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戰警、萬磁王、奧斯卡與種族歧視

image

 

說真的,有時看 《X戰警》(X-MEN)系列電影,會覺得有些沉重,沉重處不在於部份劇情沉悶、乏味或角色被惡搞,也不是看到金鋼狼近百年的人生命運多舛,讓人心生憐憫那類,沉重處在於 X-MEN 從漫畫到電影,其背後想要傳達的真正寓意,就是人類至今無法根治的種族歧視和族群撕裂問題。

用英雄漫畫文化傳達的族群和解希望

X戰警的原著漫畫在 1963 年 9 月正式發行創刊號,內容敘述在人類間有部分人產生基因突變,擁有特異能力,被稱為「變種人」,這些變種人因為特殊能力,影響了自己的外觀與生活機能,從小就和人類社會格格不入,常遭受到歧視、排擠甚至是迫害的過程。

 

久而久之,變種人兩位領袖: X 教授和萬磁王,一個主張和平融入、一個主張激進開戰,兩派不同理念的感召下,變種人逐漸分派聚攏,發揮超能力,或行俠仗義、或投入政壇,也有藉由刺殺、攻擊行動,宣示變種人是優越人種的激進行為,但是他們的目的都是要避免在被歧視和迫害。

 

隨著分派聚攏,萬磁王和 X 教授的影響力大增,對與人類社會相處方式的歧見也愈來愈深,最後導致兩派不可避免的戰爭。這個主題因為以超能英雄們大亂鬥作為包裝,所以從問世以來受到漫畫迷和影迷的熱烈歡迎,20 年前台灣老三台還曾經播映動畫,翻作《特異功能組》,成為七年級生的童年回憶。千禧年後,X-MEN 拍攝真人電影,至今人氣不墜。

1963-64 年,是 X-MEN 漫畫出版的時代,也正值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Kennedy)遇刺、副總統林登·詹森(Lyndon Johnson)繼任的交替期,詹森總統 1964 年通過「民權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內容規範美國境內不得採取種族隔離,明定對黑人、少數民族與婦女歧視為不合法,企圖立法遏止美國建國來無法消弭的種族歧視和族群分裂。 X-MEN 原著漫畫就是在這個時間點展開連載,漫畫這種通俗文化,恰如其分的傳達當時的社會風氣,透過虛構人物和情節,為爭取平權、反對歧視的歷史進程,作出理念傳播。

1963-64 年,也是電影《X戰警:第一戰》到《X戰警:未來昔日》兩部片中的劇情年代,兩位變種人領袖: X教授和萬磁王初次結識,並開始對變種人與人類相處問題產生歧見就是那一年。

 

萬磁王和 X 教授 的歧見

X 教授和萬磁王這兩大變種人權領袖,有著截然不同的生長背景、經歷、也導致後來的理念和執行道路大相逕庭,X 教授是個和平主義者,他出身優渥家庭,受良好教育,同時變種人能力屬於強大的心靈控制型,所以他外表舉止與常人無異,他從來沒有因為變種人的身份遭到迫害,對變種人與人類相互尊重、和平共處,他終持樂觀看法,主張在現有體制下,循序漸進的方式爭取平權。

 

萬磁王則是出身自二次世界大戰時戰火頻仍的東歐,他可以說是「多重歧視」的受害者,首先他有猶太人血統,是大屠殺事件的倖存者,他曾親身經歷人類史上最殘忍無情的種族屠殺案例,也在事件中與母親生離死別,這在他稚嫩的內心中留下不可逆的傷痕。

其二,他是變種人,他能夠控制金屬的能力被誘發後,他成為人類眼中的怪胎、異類,遭受白眼和排擠,很早就體驗世間冷暖,萬磁王身兼猶太血統和變種人基因的身分,在遭受雙重迫害中成長茁壯,因此他深信變種人與人類勢同水火,應當採取激進手段,甚至不惜全面開戰,才能對變種人爭取生存有實質的改善。

 

X 教授與萬磁王這兩大領袖,極似 5、60 年代黑人民權運動的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與麥爾坎‧X (Malcolm X)。主張和平漸進的 X 教授,在改善變種人與人類關係的信念,與金恩博士所主張:「非暴力的公民抗命方法,爭取非裔美人基本權利。」非常相近。

 

激進派的萬磁王就像是麥爾坎·X,早在《X戰警》系列電影中, X 教授和萬磁王在塑膠監獄對弈西洋棋的場景,萬磁王就曾引用麥爾坎.X 的話:「不惜一切必要手段 (By any means necessary)」,X 教授與萬磁王陣營間的信念之戰,也極度類似漸進派金恩博士與激進派麥爾坎X 的歧見延伸。

 

歧視受害者  轉為加害人

X-MEN 電影曾提到,人類歷史中出現新人種時,常會帶來毀滅舊人種的危機,因此變種人的出現讓人類社會從無知、恐懼導致排擠和迫害,所有的變種人,都是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成為受害者。

萬磁王認為,舊石器時代尼安德塔人的滅亡,是因為智人的出現,把具有遺傳上劣勢、無法與時俱進的尼安德塔人淘汰、滅絕,萬磁王以「物競天擇」的論點,闡揚變種人是新優越人種, 早晚會淘汰人類掌握這個世界。當然,活在60年代的萬慈王,對尼安德塔人滅亡的原因認知未必正確,但這個論調,就是他堅定信念並付諸行動的證明,自此開始,他從年幼時那個飽受歧視和迫害的被害人,已轉而成為種族歧視的新加害人了。

 

萬磁王的行事風格一直是很值得討論的,因為他的信念和他的行為充滿許多矛盾,他曾因對魔形女強調:「顯示真我的變種人,才是真正的美好的外貌」,讓一向因藍色鱗片肌膚而自慚形穢的魔形女,選擇離開 X 教授,投入萬磁王麾下,在這個案例中,他儼然就是個光芒萬丈,爭取變種人攤在陽光下的平權鬥士。

但另一方面,他為了爭取變種人的權益所作出的行為,卻充滿著另類歧視、階級制度的矛盾,首先,他為了強調變種人的優越而開始歧視和迫害人類;其二,他為了加強自身陣營的戰力,慣於在變種人中分等類分級,超能力愈強、實戰性質愈高的變種人,會是他眼中的寶藏,但能力無關緊要的變種人,他不會一視同仁,更別提魔形女因救他而失去超能力時,萬磁王立刻將之棄如敝履。

 

萬磁王的矛盾點在於,童年遭到雙重迫害和喪母之痛,導致行為偏激,進而延伸報復和反動心理,他在爭取平權的過程時,已不是真正的平權捍衛者,而是新的歧視加害人,他在發揮個人能力、和其組織型態影響力時,行為展現是歧視弱者、歧視人類,他是一個新的歧視加害者。

 

奧斯卡的平權鬥士?

X-MEN 這種題材肯定不會跟奧斯卡太沾上邊,但為什麼會談奧斯卡,因為看萬磁王的矛盾點,我一直想到今年奧斯卡金像獎典禮主持人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 ),在主持中的獨白,他大多時間都在談非裔美人遭受奧斯卡排擠的埂,一時間他看來也宛如平權鬥士。 

image

 

但其實亞裔、拉丁裔,同樣也是連續兩年未獲奧斯卡提名,洛克在典禮上幾乎都是針對非裔族群大做文章,這倒也無妨,但是直到他請了三位亞洲小孩上台,戲謔地開了亞洲人玩笑以後,這個平權鬥士的形象我想是不存在的。

為了強調非裔美人的權利,而開亞洲人玩笑,本身就是種族歧視的加害者,已經失去去捍衛平權的公允性。當天他的那個玩笑只讓我覺得:

1.我不是想平等,我只想跟白人平起平坐。

2.我有一個夢,就是和白人小孩牽手一起欺負亞洲小孩!

非白即黑  本身就是歧視

眼中若只有黑白,就不是真正的平等,一味的非白即黑,本身就是歧視,這不是平權鬥士,而是更可惡的歧視,就像打著為變種人爭取平權之名為號召,廣邀變種人加入他的戰爭的領袖萬磁王,但你想與他比肩時,他還得先看你的級別夠不夠格,才決定你是否是可以站在他旁邊的人。

這其實是一件很諷刺的事情,從 60 年代民權法案通過,法律認證歧視犯法,但依然改變不了人類內心中的劣根性,而夠資格站上全球性大舞台發揮公眾影響力的奧斯卡金像獎主持人,居然在爭取平權的過程作了一次道地的「歧視被害人轉加害人」的不良示範,就像是萬磁王的行為一樣。

X-MEN 是漫畫、電影,裡面的世界觀和超異能人當然是虛構的,但是掀開超能力包裝的外衣,以及電影拍攝的優劣評價後,他內涵的種族問題確實是發人深省的議題。漫畫文本雖然是通俗文化,但卻往往是最能夠大眾化、普遍化闡揚思想,影響人心的一種傳播媒介,在享受他的娛樂價值時,依然值得我們自省。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