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書摘《不做星光,也能做一家人的太陽》摩擦與彌補

益全跟隊友間的互動不多是事實,我也曾親眼所見,有一次打客場時在飯店下榻,我跟益全搭電梯時裡面還有其他人,對方穿著便服所以我沒認出來,益全在電梯中也完全沒跟他說任何一句話,後來出電梯我才發現那個人是他隊友,我訝異的問:「你為什麼在電梯裡碰到隊友都不打招呼?」他也很直白的回:「啊我就不知道要跟他說什麼啊!」

Continue reading

精選書摘《疫情副作用》:端湯上塔的中職開幕戰抉擇

東京奧運延期決策已定,代表中華職棒2020年終於可以擺脫啃食奧運資格賽這根雞肋的難題,專心處理本國職棒開季事宜;在2020年4月11日中職確定閉門開戰前,賽程安排除了先受到奧運資格賽懸而未決的干擾,何時開打、開放或不開放觀眾進場,也著實讓聯盟掙扎了好一陣子。

早在疫情尚未影響職棒運作前,中職就曾先因應原定4月初舉辦的奧運資格賽將開幕戰提前於3月14日舉行;後因疫情爆發兩度造成開幕戰延後,最終訂於4月11日舉行;而因為日程已幾度推遲,當時也不確定會否再次延後,更沒說準是否要閉門開戰,因為中職還是盼望開打時疫情已受控制,能如常開放觀眾入場。

然而在海外歸國確診案例激增的客觀條件下,無論面對疫情或輿情,「4月11日開放觀眾入場」的可能性已然微乎其微;2020年3月下旬,我在《太報》的個人專欄中曾提及,中職應在台灣防疫比國外相對良好的情況下於3月就閉門開打,諮詢相關部門建議,秉持正確指導原則,做好球員與轉播單位的防疫措施就果決開打,避免夜長夢多。

因為早在3月初,中職一軍熱身賽和二軍例行賽都已陸續開戰,與正式開幕無甚差別,僅差在有無開放觀眾入場而已;無論定於3月24日或3月28日都可以直接閉門開打一軍例行賽,遵循防疫SOP,並備有球員或教練團確診後的隔離停賽機制,如此順利運作一個月,在4月接近清明連假、疫情升溫的關鍵時刻,反而可以避開逐漸高漲的「大型活動禁止舉辦為好」的輿論壓力。

中職2020年賽季「客製化」例行賽排程,全力配合爭搶奧運資格時我就持反對意見;如上章所述,我堅持不需積極配合的原因就是職業賽季間舉辦的夏季奧運無論參與國家隊整體水平、時間排程或競技規格都已不合時宜,在球季前和球季後進行的世界棒球經典賽和12強賽,才是目前世界棒球的最高層級賽事;別說奧運資格賽,就連奧運本身能否如期舉辦當時都尚在未定之天。

中華職棒要做的不應該是考慮風險極高又收益甚小的奧林匹克運動會,而是國內職棒賽季要何時、如何順利進行。

2020年3月中職的開打決策令人聯想到一個畫面,就是「拎著滿手食物端湯上塔」,要放掉一半捨不得,要全端上去也辦不到。

在台灣防疫比國外相對嚴謹的情況下,中華職棒熱身賽順利完成,而且二軍例行賽也在3月17日正式閉門開戰;簡言之,如果二軍都可以開打,除了觀眾沒入場之外,3月下旬無論是實際環境還是輿論氛圍,都能接受閉門開打的正規例行賽。

職業賽季其實拖愈久損失愈大,一開始心念票房、轉播權,樣樣難以割捨,決定將一軍開幕時程延而又延,緊握的拳頭反而什麼都握不到;硬要拎著所有包袱端湯上塔,塔滑湯灑一無所獲的風險也會變高。

退一萬步說,即使4月11日真能開放觀眾入場,在人心惶惶和政府宣導「少參與公眾活動」、維持社交距離及「梅花座」限制下,票房數字的慘綠完全可期;況且只要正式開放觀眾進場,每場比賽需要配置的營運人力、物力成本都要相應墊高,但卻不會得到良好票房結果,一來一往其實得不償失。

與其在票房可預期慘澹的情況下堅持開放觀眾入場,增加感染風險又得不到好的票房收入,延宕賽程更造成作息混亂,甚至影響到完整賽季的轉播權利金收入,倒不如快刀斬亂麻,準時閉門開打,建立完整球員、工作人員和轉播單位防疫機制,及有相關人員確診時的處理流程;讓職棒在3月下旬就順利開戰,球迷有轉播可看,慰藉苦悶的防疫期,球團也能盡早擬定除現場服務外的所有行銷策略,在勢必虧損的賽季中,至少還能得到部分可預期的收益,球迷的觀賽娛樂也能兼顧,這就好比放開緊握其他物品的雙手,專注於端湯上塔,最後還能帶點東西平安抵達。

前幾章我曾說過,中華職棒對球迷而言不是必需品,但像晚餐的一道配菜,缺了不會餓死,但就覺得少了一味。疫情中開打的中華職棒為台灣民眾帶來一種安心感,若能如期觀賞閉門開打的轉播,是生活上的極大慰藉,在3月14日、3月28日都未能率先決定閉門開打,如今回想起來仍有一定風險,當時沒人能保證延後到4月防疫狀況一定能允許順利開戰,如果延遲時間曠日持久,職棒賽季的整體運作就會更為困難。

與此同時,疫情嚴重的美國,NBA率先宣布停賽,且一度掙扎於是否直接取消後續賽程;大聯盟則面臨開季遙遙無期的困境,甚至在復賽談判過程的4至7月間都不時有取消球季的傳言;而日本職棒則在阪神虎包括藤浪晉太郎在內的3名選手確診後風聲鶴唳,開幕戰同樣一延再延,在日相安倍晉三預定發布首度「緊急事態宣言」後,日職開幕也大受影響,雖沒有取消賽季,但原訂可行的5月下旬開打計畫則再度延至6月;因防疫告急,美日球界都曾不約而同的做出縮短或取消球季的最壞打算。

有別於各國困境,廣受各界矚目的中華職棒最終於4月11日閉門開打,在台灣防疫情況相對良好的情況下,中職不僅率先開打,更維持原本的賽制和場數不變。當然,閉門開打意味將失去票房,現場商品、食品的營收、廣告招商和異業合作的減產都勢所難免;但誠如吳志揚會長所言,2020年中職賽季的開打已經並非利基於票房和營收的考量,而是維護選手、教練、球團及產業相關人員的工作權,尤其是選手、球隊、聯盟紀錄和生涯的延續,對淘汰率高、平均年資不足8年的中職選手而言,取消全年賽季相當於浪費職業生涯1/10以上的時間,影響甚鉅;而對尋求綻放生涯最後光芒的老將而言,取消整年賽季無異於強制引退的序曲;職業選手的黃金期非常短暫,盡可能維持正常運作正是吳志揚會長所言「為工作權」的考量重點。

中職在思量後決定於4月11日開打,並以全閉門方式舉行,不開放球迷入場,以防疫為第一優先。所幸後來台灣疫情控制穩定,中華職棒雖然數次延後開幕戰時間,但總算能順利成為全球第一個開打的職業棒球聯盟。

順帶一提,4月11日開打是中職史上最晚開季的開幕戰,但賽程雖然延後,延宕的期間不到一個月,中職依舊規劃打滿各隊表定的120場例行賽,並且除統一獅8月12日至8月16日在花蓮的5場主場賽事外,其餘賽事都將固定在各隊常駐主場舉行,不再遷移至其他場地,沒想到因為防疫,反而造就中華職棒31年歷史以來各隊最專注於單一主場經營的賽季。

此外,中職2020年的季中選秀也比往年推遲3週、改在7月20日進行;所有「日程大限」都作推遲,例如以往在8月31日決定的球員最終註冊、意即「831洋將大限」也延至9月21日。

基於防疫考量,擔心單日賽事舉辦時間過長將增加疫情傳染風險,一日兩戰的雙重賽補賽方式在2020年先行取消,所有延賽一併集中於補賽週進行,避免一日兩戰增加球員疲勞程度和染疫風險。

中職在開幕日期確定後,從原本開放VIP會員150人進場到最後決定完全閉門開打,是因為遵循防疫視同作戰的指導原則,秉持絕對不能在關鍵時刻因些許商業利益而造成難以挽回的疏忽才做此決定,但相對5月和6月才開打的日、韓職棒,再看看美國職棒為了復賽所打的勞資戰爭,台灣球迷能在春季就有職棒可以觀賞,實是一件幸事。

對於各球團而言2020年是前所未見的特殊賽季,也是危機中可見轉機的一年,中華職棒的順利開打為苦悶的防疫生活紓困解憂,而這個特殊賽季也為中華職棒帶來了許多「疫情副作用」。

疫情副作用:大物選秀年

首先是選秀會上的豐收,2020年中職季中選秀各隊都算得上滿載而歸;大物雲集的盛況正是疫情帶來的諸多副作用之一。

選秀名單上有王維中、張進德、郭俊麟、李其峰、廖任磊等5位前旅外選手歸國,也有余謙這樣本計畫旅外試水溫,卻因美日職前途難料,為降低職涯空轉風險決定投入中職選秀的新銳;在疫情對國外造成毀滅性打擊下,反倒造就2015年以來睽違已久的中職大物選秀年。

這對處於展隊擴編期的中職而言是望外收穫,尤其對新加盟的味全龍來說更是大進補,龍隊本就還在「新兵調適教育」中,陣容缺陷和無票房收入是可預見的陣痛期;但2020年中職一軍先後因應防疫採行延後開幕和閉門開打等措施,在二軍練兵的味全龍本就無須煩惱票房與收視問題;而在一軍延後開季、二軍如期開打的過渡期,味全龍得到更多與各隊一軍主力切磋的場數,獲益良多。

疫情副作用裨益補強效果最顯著者當屬季中選秀,擁有狀元籤的味全龍前12順位可選4人、前7順位可選3人,這項擴編優惠自2019年起採用,但該年屬選秀小年,對龍隊的補強十分有限;疫情蔓延後旅外選手出現海歸潮,具資質但未封頂的新秀群對旅外態度轉趨保守,為不耽誤青春、增加評價下滑風險,決定投入中職選秀者數量大增,因此2020年選秀才是味全龍真正大進補的一年。

於此同時,美國職棒正遭逢疫情失控、勞資僵局和小聯盟縮編等多重困境夾擊,可預期2021年台灣選手的旅美渠道恐怕也難以順利暢通。

美國職棒如今陷入的泥沼已從防疫作戰演變為勞資紛爭,看似風平浪靜的表象下暗潮洶湧,雖然後來縮水賽季如願進行,但勞資裂痕已然造成,來年新版勞資協約談判若衝突再起,甚至可能出現封館罷工;在美國無力控制疫情、勞資歧見加劇,加上小聯盟球隊縮編後球員需求量大減的窘境下,台灣好手的旅美之路難見利多,大物新人持續投入中職選秀的機率將只增無減;能為本土職業運動留才,或許是疫情副作用下少數的小確幸。

疫情副作用:中職的高效益

疫情副作用對中職內部的影響主要在季中選秀的留才效應;這一節為大家闡述中華職棒在疫情中於外部呈現的高數據績效表現。

若非運動產業經營或從業者,一般球迷礙於缺乏數據佐證,故很難直觀感受到疫情對中職相關題材的效益提升有多強大;先不談數據,直接提最顯而易見之處,那就是2020年中職轉播推廣的人力及資源投入。

中職在4月成為領先全球開打的職棒聯盟,同時期日本和美國則因疫情嚴峻,開幕時間一再延宕;過去長年專注耕耘大聯盟、日職或國際棒球領域的專才,在中職出現前所未見的高關注度和國際化行銷需求下應邀投入中職領域協助;例如台灣體育圈中過去多以國外職棒為主力產能的球評、專欄作家或駐美記者,開始在中職雙語轉播中貢獻所長,呈現豐富多元的轉播風貌,這在以往各國職棒順利開打的情況下是絕難出現的奇景。

不只是主播、球評的工作重心轉移,在各電視台、報紙、網路媒體、專欄作家和網路直播主中具高敏銳度察覺中職熱度者,都在自營平台上增加了中職的題材佔比;在轉播渠道上各體育台也因是否擁有中職轉播權而發生商業效益落差,2020年以美、日職轉播為主的電視台因缺乏中職轉播,又沒有獲得美職和日職的效益,收視率與廣告投放量降低;而握有中職轉播權的平台則有較歷年同期2至3倍不等的收視人次增益,在廣告點閱和專案合作上也有較為優秀的成績。

此外,國外體育賽事停擺,外電新聞不足,台灣體育傳媒卻沒有出現大幅裁員的潰堤,主因在原先分配美、日職的人力和資源也大多轉移至投資報酬率較高的中華職棒上;雖然產出品質深淺不一,仍形成罕有的百家爭鳴現象!國外體育作家在無賽事可寫的情況下也暫時將目光投向中職,就連美國知名數據查詢網站《Baseball-Reference》,也自2020年起建立中職選手數據供球迷查詢。

如有經營媒體又能分析數據表現的觀察者不難發現,今年投入中職的報酬率極高,以往線上直播中職賽事的網路平台,2020年上半季收視提升為以往的1.8倍,廣告業務洽詢度顯著提升;而各球團為提升自家球隊推廣,也新增起獨立轉播平台,邀請自家球星和啦啦隊擔任講評工作,激發不少全新收視樂趣,這也是季初因應防疫閉門開戰時始料未及的狀況。

以我作為媒體經營者的所見數據為例,中職在2020年全年的新聞、專欄與專題產量、整體流量績效都較去年同期成長1.5至1.8倍,而季中選秀的專題成效更達到歷史新高,為歷年平均瀏覽數的4倍以上;從廣告從業友人提供的數據顯示,2020中職關鍵字搜尋比起往年提升1.66倍;古云「禍福相倚」確是至理名言,危機能帶來轉機,2020年的中華職棒就是最好的實例。

疫情讓全球體育產業陷入了冰河困境,但在台灣防疫的遮罩護體下,中職不但確保了球季完整進行,維繫住選手、教練和從業人員的工作權,保住了絕大多數體育傳媒的既有編制,更帶來數據績效全面提升的望外之喜,真的只能說,生長在台灣確實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精選專題:華山之巔武論劍 中華職棒的金庸群俠傳

 

有風流人物斯有快意江湖,職棒戰場上的投打過招,像極了武俠小說中的高手對決;而職業選手在身體、技能的訓練分科,更與金庸小說中武學鍛鍊的分派相互呼應。

若將打擊技巧、球棒操控、變化球種,比為武功的招式與技術;那擊球所需的肌力、爆發力、投球所需的協調性與柔軟度,這些身體綜合能力,就是武俠小說中常提到的「內力」。

中華職棒的「劍、氣之爭」

在重訓觀念尚未普及於中職時,球員多半較著墨於精進技能,如同偏重劍術練習凌駕於提升內力的劍宗。

技巧和重訓孰輕孰重,與金庸筆下劍、氣二宗論戰頗有相似,重訓和練內功一樣,菜單講求因人而異、循序漸進,以求逐步發揮功效;初始成果並不顯著,但選手年過三旬、肌力逐年下滑後,逆齡表現會在有無重訓者身上發生落差,一如《笑傲江湖》中的敘述:「劍宗弟子技巧凌厲,初期表現高於氣宗同儕,但中年後,氣宗基礎日深,蓄積內力輔以劍技俱進,造詣或將超越劍宗。」

彭政閔  劍宗登峰造極的風清揚

劍宗練到登峰造極的代表人物是「獨孤九劍」的傳人風清揚,中職的風清揚就是彭政閔;恰恰職棒生涯前半段都處在重訓觀念於中職普及以前,他也曾發出「年過30才知道重量訓練方式重要性」的慨歎,而其長打力也在卅歲後呈現下滑趨勢;但彭政閔的打擊技巧渾然天成,不重訓而將技藝鑽研到極致,進入「根本無招、如何可破」的境界,即使全壘打減產,毫無打擊死角的彭政閔依舊縱橫天下廿年,劍宗能練到巔峰,就是像彭政閔這樣了。

林益全 獨孤九劍的最後傳人令狐沖

和恰恰情形類似,林益全是舊時代訓練下最後的強打少年,也是中職劍宗的最後傳人—令狐沖。天賦異稟但性不喜練內功,一如林益全過去因先天性「乳酸代謝慢」問題選擇不重訓,但憑藉超凡的資質和勤練把打擊技巧鑽研到極處。

因為收效迅速,聰明人特別容易走上劍宗的道路,林益全的資質和訓練觀正屬於標準的劍宗傳人,但他與令狐沖在後期都因生存需求加練了重訓(內功),令狐沖在小說尾聲時為化解體內異種真氣危害,修練了少林派內家絕學《易筋經》、林益全則是在長打力有感退化後於近年接受重訓規劃,身體素質極佳的神全僅用了一年的適應期,就在本已衰退的長打產量上做出回應,邁向內外兼修的道路,在年過33歲以後,有表現更甚既往的態勢。

對了,林益全跟令狐沖相似處還有處世風格,率意自在的性子不擅長處理公眾事務,於是他需要一個好伴侶協助打理周遭的公關事宜,也因為有了任盈盈的幫助,令狐沖的人生下半場才有了圓滿結局。

高國輝 呼翕九陽猛無儔 張無忌

若林益全是先練劍後練氣的令狐沖,那高國輝就是他的對照組張無忌,先練就剛猛無儔的深厚內力,再將技巧訓練跟上內力層級的典範。《倚天屠龍記》的張無忌是有重大傷病史的主角,先身中玄冥神掌、再墜崖斷腿,九死一生下險些無名而終,但因禍得福練就「九陽神功」,內力當世莫能與之敵;而高國輝過去曾歷經脊椎滑脫和滑壘斷腿重傷,術後在上、下半身重量訓練的高強度鍛鍊下造就雄渾的揮棒勁道與高仰角的擊球彈道,後更因應脊椎狀況改採新型態的揮棒發力模式,恰似練成「乾坤大挪移」的張無忌,讓全壘打瘋狂量產,除締造單季全壘打紀錄新猷,更完成了中職前無古人的全壘打王三連霸。

陳晨威 快腿憂鬱貴公子 段譽

長相俊俏、一雙無辜大眼睛似會說話,陳晨威憂鬱的王子特質,和出身大理段式的貴公子段譽差相彷彿,而飛奔起來舉世莫能與之敵的無雙快腿,和段譽最擅長的輕功「凌波微步」更是如出一轍;攻守兩端都有無限潛值的陳晨威,偶因壓力過大在場上有患得患失的情形,這點和段譽臨戰受迫時,六脈神劍常常時靈時不靈的狀況也很類似。

張志豪 至陰至陽龍虎會 石破天

若以巧打、俊足的速度戰追逼對手之球風為陰柔派,那一棒擊沉的重砲式全揮擊就是陽剛派;中信兄弟的張志豪,可謂「陰陽調和」的異數,這位生涯初期以防守、快腿和三壘安打聞名的技巧派中外野手,生涯中期內力大進,擊球飛行距離和仰角顯著提升,一躍而成火力四射的重砲打者,正如《俠客行》中極陰、極陽二股內力並存體內的石破天,因緣際會下龍虎交會、陰陽調和,匯集成萬夫莫敵的深厚內力;而石破天寧損己勿損人的道德觀,與張志豪寧捨完全打擊也要顧全運動家精神的風骨,更有異曲同工之妙。

朱育賢  質樸可親 大俠郭靖

近年自文化幫躍然崛起的青年強打朱育賢,有著和郭靖一個板模刻出來的外型,胸寬腰挺、國字臉、濃眉大眼散發出一股浩然正氣,天性敦厚樸實不失親切感的人格特質,讓有看過他的人都會對他產生親近之感。

郭靖年幼時習武開竅甚晚,進境極其緩慢,和國中才開始在棒球路上學步的朱育賢相似,2015年職棒選秀會上,朱育賢直至第七輪才被選上,但兩人毫無疑問都是大器晚成的典型;朱育賢大學時受到文大系統打擊觀念和重量訓練洗禮,進入職棒後優異的長打資質逐年熟成,勤練加觀念與心態盡皆開竅,一如學習全真內功後再經洪七公親授,於武學一道豁然開朗的大俠郭靖;今年的朱育賢,面對來自彼端投手丘變化多端的挑戰時,在驚人的長程砲火外更展現能推能拉的球棒操控力,一如大俠郭靖威力無窮的降龍十八掌,至剛中竟能生出至柔的妙用,剛柔並濟、催敵致勝!

林哲瑄 外野神鵰俠 楊過

心高氣傲、性烈如火的性格,造就了神鵰大俠楊過的傳奇一生,而這與外野遊俠林哲瑄的個性也極其相似,以初學武藝時奠基的功夫來看,楊過學的是古墓派的「天羅地網式」,練到深處,連一隻麻雀都無法逃離掌風壟罩之處,這正是林哲瑄大聯盟級外野守備的最佳詮釋;有趣的是,以林哲瑄的打擊能力觀之,也好比楊過自創的「黯然銷魂掌」,情之所至時隨心所欲、威力奇大,但缺點正在於端看心情發揮功效,儘管獨臂,但這位外野神鵰俠的左手上戴的必定是毋庸置疑的金手套。

潘威倫  天下武宗領袖 少林派方證大師

少林派在金庸任何作品中都是天下第一大派、武林泰山北斗,歷久不衰,而《笑傲江湖》中的少林派掌門人方證大師,更是低調但難掩光芒的絕世高手,精通易經筋的方證,實力可與風清揚、任我行旗鼓相當,連狂傲自大的任我行都對其推崇之至。

而中職現行歷史最悠久、奪冠數最多的統一獅,正是中職聯盟的少林寺,潘威倫則是承繼投手王國優良道統的本土王牌、至今聲勢不墜的看板球星,如同小說中領袖少林的方證一樣。

方證精研多項少林絕技,尤以「千手如來掌」最讓人印象深刻,一掌擊出甫到中途可變化數個方位,令人莫測高深,正如潘威倫在投手丘上給予打者一道道難解的習題,而方證大師著名的「金剛禪獅子吼」,更有一嘯令人膽怯的威力,能蘊含如斯低調霸氣者,也非當今府城獅王潘威倫莫屬。

潘威倫和方證的性格都是行事嚴謹、待人謙和、武功湛深又充滿睿智,面對突發狀況有「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沉穩;做為歷史最悠久的名門領袖,無論何時何地都能安定軍心、底定大局。

林智勝 降龍振臂山河動 喬峰

林智勝的球風、際遇,十分接近《天龍八部》裡的喬峰,生長背景貧寒、中原武林培育出的超級大物,後成為聲勢震天的丐幫幫主,武學造詣內外兼修,降龍十八掌和打狗棒法絕技世上罕逢敵手。

但在喬峰被揭穿身為契丹人的身世後,他輾轉投效遼國,受到遼道宗耶律洪基的器重,而華夷之別也引發他與中原武林後續諸多衝突及誤解,也造成喬峰遭培育自己的中原武林人士視為公敵,可謂大起大落、冷暖自知的悲喜人生。

林泓育  神龍見首不見尾 洪七公

小胖林泓育除了身材與洪七公好有一比外,大而化之、淡泊名利,只想專心致志在自己感興趣的事物上的性格也很類似,雖然生性疏懶不喜管理,但仍有不怒而威、領袖群倫的格局。

林泓育擅長觀察對手,樂於與隊友分享、增進團隊表現,這與小說中洪七公指導郭靖,分析敵方優劣的獨到眼光也很相像;此外,作風低調少語的小胖,無論對於棒球或時勢的剖析都十分透澈,但若非必要他不願宣之於口,這與洪七公不言內心自明的英明睿智也頗有雷同。

陳傑憲 慧黠領袖 無雙巧打 黃蓉

若我們能超脫性別藩籬來對照金庸筆下的角色,統一獅隊新生代好手陳傑憲的魅力與球風,頗似金庸筆下的著名主人翁黃蓉,在《射鵰英雄傳》中,黃蓉的外貌冠絕天下,性格機伶慧黠、聰明絕頂又能言善道,除了性別之外,論外貌、個性、雅善言語又智勇皆備的特質,陳傑憲兼而有之,而且兩人都擅長激勵士氣、帶領團隊。

再以武學風格觀之,黃蓉屬於陰柔技巧型的武功路數,除桃花島招式和名稱都華麗雅緻的家傳武功外,其最擅長者當屬丐幫幫主直傳絕技「三十六路打狗棒法」, 並非以內力見長、不會與敵方硬碰硬的黃蓉最精於此道,棒法靈活躍動、變化多端,一如技巧型強打陳傑憲的打擊型態,揮棒涵蓋範圍廣、軌跡簡潔有力,善於纏鬥並擾亂對手,掌握敵方疏忽之處適時給予最致命的一擊。

陳禹勳  可愛迷人的反派角色 歐陽鋒

西毒歐陽鋒是《射鵰英雄傳》中的絕世高手,更是五絕中唯一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者,其武功另闢蹊徑,全身經脈可以逆行,就像投球時擅長用變換出手姿勢、時機來困擾打者,達到求勝結果的陳禹勳;陳禹勳球風與歐陽鋒的武學風格十分相似,柔中帶剛又不失霸氣,且個性聰敏、善於審時度勢,在投手丘上狡猾得讓人難以捉摸,其作派評價正如歐陽鋒般,讓支持者愛入骨髓、也讓敵對方恨得咬牙切齒。

洪一中  智擋群雄的再世諸葛 韋小寶  

我心中金庸小說的巔峰當屬《鹿鼎記》,因為頭號男主角居然不會武功,世上再沒比這個更狂的武俠小說了。

大清一等鹿鼎公、欽賜領內侍衛副大臣、兼驍騎營正黃旗都統、賜穿黃馬褂、巴魯圖勇號、一等子爵韋小寶,這應該是武俠小說中頭銜最長的主角,可以和《冰與火之歌》的龍女王丹妮莉斯相提並論,這還沒算上韋小寶天地會青木堂香主、神龍教白龍使、東方韃靼伯爵和羅剎諸葛亮的稱號。

​韋小寶非以武功著稱,但小說中任何絕頂高手都非他對手,正如洪一中總教練,洪總與韋小寶都是智計百出、八面玲瓏的管理全才,一人身兼高階經理人、公關、企劃執行與情報人員,完美詮釋棒球總教練一職英文「Manager」的字義,韋小寶若活在當代職場,也會是工作績效最強的經理人。

韋小寶與洪總最大的相似處,就是善於利用術、勢等法家奧義,以縱橫捭闔之道出奇制勝,並玩弄敵人於股掌之間。

引述《鹿鼎記》四十七回 <雲點旌旗秋出塞,風傳鼓角夜臨關> 對韋小寶領軍遠征俄羅斯雅薩克城的敘述「將軍頭戴紅頂子,身穿黃馬掛,眉花眼笑,賊忒兮兮,左手輕搖羽扇,宛若諸葛之亮,右手倒拖大刀,儼然關雲之長……」

羅剎諸葛亮韋小寶,在遠征沙俄的戰役中,無論在戰場或議事桌上都大獲全勝,而即將再次接下國家隊主帥重任的洪一中總教練,也被期待發揮「諸葛紅中」的本領,運籌帷幄、決勝千里。

後記:

2019 年 8 月,很榮幸在《職業棒球雜誌》上發表了一篇中職群星與金庸群俠對照的趣味專題。

我個人是看金庸小說、《職棒雜誌》成長的世代,中職和金庸都是重要的童年回憶,此次專題中,能與我敬重的前輩松哥戴嗣松、20 年前《射鵰英雄傳》《笑傲江湖》水墨風格經典漫畫的作者李志清老師一起列名,真的深感榮幸,能用自己的文字搭配兩位大師的影像完成一個雜誌專題,真的是從小看中職和金庸從不敢想的事!今天又一次把美夢成真!

我在三年前曾寫過武俠主題的中職專欄,因今年金庸展在華山園區展出,出版社前輩曾讀過我的舊作,在松哥邀約下,促成了 2019 年新版專題的誕生!除感謝松哥,也要向職棒雜誌的美術設計致敬,專題版面的設計真的非常有感覺!建議大家一定要買實體書來看!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幫忙宣傳囉!

勝利組與撤退組

近代棒球比賽的分工中,先發投手完成五局以上的投球任務後退場,後續局數就是牛棚投手打卡上班的時段,其後各顯本事,看後援投手群的關門能力,是能表現優秀被拔擢於確保領先的勝利組、還是負責將已認輸的比賽局數消化完的撤退組。

Continue reading