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制裁?私法制裁 美漫的私刑者何以成為英雄?

image

 

美國英雄漫畫的寫實處,在於他有許多發人深省,沒有正確解答的議題,其中有一個很廣泛被討論的點:私刑者到底是不是英雄?這和台灣前兩週沸騰的社會新聞其實是有著正相關的,漫威有一位特殊的英雄主角,他的行事風格,會讓看漫畫的人反思法律漏洞、私刑制裁以及復仇正義的現象,是的,我想講的就是漫威漫畫的制裁者(Punisher)–法蘭克·卡索 (Frank Castle) 。

 

英雄人物大多不愛接受政府和法律管控,但制裁者 法蘭克·卡索 的不受控更甚他人,他是一個道地的私刑者,對於法律沒有辦法制裁的幫派、罪犯,只要是罪證確鑿,他會毫不留情地施予制裁,他會採用以暴制暴、以血還血的方式,殺掉罪犯。

 

法蘭克本身不具備任何超能力,他從小崇尚公平,痛恨罪惡,學齡進入軍校就讀,而後輾轉加入海軍陸戰隊接受軍事訓練,他精通於搏擊術、戰略規劃及各式槍械彈藥的使用,軍事天分造詣極高的他,後轉入美軍特種部隊參與越戰,成為授勳無數的戰爭英雄,越戰結束後,他退伍轉任訓練教官,與親人過著平淡的日子。

 

image

 

但命運不允許他享受平淡的幸福,他與妻兒在公園野餐,因意外捲入黑道幫派的械鬥,全家慘遭殺害,他的妻、女和小兒子都不幸身亡,僅剩下法蘭克倖存,遭逢人間至痛的他,運用過去的情報系統,試圖找出凶手,希望法律還他公道,但幫派盤根錯節的的背景及關係永遠可以逃脫法律系統,讓法蘭克依法制裁罪犯的期盼一再落空。

 

對司法感到絕望的法蘭克,內心燃起無法壓抑的復仇之火,國家法律無法替他討回的公道,他決定靠自己討回。就這樣,一個無視教條法規,在城市暗夜中以殘酷血腥手段以暴制暴,貫徹「惡徒殺無赦」的制裁者就此誕生。

 

肉體凡胎的法蘭克,並不像其他英雄們擁有刀槍不入的異能,他主要的能力在於嫻熟的格鬥技巧、拷問術、刀槍器械使用和戰略規劃能力,他運用這些過去在軍隊當中所學的專業技能,採取不擇手段的方式,殺害被他盯上的犯罪者,跟多數超級英雄最大的不同處,就在於法蘭克對待罪犯可以說是毫不留情,漫畫迷應該對他的口頭禪不陌生:「有罪,你就該死」(If you’re guilty, you’re dead),他胸口的白色骷髏圖騰,成為惡徒最害怕的象徵,某些程度,他用恐懼感遏止了罪犯犯罪的慾望。

 

image

 

在面對勢力強大的幫派時,他會採取偷襲或各個擊破的手法,最終目的就是將邪惡的幫派全體屠殺殆盡,他才甘休,他的後半生遊走在刀鋒邊緣,雖是是英雄漫畫的主角,卻他卻是被國家通緝的頭號恐怖分子。連復仇者聯盟的眾多成員,對他殘酷偏激的行事風格也看不下去,經常合作的蜘蛛人、夜魔俠,也屢次與他發生正義觀念的衝突。但是制裁者並不理會朋友的勸阻,他寧終其一生孤獨,踏上血腥征途,也不放棄個人信念。

夜魔俠與他的衝突,其實也就是現代人常常討論的議題,法律可靠嗎?死刑該廢除嗎?復仇是正義嗎?這些議題大家並不陌生,上個月台灣發生的一件悲劇,讓台灣社會再次陷入這些話題論戰的無窮迴圈。這些問題同樣也是《制裁者》漫畫中想要傳達的議題,漫畫作者沒有給答案,因為我想他的解答與廣大漫畫迷的解答畢竟會有分岐,創作者只是拋出議題,觀之者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

 

image

 

嚴格來說,制裁者本身是否是英雄,大家都有不同看法,他不受任何政府、法律、團體、教條所規範,身著一身黑色勁裝和過膝風衣,機槍器械、肉搏技巧嫻熟無比,他有自我正義的信念和難以被任何人左右的心智,但他的正義觀和法律規範大相逕庭,這樣鮮明的個人特質,讓漫畫迷對他印象深刻,正如他胸前煞氣逼人的白骷髏一樣突出。

 

制裁者這個角色誕生的背景,是在 1974 年的蜘蛛人(Amazing Spider-Man) 漫畫第 129 回,他以雇傭殺手的身份串場,當時蜘蛛人被大眾誤以為是謀殺諾曼·奧斯朋(綠惡魔)的兇手,受到誤導的制裁者將蜘蛛人視為城市害蟲,必欲殺之而後快,直到兩人數度交手過程,他才發現蜘蛛人是清白的,這才盡釋前嫌,在短暫曝光中,制裁者的造型和特殊風格,受到漫畫迷的熱烈歡迎,漫威決定推出以他為主角的獨立連載漫畫。

 

 

制裁者這種偏激的風格會受歡迎其實傳達了很多訊息,作者在他初登場時的劇情設定,其實就告訴了我們一些事:

 

1.制裁者的行事風格是以復仇為基底,但復仇是正義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想每個人都有不同看法,制裁者的確解決了法律不能解決的問題,但他的作風也存在著缺陷和風險,法蘭克怎麼有辦法肯定他個人的判斷、調查結果必定正確?有無復仇過程造成的誤殺無辜?其實他在初登場時,誤會蜘蛛人是罪犯而追殺蜘蛛人,就透漏了這種私刑者作風存在的行事風險。

2.私刑者成為英雄,傳達出的是一些民情

復仇是正義嗎,我不知道,但是我認為制裁者會受歡迎,代表部分的民情對國家司法制度的不滿,只要這樣不滿的情緒愈高,制裁者就愈會受歡迎。我一直記得過去周星馳的電影當中,丐幫幫主和皇帝的對話:「丐幫的勢力有多大,取決在皇帝而不是丐幫幫主,如果皇帝作的好,人人有飯吃,那誰願意當乞丐呢?」

 

在此,我不討論廢死議題,也不討論台灣施行死刑時機的政治拉鋸,有多方角力者已此作過大量文章。我單純想探討制裁者誕生、受到社會大眾歡迎的現象,其實其來有自,如果罪犯認為:「反正殺一兩個人也不會判死刑。」然後隨機殘忍割喉殺害男童;又或認為在捷運隨機殺人、路上隨機砍小孩都不會被判死刑,而且他們最終得逞,真的沒被判死刑,這樣的結果,造成罔顧法律、以復仇為正義的制裁者誕生,並且受到部份民眾支持的狀況,就不是那麼難理解了。

我並不覺得這個現象只會在漫畫中發生,這就是我覺得美漫議題寫實的原因。罪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罪犯在意自身生命與否,我也不知道,我對於「罪犯心理變態,處死也沒用。」這種論調也不想理會,我只單純想說:如果罪犯某天惹到不該惹的人,而法律也沒有施行制裁,制裁者從漫畫成為現實,就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