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歷史 你選至親或大局? 閃電俠最痛的抉擇—閃點悖論

image

 

有些人想要忘記過去;有些人試圖改變過去;但改變一個環節、所有的事情都將發生變化。( Some people want to forget the past; some people want to change it. Change one thing. Change everything” ) — 電影《蝴蝶效應》。

這句話是 2004 年電影《蝴蝶效應》預告片中的經典台詞,在美國電影和動漫作品中,充滿大量以時空旅行、平行世界為主題的文本,劇中主人公在特殊契機下,發現自己能突破現實侷限,穿越時間維度限制,改變曾以為無能為例的歷史缺憾,尋求自認圓滿的結局,然而這種行為對人生真會有所幫助嗎?穿梭時空改變歷史的能力,是一種天賦還是詛咒?如果有一天,人類真的具備這樣的能力……或說,你具備這樣的能力,你真的要去改變歷史嗎?

在這些關於時空旅行主題的文本,賣座的背後,仍不乏許多關於祖父悖論、科技限制、平行宇宙或時間線等邏輯與技術性討論,這些研究不是我們的專長,所以在此我們的探究不著重在邏輯面,而在於人性的思考,這些時空穿越類型電影,不管是經典的《回到未來》、《蝴蝶效應》還是《黑洞頻率》、《記憶裂痕》、《時空線索》到近年的《星際效應》,都透漏了美國文化一個強烈的主題–改變歷史,超級英雄漫畫身為美國夢想文化的重要環節,自然也有此類主題,其中最有名的主人翁就是閃電俠。

 

image

 

即使不是重度英雄漫畫粉絲,閃電俠貝瑞‧艾倫(Barry Allen)  之名應該也是聲名顯赫的超級英雄,他廣為人知的超能力就是高速移動的神速力,他在實驗室因遭受閃電擊中化學藥品濺灑到身上,激化他身體的細胞,從此具備神速力,但更神奇的延伸超能力是,當他的神速力發揮到極致的時候,他甚至能夠控制身體分子穿越物體、甚至是穿梭時空,這讓他成為了超級英雄漫畫最適合擔任時空旅行劇情的主角。

在閃電俠著名的動畫電影《正義聯盟:閃點悖論》(原文片名:Justice League: The Flashpoint Paradox) 中,閃電俠貝瑞·艾倫,是中央城著名的超級英雄,城市甚至設立閃電俠博物館,來彰顯他拯救市民的功績,但這位光芒萬丈的紅衣跑者,內心始終有一個遺憾,就是童年時還不具備超能力的貝瑞,母親遭受謀殺,即使長大以後成為超級英雄,也無法改變慈母遇劫的事實。

在金黃色的夕陽照拂下,貝瑞與妻子艾瑞絲來到母親的墓前憑弔,他又一次感嘆自己的無能為力,當他沉浸在回憶的傷感時,收到博物館遭到敵人襲擊的警報,貝瑞再次披上戰袍解決危機,在由宿敵「逆閃電」策畫的攻擊案中,寒冰隊長、熱浪、鏡子大師、尖峰人等大反派齊聚一堂,他們身上全被逆閃電裝上炸彈,企圖破壞中央市,閃電俠在正義聯盟夥伴們的幫助下,再次解決中央市的危機,但交手過程中,逆閃電的嘲諷話語,再次刺進貝瑞無能解救母親的痛處,透過風馳電擊的神速跑動,街景從他兩側一閃而過,他只能不停地跑,來麻痺自己內心的傷口。

image

 

第二天,當貝瑞從床上醒來時,他發現跟昨日的世界完全不同了,自己的母親還活著!但是自己的神速力消失了,他成為一個平凡人,世界上沒有閃電俠,而摯愛艾瑞絲也不再是他的妻子。而他與超人、蝙蝠俠等人組成的正義聯盟同樣不存在,因為世界上沒有超人的存在,他從氪星降落的太空船被政府拾獲,從來到地球就被軟禁在禁絕陽光照射的密室中,在人類的看守下, 骨瘦如柴、畏畏縮縮的活在陰暗處。

在這個沒有正義聯盟的世界,原本同屬正義夥伴的水行俠和神力女超人因為情愛糾葛結下血海深仇,雙方各自聚眾展開廝殺,超能力者無法維持秩序,世界陷入混亂當中,對於新的世界感到困惑的貝瑞,決定前往韋恩莊園,向他過去認識中最足智多謀的蝙蝠俠布魯斯·韋恩的住處尋求解答。

在這個世界當中,蝙蝠俠仍是存在的,但貝瑞發現這個更多疑、更偏激、防備心態更重的蝙蝠俠,真實身份不是布魯斯·韋恩,而是過去歷史中本因已遭槍殺的布魯斯之父:湯瑪斯‧韋恩,原來在歷史改變後,當年被槍殺的變成了兒子布魯斯,而遭受喪子之痛的湯瑪斯性格大變,化身為以暴制暴的私刑義警蝙蝠俠。

貝瑞花了很大的功夫向湯瑪斯解釋從前的歷史,本來完全不相信貝瑞的湯瑪斯,被貝瑞的一句話說動:「在我所知的歷史當中,你的兒子還活著,他才是蝙蝠俠。」過去因為愛子離世而封閉內心的湯瑪斯,再度敞開心胸信任貝瑞,幫助他恢復神速力量。找回神速力的貝瑞,再次與逆閃電交手,過程中他終於得知,原來他前一天無意透過超高速神速力穿越時空,改變自己母親被殺害的歷史,因為這個事件被改變,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有開始有了微妙的差異,這個改變能量愈積愈大,讓他本來所知的世界產生天翻地覆的改變。

貝瑞得知世界秩序混亂,原來都來自於他救母的私心,敵人逆閃電的每句話,又一次打擊他的痛處:「貝瑞·艾倫,世界上最快的人,擁有無與倫比的能力,卻只想回家找媽媽,哈哈哈哈哈!」

image

在最後,湯瑪斯·韋恩交給貝瑞一封信,希望貝瑞能再次穿越時空,恢復原有的世界,將訴說自己父愛的信,轉交給布魯斯·韋恩,於是帶傷的貝瑞,再次超越人類極限進入時空隧道,含淚阻止早前一心想用神速力搶救母親的自己,並親眼目睹母親被殺,為了讓世界恢復秩序,他只能捨棄私情,含淚向母親說抱歉,隨著母親諒解和慈愛的微笑,他再次陷入昏迷。

當他再次從辦公桌醒來,發現世界恢復了正常。他和妻子艾瑞絲在墓園給母親獻花,而後他完成湯瑪斯的依託,將信交給布魯斯,他的時空旅行體驗就此結束,雖然最終仍然沒能改變過去的悲劇,但卻讓布魯斯·韋恩在喪父多年後,得以看到父親的親筆手書,感受父親對他的愛,或許閃電俠這次時光旅行也算是作出了一點改變。

蝴蝶效應  (The Butterfly Effect) 中的抉擇

微小的變化,帶動系統長期的巨大連鎖反應,閃電俠改變歷史時的煎熬和取捨,同樣出現在 2004 年的經典電影 – 《蝴蝶效應》當中,回到過去,改變歷史,一直都是很吸引人的題材,

艾斯頓‧庫奇飾演的主角 伊凡(Evan Treborn) ,童年與青梅竹馬的小女伴相遇、相戀,但他們共同經歷了女友父親的戀童癖變態行為、童年惡作劇把炸藥放在鄰居信箱導致傷亡、女友的哥哥霸凌,並燒死男主角的狗等等不堪的灰暗回憶。

image

 

長大後,男主角在翻閱日記時,發現他能透過回憶日記的橋段,回到文字所紀錄的時間,他想設法改變那些童年不堪的歷史,但他一次次的改變,卻反而造成更糟糕的後果,例如為防止女友哥哥的騷擾,最後卻誤殺了他,導致自己身陷囹圄、或是自己阻止爆炸但自己變成殘廢,他本來認為改變一個憾事可以讓所有人獲得幸福,但改變後卻造成親人產生更大的憾事。

發現無力改變的伊凡作了一個痛心的決定,他選擇回到與女友初次見面的時刻,然後讓那個後來本因成為他青梅竹馬的女孩,從初次見面時就討厭他,選擇不要和她相知、相戀,兩人後來沒有交集,各自過著平淡的生活,說真的,這樣的改變,是否是真正幸福的結果?我不知道,我想伊凡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他不敢再去改變了,有得必定有捨,此事古難全。

 

 

銜接歷史與未來    即是「當下」

能穿越時空,卻發現改變歷史帶來的影響,對於至親好友乃至於人類社會,不見得會有助益,擁有這樣的能力,反倒比毫無超能力的凡人更能感受深層的無力和煎熬。

閃電俠穿越時空改變母親被殺的事實,為保護私情卻改變世界秩序,讓人類社會走入崩毀,為大局計,他阻止那個拯救母親的自己,也親眼目睹母親遭劫而不出手,對為人子女、又是超級英雄的閃電俠來說,最深層的無力感莫過於此刻,然而再讓他選擇百次,他還是會含淚作出同樣的抉擇,因為他是英雄,只能承受凡人不能忍受的痛。

美國漫畫是虛幻的作品,但有些深層議題往往更能發人深省,《正義聯盟:閃點悖論》想要闡述的主題就是關於改變歷史是否洽當的大議題,我之前看完這部片後,我一直想到前芝加哥公牛隊的籃球大帝—麥可·喬丹(Michael Jordan)過去一支經典的球鞋廣告:

在我的職籃生涯中,有超過 9,000 次投籃沒進,輸掉近 300 場球;有 26 次,我被託付致勝一擊的絕殺球,而我失手。我的生命中充滿一次又一次的挫敗,正因如此,我成功。

—麥可·喬丹(Michael Jordan)  

 

我想如果讓喬丹回到過去,他可能也想作出一些改變,但回顧他職籃生涯的成就與功業,都源自於他那近乎鯊魚嗜血般的求勝欲望,他那痛恨失敗和渴求勝利的個性,都是被他籃球人生中一次又一次的挫敗所塑造而成,過去的經歷造就現在的自己,少掉這些挫敗打擊與逆勢再起,或許我們所知的喬丹將不再是喬丹也未可知。

文本作品向來不間斷地探討時空旅行和改變過去的正反效益,這類主題的量產,傳達出人類對突破時間限制的渴望與畏懼,創作者更希望讀者透過劇情,反思「把握當下」的重要性,強行改變過去,對於自己的未來不見得有幫助,把握當下的每個決定,才是我們能作的最好改變,畢竟銜接歷史與未來的,只有當下。倘若有穿越時空的能力,會選擇改變歷史?還是把握當下?這個問題我想不同的人,心中還是會有不同的解答。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