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言語霸凌到扭轉棋蹟 紅面棋王周俊勳的人生勝局|活力熊

image

 

文:卓子傑(活力熊)

因為臉上的紅色胎記,六歲那年,踏入幼稚園的第一天就和同儕格格不入,飽受異樣眼光,這個經歷,讓他不敢再踏入幼稚園,這個從小到到忍受旁人異樣眼光,飽受言語霸凌的小孩,就是後來的台灣棋王-周俊勳。

害怕群眾的自卑童年

『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去念幼稚園的第一天,當我走進教室以後,班上的小朋友看到我被嚇哭記憶,他們的反應,讓我很受傷,雖然他們是無心的,但是我也很難釋懷,後來,我跟爸媽說我沒有辦法去上幼稚園。』

六歲那年在體驗到週遭的異樣眼光,飽受排擠的痛苦經歷,讓周俊勳年幼的心靈受到很大的挫折,他從小害怕人群、感到自卑,雖然他沒有做錯些什麼,但是旁人的竊竊私語,總是讓他想遠遠逃離。從那一天開始,父母同意讓他在家中自學,自此,圍棋成為他尋求內心靜謐的避風港。

image

 

圍棋  是童年的避風港、遊樂園。

『我父親年輕時就是個忠實的圍棋迷,後來有了孩子後,當然希望自己的小孩可以下圍棋,這個希望一開始投射在我三個姐姐身上,但圍棋真的不能勉強學習,姐姐們就像其他家孩子被迫學鋼琴、畫畫等才藝一樣產生反感,相繼離逃離圍棋。』

周俊勳六歲開始在家自學,父親為了怕重蹈覆輒,只教他擺棋譜當遊戲,沒有教他正式的圍棋規則,對童年的周俊勳而言,圍棋就像是一種遊戲,他在家中沒事做的時候都在擺棋譜,持續整整一年,明明正值貪玩好動的年齡,但這一年的圍棋遊戲,讓周俊勳培養出「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不亂只好棋」的強大專注力。

 

image

圍棋世界  初次體驗自在和平等

『七歲那年我爸爸在業餘比賽裡輸給跟我同年的張栩,當時我爸爸就產生栽培我成為棋士的念頭,因為在家自學擺棋譜的遊戲,我也確實很喜歡圍棋,在我爸媽的鼓勵下,我開始走向職業棋士的道路。』

在家排了一年棋譜的周俊勳,從七歲起才開始接受父親正規的為期訓練,從國小開始,每天花在圍棋訓練的時間最少八個小時,家人並不嚴格要求他的課業成績,周俊勳樂得沉浸在圍棋的訓練當中。

『我童年對於圍棋比賽最美好的回憶,是我七歲那年參加的低年級組圍棋比賽,小學以前我都在家自學,自卑又害怕人群,我一直很害怕當我走進賽場時,小朋友會不會和當初幼稚園那樣的反應一樣充滿排斥。』

走進比賽會場的那剎那,所有小朋友們都沉浸在圍棋的美好,整個會場充滿熱絡、友善、和對圍棋的熱衷,大家一如平常的和他下棋、論棋,沒有人在意周俊勳臉上的胎記。

『那次比賽是一個很大的轉捩點,圍棋帶給我童年時代最深最美好的回憶就是那一刻,假如當年走進會場再次感受到歧視的眼光,我可能會連面對圍棋都沒有自信,因為下圍棋世界對我一視同仁,我第一次感受到世界對我而言是公平的。』

事實上,老天爺對於周俊勳不只很公平,甚至還很偏袒,上天賜給他常人所沒有的圍棋天賦,眼見兒子的圍棋才能逐漸萌芽,帶領周俊勳走上圍棋之路的周爸爸,望子成龍的心態、訓練的嚴格程度,也和過去讓周俊勳把圍棋當遊戲的時代不可同日而語。

『我爸爸很重視勝負,有時比賽我表現不好,或他覺得我輸給我不應該輸的對手,有時候當眾一個耳光就打下去了。』

後來周俊勳年紀漸長,經過母親的溝通,周爸爸也察覺到這樣對孩子的自尊心不太好,於是改為輸棋罰跑操場。以前周爸爸養成讓他每天固定跑步八公里的習慣,後來只要輸一盤棋,當天就加跑二公里,有時候輸棋輸多了,一天跑個十幾公里都經常發生,周爸爸不只鍛鍊周俊勳的棋藝,更鍛鍊他的體力,這也讓他長大之後養成了熱愛路跑的運動習慣。

 

 

對於圍棋的熱愛,天賦加上父親的魔鬼訓練,周俊勳的棋藝一日千里,他在 20 歲那年成為當時台灣最年輕的百勝棋士,拿下台灣棋王戰三連霸,也成為台灣自1979年職業圍棋制度建立以來第一位九段棋士。

勇敢面對挫折  適當緩解壓力

『剛成為職業棋士以後,對弈的對手層級完全不同,那是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剛開始真的是一勝難求』

回憶起成為職業棋士中遭到最大的挫折感,周俊勳最深刻的就是剛升上棋士時一勝難求的困境。談到後來如何克服這些挫折和瓶頸?他的答案只有一個:「苦練!」

『沒有捷徑,就是不斷練習,以前每天練8小時,如果還不夠,那就增加到14小時,別人在玩、在休息的時間,我拿來練習。』

當然,專注力長期都在棋盤上,難免偶有彈性疲乏,當需要轉移心情,把關注力移開棋盤的時候,周俊勳熱愛看電影和聽音樂:

『我甚麼電影都看,從電影當中可以看到很多不同題材、不同演員、導演,不同領域的態度和人生觀,這對於我拓展新的視野很有幫助。』

image

得意不可忘形  世界冠軍登頂後的當頭棒喝

2007 年,周俊勳在世界列強中脫穎而中,勇奪韓國舉辦的LG盃世界冠軍,攀上個人職業生涯的顛峰,這座世界冠軍讓周俊勳渾身飄飄然,回國以後,言談舉止之間,不自覺的給人多了一點居高臨下的感受,當時周俊勳並不自覺,沉浸在世界冠軍的喜悅,也熱衷於參與隨榮耀而來的活動出席、媒體邀約,影響自己原先自律的作息和訓練習慣,很快地,他就遭到當頭棒喝。

在取得世界冠軍後,同一年的天元頭銜保衛戰,身為衛冕者的周俊勳,由於太過輕敵,以一勝三敗輸給挑戰者陳詩淵,中止了三連霸,這次的挫敗讓他如夢初醒,痛定思痛深切反省,他警惕自己「巔峰以後就是走下坡,絕對不能滿足於眼前的成績。」

職業棋士和職業運動員的共同點

職業棋士和運動員,有很大的共同點,同時也是棒球迷的周俊勳老師,用棒球投手來比喻棋士:

『職業棋士和運動選手,生涯中不斷面臨競賽挑戰和高壓、戰勝對手、挑戰自我,追求榮耀,不斷維持高水平的競賽心態是一致的。

職棒選手在賽季期間必須嚴格要求自己的生活習慣,包含飲食、睡眠、訓練,職業棋士亦然,最強調的就是規律、自律,穩定度高的棋士,面對一整年一百盤的比賽,獲勝的機會才會高。

就好比優秀的投手,必須要有長年穩定的控球,七成投球出手,都能夠有效控制在好球帶內,那取得優秀投球成績機會自然就會比較高。』

周俊勳老師除了貼切地將棋士和運動員的高壓競技做結合,更將觀察視角拉高到整體環境,圍棋和所有運動項目一樣,需要政府、企業和專業人才,共同長期經營,才能夠提升整體實力,台灣棒球圈常常聽到「真的好想贏韓國」,正如同棒球和日、韓的實力落差,台灣的圍棋環境也必須要設法提升,不然實力真的會被中國和韓國拉開差距。

真的好想贏中韓! 踏出台灣看世界圍棋

2001 年 ,在台灣已經取得九段資格的周俊勳,毅然決定放棄台灣的高額獎金,以弱冠之齡孤身一人前進中國,開拓自己的圍棋視野,踏出台灣,讓他看到中國、韓國如何長期推廣圍棋風氣,又是如何日新月異的在進步。

『一套《棋靈王》漫畫,讓日本增加近百萬的圍棋人口,中國對於圍棋賽轉播的推廣、北京王府井大街的精華地段,以往都是商業廣告的天下,但近年已經變成介紹中國職業棋士的生平、經歷和故事,由此可見中國對圍棋文化的推廣。』

『在湖南鳳凰古城,打造了一個巨幅棋盤景點,業者邀請韓國和中國的頂尖棋士參加鳳凰古城的圍棋挑戰賽,隨著棋士對弈的戰況,巨幅棋盤上安排了少林寺武僧隨盤勢變化做武術表演,加上精彩解說,將頂尖棋士的靜、少林武術的動,用氣勢磅礡、引人入勝的方式呈現,把圍棋、武術、城市三大文化做了完美的結合,引起很大的媒體效,也帶動民眾朝聖的旅遊風氣,這就是很棒的行銷範例,也是一個國家圍棋風氣會越來越興盛的原因,很值得台灣學習。』

有感於國外考察之所見所聞,周俊勳一直在構思,是不是可以在台灣舉辦「圍棋路跑」透過和圍棋相關的活動,提升台灣圍棋風氣和城市觀光,也讓更多人願意投身圍棋事業,如何有效地包裝結合圍棋的特點,是他不斷在構思的課題。

 

image

棋王到老師   從爭一時到長遠佈局

2013 年底,海峰棋院成立教學機構,每年徵選八名年輕有潛力的棋士,透過資深專業棋士指導,以及競賽中做篩選和淘汰,培養台灣圍棋界的的後起之秀,但一開始就卡在師資問題,台灣職業棋士群中遍尋不著合適的老師人選,有些棋士很會下但不擅長教學、有些棋士無法放下自己的棋社、有些棋士無法兼顧比賽和棋院的教學。要放棄優渥的獎金和自由的生活,對知名棋士而言並非易事。最後周俊勳決定自己投身教育,成為海峰棋院的圍棋指導老師。

周俊勳坦承,自己也很希望可以維持過去的自由之身,參與職業賽、國際賽,追求穩定的獎金、個人榮耀和自由的工作時間,但培養台灣圍棋後起之秀的理想,不能無人去實現:

『現在開始做,未來才會有競爭力。』

秉持這個想法,周俊勳不顧母親和妻子的反對,再次轉換圍棋跑道,從棋王轉變為老師,放棄穩定的獎金收入和自由,改過著朝九晚五,每天固定到棋院報到的老師生活。

2013年9月,周俊勳投入海峰棋院的教育事業,也預計在同年底把個人職業比賽告一段落,於隔年起放棄在職業賽事出賽,以便專心授業,但2014年,周俊勳又再次參與大型職業賽,部分職業棋士不能理解,因為海峰棋院招募時希望老師專心授業,放棄個人職業賽出賽機會,而周俊勳再次投入大型職業賽,讓部分棋士認為他出爾反爾,違背了自己當初訂下的規則。 

實際上,周俊勳投身教育後又再次參加職業賽,是因為海峰棋院中有幾位資質非常優異的年輕棋士,他們不但進步神速,求知慾望又高,在學習過程不斷提出新的疑問,一度讓周俊勳難以招架,他才驚覺若擔任指導老師而閉關自守,不出去比賽,就無法維持競爭力,封閉的圍棋,無法給新一代的年輕棋士更好的指導,也無法讓這些璞玉發光發熱。他必須透過競賽持續進步,才能和學生教學相長,精益求精。

 

 

棋如人生 目光長遠才能開創勝局

 

周俊勳老師的圍棋觀,一如他的人生觀一樣:「目光要遠大,格局要放遠,不爭眼前。」

『圍棋帶給我我最大的啟示,就是目光一定要放遠,越是緊繃的情況,越要能夠冷靜判斷更未來的布局,自己下一手的可能性要了然於胸,更要看到對手的可能性,從千變萬化的盤勢中預見所有可能的走向。才能提高開創勝局的機率。』

台灣頂尖棋力的人才很多,每個人選擇的道路都不同,有人放棄職業選擇在業餘圈當獎金獵人、有人專注在自己的職業棋士生涯追尋榮耀,周俊勳老師,選擇放棄職業棋士的自由,投入朝九晚五的教育事業。

或許在許多人眼裡覺得他很傻,但能培養後進,讓台灣的圍棋競爭力不與世界脫節,進一步提倡圍棋文化,帶起圍棋熱潮,這樣的圍棋道路,對這位紅面棋王來說,是快樂且有意義的。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