個六年前的例子。

 

2010 年 La new 熊和統一獅都沒有拿到季冠軍,全年勝率都在聯盟底部徘徊,兩隊在補賽週展開爐主之爭,實際上就是陳鏞基的爭奪戰,只要拿到戰績墊底,就能以狀元籤補強陳鏞基。

 

2009 年 10/11 甫上任熊隊總教練的蔡榮宗,在 2010 年的球季最終戰,他領軍打敗兄弟象,最後熊隊以 55 勝 3 和 62 敗、勝率 0.470 榮登年度第三名,把爐主之位和陳鏞基拱手讓給統一獅。蔡榮宗總教練當時和熊隊領隊彙報自己的想法:「不願意留下墊底的難堪紀錄,所以以求勝為目標打這場比賽。」

 

當年那場比賽的日期是 10/6 ,五天之後,蔡榮宗就丟了飯碗,剛好滿一年的總教練任期就被火掉,名義上是自行請辭,實際上是因為他想法與球隊高層的策略不一致。不要說球隊高層,直到如今提到當年那場比賽,不小心爆粗口,高喊:「蔡榮宗還我陳鏞基」的熊/猿迷都大有人在。他全力求勝了,很有運動家精神,但結果未必是球迷要的。

最後,提一下義大犀牛今年峰迴路轉的爭霸過程。

大概沒有任何一個球季,比今年我更希望義大犀牛奪冠,一來是因為見證他們遭遇球團轉手風波、士氣跌落谷底、球員無所適從,最後又靠著主帥和主將的領導,重新凝聚眾志成城的決心,逆勢打出一波高峰;二來因為國輝和益全這兩位主砲對已過世的徐生明前總教練許下的諾言:「希望能用奪冠為義大犀牛畫上完美句點,報答他老人家的教導之恩。」

image

 

葉總和義大犀牛成員整季耗費無數心力來逆轉頹勢,在「贏球普天同慶、輸球一文不值」的情況下奮戰至今,如今距離冠軍戰門票已近在咫尺,在可能奪得季冠軍、拋彩帶的比賽中,進場球迷仍只有三千餘人,這還包含對手猿隊的球迷數字,說真的,義大犀牛球員逆襲拚戰的心路過程、整年移地賽訓的舟車辛勞,都是為了要把戰績打好,但他們最大的打擊,不只是老闆一句:「輸球看得心情有夠差」的否定而已,輸球被球迷瘋狂檢討、贏球也乏人進場加油,更是一大打擊。

 

最後,關於現場廣播拿彩帶這件事情,想幫義大 DJ 劉老師說句公道話,他做錯了嗎?沒有,他就是聽命行事;義大犀牛錯了嗎?可能有一點,但他們錯的點不在於提前發彩帶,只在於要叫球迷自己上去排隊領取,讓本來現場觀眾人數就少的座位席更顯空蕩,讓球迷必須中斷欣賞賽況、幫球隊加油,他們就是只有錯在這點而已,過去猿隊發彩帶,是讓球迷坐在原位,透過工作人員分區域用傳遞的方式發送,即使有人多拿也不要緊,因為備量本就足夠讓人多拿,這樣可以讓所有球迷一邊領取彩帶、一邊繼續幫場上球員加油,不影響觀賞賽事。

 

至於提前發彩帶,嗯……彩帶當然要提前發啊,不然封王那刻球迷手中沒拿到彩帶,心中的幹度可能會人記恨球隊一輩子。

 

分享一個例子,2012 年 Lamigo Monkeys 在總冠軍戰 Game 5  準備把統一獅掃地出門,當時我在現場,我們在八局前就拿到彩帶,而當時桃猿領先的分數是幾分?只有一分而已!九局上半,統一獅得點圈有人,高志綱從桃猿終結者菲利浦手中敲出一支中左外野方向急速下墜的飛球,眼見就要成為追平比數的德州安打,後來是靠著詹智堯神乎其技的飛撲美技接殺,讓全場的藍色冠軍彩帶可以順利灑落。當年領先一分都提前發彩帶了,義大犀牛當天領先八分,七局發彩帶何錯之有?

 

只要贏球,所有的問題都有了答案;只要輸球,所有的答案都成了問題。我覺得,在場上決定勝負的是球員、是教練、而不是行銷和工作人員。棒球場上當然有禁忌,但在觀戰者過度迷信則毫無必要。球賽遭到逆轉,沒有人比球員更自責,但他們責備的是自己比賽的環節哪邊沒做好、哪邊需要改進,而不會去檢討場邊辛勞的工作人員的舉措影響球賽成敗,球賽又不是工作人員下去打的。

 

好好享受義大犀牛還叫犀牛、吉祥物還是大義的時光吧!祝福這支球隊,無論最後爭冠結果如何,都打出了一個足以抬頭挺胸、昂首向前的美好球季。

 

 

圖源授權:SportShot!何小輝法老的攝影視界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